第74章074_偷吻玫瑰
红豆小说网 > 偷吻玫瑰 > 第74章07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4章074

  第74章074

  不一会儿,在晏逸亭慢慢悠悠地嘴角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从车上刚刚下来的时候,一队敲着锣打着鼓,穿着大红色衣服,头上挽着白色毛巾的中年人一拥而上,还有员工“面目狰狞”地按照欧阳若微的话,将一条加长的红色地毯铺到了晏逸亭的脚下。

  晏逸亭:???

  “让我们热烈欢迎小晏总的到来!”小李顺着欧阳若微的命令,一声令下后中年男人们敲锣打鼓地围在了晏逸亭的身边,像小城镇商场开业搭台子庆贺的那样唱起了歌,劣质的音响里放着喜庆的音乐,领头拿着话筒主持的人还因为音响设备的故障不小心发出来“呲呀”一声,晏逸亭绝望地闭了闭眼,脸上的笑容越发难看起来,这时候欧阳若微请来的主持人边拿着话筒喜气洋洋地喊道:“热烈欢迎小晏总到来!”

  旁边队伍里的人一齐喊道:“热烈欢迎小晏总到来!”

  恰巧今日晏逸亭穿的绿色,在一群红色之中格外显眼,等到晏逸亭还差一秒就要“遁地而走”的时候,在旁边故意看热闹的欧阳若微憋笑着走上前来,身旁跟着的小李脸也憋的通红,“小晏总,请吧!”

  晏逸亭死死地瞪着欧阳若微,有种想要揍她却没有办法的感觉,就像古代进献谗言没有得逞的大臣一样,“哼”了一声后,“拂袖”而进去公司的大门,等到外面围观指指点点的群众终于看不到他英俊的脸庞的时候,晏逸亭才满脸怒火地看向欧阳若微,“欧阳若微!你什么意思!”

  欧阳若微漫不经心地拍拍刚才司仪师傅放的礼花里落在自己身上的彩色纸片,故意装傻道:“我不是在给小晏总您一个隆重又礼貌的欢迎仪式吗?怎么,您不喜欢吗?”

  晏逸亭头顶气的都快要冒烟了,“有你这样欢迎我的吗?”

  欧阳若微暗自翻了个白眼,态度恭敬却更气人了,“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晏逸亭看到欧阳若微满不在意的样子,心下的怒火烧的更旺,最终看了看她身后等着他们“吵架”环节结束的公司员工们,深呼出一口气,“把你们公司上个季度的销售文件给我拿过来看看!”

  工作时候的晏逸亭和平日里混迹夜店时候的简直判若两人,甚至完全颠覆了欧阳若微对晏逸亭的怀疑,就当欧阳若微以为他真的是过来谈合作的时候,晏逸亭突然对她们公司发了难。

  看完文件以后,晏逸亭把东西往桌面一方,懒懒散散地说道:“麻烦微总阐述一下,为什么我们晏氏要选择你们公司作为合作……”

  欧阳若微看到晏逸亭气焰再次嚣张起来,忍下心中的怒火,拿出手机划了几下后公事公办地顺着他的意思将自家公司夸的天花乱坠,完了以后晏逸亭却挑眉问道:“没了?”

  欧阳若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晏逸亭这时候突然用一种非常欠扁的态度说道:“不好意思微总,我没听太清楚,麻烦你再讲一遍。”

  欧阳若微早就有所准备,听到他的话也不意外,冷笑了一声后点开了刚刚录下来的声音,同样学着用他那样一种欠扁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小晏总,我嗓子不太好,麻烦您听录音吧。”

  晏逸亭眼底的兴奋重新浮现了出来,嘴角也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他正愁没有理由和欧阳若微吵架,如今她正好送上了门来,于是晏逸亭故意把脸拉了下来,“不耐”地反问道:“这就是你们公司求合作的态度吗?”

  晏逸亭的态度再次激怒了欧阳若微,她也不再忍耐,两个人在她的办公室里吵的天翻地覆,连外面正在工作的员工都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的互怼声。

  欧阳若微阴阳怪气地嘲讽晏逸亭,晏逸亭便学着她的样子同样阴阳怪气回去,从“在工作上欧阳若微态度不端正”批判欧阳若微到“在‘人山人海’的潮人集聚的某酒吧派对,欧阳若微当众给了他难看。”

  晏逸亭憋着一股气,欧阳若微同样也没有客气,两个人互相指责对方的问题,直到话说的嗓子都哑了下来。

  “你这个渣男!玩弄了我朋友的感情不说,还想要勾搭她身边的人?你鉴不鉴!”欧阳若微满脸怒火地继续骂着晏逸亭。

  晏逸亭一脸疲惫,但还是开口维护自己,“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们是和平分手,还有!那个女的我根本不认识,她编辑的短信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别装了晏逸亭,你以为我们还信你是纯洁少男呢?”欧阳若微继续阴阳怪气的说话。

  晏逸亭怒:“你才装呢!”

  ……

  两个人继续吵的不可开交,还是晏逸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欧阳若微和晏逸亭才不约而同地暂时选择了休战……

  “喂哥,怎么了?”

  那边晏惟诚不知道说了什么,晏逸亭的脸色立刻变了,也顾不上和欧阳若微争吵,“我有急事,合作事宜改天再议。”说完就拿起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变脸速度如此之快,让欧阳若微吓了一跳。

  在警察的带领下,谢绮和李晓伊被安全的救了出来,晏惟诚和谢绮都是公众人物,嫌疑人又涉及到了晏氏集团,自然与寻常绑架案不同,晏惟诚于是就把晏逸亭叫了过来。

  病床上躺着的女子时不时的握紧拳头,晏惟诚挂掉电话后重新坐回了谢绮的身边。

  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

  废旧仓库的地面上,死里逃生后的谢绮一下子腿软了下来,晏惟诚快步靠近她,伸手将她搂地更紧了着,轻声安慰道:“没事了。”眼中是失而复得的释然,他从来不敢拿谢绮的生命做赌注。

  谢绮手紧紧地揪着晏廷炎的衬衫,被绑架短暂时间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加长,放大,像是身临其境地看了一部电影。

  晏惟诚单手托住谢绮的头部,想张开嘴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直到谢绮回过神来,微微启唇,低声在晏惟诚地耳边说了一句话。

  短短的一瞬间晏惟诚的脸色震惊再到狂喜最后转变为后怕不已。

  晏惟诚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接到Lemon那个电话的话,现在面对的会是什么场景。

  幸好没有如果。

  一个月后,晏惟诚和谢绮补办的婚礼定在了晏惟诚父亲曾经送给他的一座小岛上面举办,往日里与常人时刻保持着一段距离的晏惟诚破天荒地邀请了附近岛上的居民来参加这场婚礼。

  除此之外,除了新郎新娘最亲近的弟弟、朋友还有工作人员之外没有人受邀出席了。

  婚礼前三天,何韵娇给谢绮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全然不提过往的事情,也没有提及什么不该提起的事情,只是简单的祝谢绮“新婚快乐”,谢绮没有拒绝她的祝福,却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她和谢家的关系这辈子是没有更改的余地了,因为有些事不是说认错就会得到原谅。

  婚礼上晏惟诚说,曾经有着灰败童年的他在成长的岁月中从未想过会有治愈他的存在,但谢绮却出乎意料的出现了……

  像奇迹般的发生在他的身上……

  带给他生命中最好的时光。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ngdou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