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004_偷吻玫瑰
红豆小说网 > 偷吻玫瑰 > 第四章00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004

  第四章004

  晏逸亭鼓足了勇气回酒店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穿着打扮贵气又低调的女士刚从谢绮的套房里走出来,她脸上的难过显而易见。

  晏逸亭一头雾水,刚敲了一下门,门就从里面被打了开来,Lemon一脸紧张地探头往左右看了看,拼命地压低声音,“Sheila情绪不太好,小晏总你可千万别再刺激她了。”

  晏逸亭这下是真的慌了,大步往里面走去,他也是几年前偶然发现谢绮的这个病的,但认识这几年也从未见她发作过。

  李晓伊站在打开的卧室门的外面,手里还拿着个白药瓶,晏逸亭一眼就看见谢绮背对着自己抱膝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看着落地窗外。

  晏逸亭试图走进房里,刚踏进去一步就听到谢绮疲惫的声音传来,“Yates,我很累,你们都出去吧。”

  晏逸亭停了下来,没有说话。转身接过李晓伊手上的药瓶和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把它们放到谢绮坐的地方的不远处才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后晏逸亭越来越担心,他本来就是夜猫子,也不怕熬夜,现在正好是晏惟诚那边的清晨,晏逸亭冒着被晏惟诚骂死的风险给他打了电话。

  “你最好有什么急事!”电话那边传来了浓浓的威胁声,晏逸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个……绮绮她犯病了……。”

  电话那头静了下来,谢绮的身世和经历在她刚和晏逸亭认识的时候就被晏惟诚调查了清楚,但知道她生病的事还是决定结婚前一阵子派人盯着她的时候知道的。

  “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Lemon说绮绮的妈妈刚刚过来了,她走了以后绮绮就自己待在屋里不理人了……”

  晏惟诚对谢绮的身世一清二楚,因此沉默了下来。

  “她吃药了吗?”半晌后晏惟诚问道。

  “我把药放在她旁边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吃。”

  晏惟诚挂了自己弟弟的电话后就起床穿衣,只是今天穿衬衫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扣错了几个扣子,下楼的时候迟了五分钟。

  宾利行驶在路上的时候晏惟诚出神地往窗外看了看,正好看到路边有两个和谢绮差不多大的亚洲女孩背着双肩包站在街头拍照,脸上露着的笑意都掩盖不住,晏惟诚忍不住给谢绮打了个电话。

  晏惟诚听了好几声响,那边才接了起来,“喂……。”

  谢绮的声音有些虚弱,像是昏迷不醒的人苏醒过来说出的第一句话一样。

  “晏先生……有什么事吗?”

  在商场混迹多年的晏惟诚竟然在这个清晨被谢绮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给难倒了。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在干吗。”晏惟诚不自然地开口,忽然觉得车里的空气有些闷,于是伸手打开了车窗。

  副驾驶的江霖竖起了耳朵,假装若无其事的模样。他跟着晏惟诚这么久,又是他的心腹,自然知道晏惟诚和谢绮不过是协议婚姻,今日看来却有些不像……

  “我在看风景。”

  那边的谢绮显然是被晏惟诚吓到了,半晌后才缓缓地吐出一句话。

  两个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大多数都是谢绮在说,晏惟诚在听,等到后面谢绮都累了,敷衍道:“我想睡了,晏先生晚安。”后面的意思是,拜拜了您。

  可晏惟诚却像是不开窍一样,冷冷地说:“我这里是白天。”

  怎么?是要我反思自己地理学的差吗?

  谢绮耐心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晏先生快上班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不打扰。”晏惟诚的声音从话筒那边漂洋过海地进了谢绮的耳边,谢绮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听到他说:“你开着电话,我听着你睡。”

  谢绮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电话好像通了一夜,谢绮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只知道刚开始自己还强撑着不睡,怕自己晚上说梦话骂晏惟诚被他听到,后来才实在忍不住困意睡了过去,而晏惟诚那边也没有说一个字,仿佛真的只是“听她睡觉”。

  这通电话后晏惟诚和谢绮就没有再联系,Lemon给谢绮接了几个进组前的通告都在外地,谢绮整日里忙着工作,早将这事忘到脑后了。

  何韵娇在那天以后又给谢绮打了几个电话催她回家吃饭,谢绮如实告知她自己在工作,回不去。

  何韵娇刚开始以为她是在推辞,后来大概是看到热搜了以后才确定她进了组拍戏而不是在找理由拒绝她。

  于是何韵娇主动加上了她的微信每天在网上对她嘘寒问暖,过了几天后何韵娇突然之间把谢绮拉到了谢家的家族群里,谢绮虽然不适却也没退出来。

  还好,谢家的家族群冷清的很,基本上无人说话,只是有时候谢绮看到谢知琳的自拍头像的时候还是有些犯恶心。

  谢绮出国这些年来不太关注国内的娱乐圈,对这几年火起来的明星也知之甚少,Lemon特意给她发了个文档让她补习下“知识点”,神奇的是谢绮竟然在里面看到了谢知琳。

  谢绮和谢知琳之间的恩怨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其实时至今日,谢绮依然不能理解为何当年谢知琳在自己被接回谢家的时候能那么有底气向谢绮“开战”,即使后面的确证明了她能在这场较量中获胜。

  谢绮住进那个大院的第一天,谢知琳就和喜欢她的那个邹源给了谢绮一个下马威。

  来的路上,那位无意中发现自己是他父亲老上司的孙女又资助自己上学的那位沈叔叔善意地告诉自己,因为亲生母亲当年对谢绮的极其悲痛,所以后来对领养过来的谢知琳百般疼爱,所以有时候她做事情会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让谢绮小心一些。

  谢绮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在

  谢知琳和邹源趁大人不在的时候故意把她要穿的新衣服和睡衣都剪烂的时候忍不住上去阻拦了一下,这是谢绮第一次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恶意。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ngdou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