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007_偷吻玫瑰
红豆小说网 > 偷吻玫瑰 > 第七章00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007

  第七章007

  两个人太过震惊,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路人的侧目,连谢知瑞他们也顺着谢绮和晏逸亭的目光抬头看去。

  二楼正中间栏杆处站着一位看不清长相和表情却能明显地看出冷冽气质穿着黑色西装的成年男子,男子身形挺拔,与职业模特相比无甚区别。

  谢绮和晏逸亭同时收回视线,再次互相对望了一眼,想到刚才和皮衣女的争执,晏逸亭绝望地闭了闭眼睛,然后迅速地往谢绮身边走了一步,“绮姐,救救我!我的银行卡不能再被停了!”

  谢绮也同样绝望地闭了闭眼,“你是主谋,我是知情不报,自身都难保了我还怎么帮你?自求多福吧!”说完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刚走一步就被晏逸亭拉住了胳膊。

  “绮姐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啊!最起码回头你得收留我,供我一阵子的吃喝玩乐!”晏逸亭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狠狠地拽住谢绮。

  “哇哦你是在‘狮子大开口’吗?供你吃喝玩乐那我岂不是一天就破产了!晏逸亭!给我做个人!”

  两个人正吵着,原来站在二楼的晏惟诚不急不缓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电光石火之间谢绮才想起来自己身边不远处好像有几双正准备看自己笑话的眼睛,谢绮后背都挺得笔直起来。

  “松开!”晏惟诚冷冷道。

  晏逸亭立刻放开了拉着谢绮的手,懂事乖巧地令人心疼。

  谢绮听到谢知瑞那个方向喧闹了起来,虽然这个场景和方式都不是谢绮之前想好的,但谢绮心里还是恶趣味的爽了一下。

  晏惟诚下来以后,底下的人才看到他的真实长相,有几个女生甚至直接议论了起来,也不管声音大不大,连谢绮都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不少。

  晏惟诚听到别人的议论后微微蹙眉,被谢绮近距离地看到,旁边围观的男士们显然比起想看这位传闻中晏家“掌舵人”的真实长相,更多的是想趁此机会上前套个近乎。

  “这位是……晏总吧?”一个有着中年啤酒肚的男人靠近了些,满脸堆笑地凑上前去,把正站在晏惟诚面前的晏逸亭和谢绮都挤了开来。两个人不愧为好基友,同时一模一样的因着这个啤酒肚脸上谄媚作假的笑容翻了个白眼。

  晏惟诚比晏逸亭老成不止一倍,即便是再过厌恶面前的人也不表现出来,只是……要是不拒绝是真的太过烦人,刚才晏惟诚在楼上不露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约莫着晏惟诚的“粉丝见面会”还得有一些时间,谢绮和晏逸亭于是就坐在了吧台旁椅子上,边喝饮料边等晏惟诚结束。

  神奇的是,邹源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晏惟诚不动声色地瞧了眼谢绮由晴变阴的脸色,看向邹源的目光也变冷了许多,只简单地客套几句就看向坐在一旁椅子上的谢绮喝晏逸亭说道:“你们俩还不过来?回家了!”

  说完就先伸手把离自己最近的谢绮拉下来往门外走去,也不管身后的人是何态度。

  此言一出,满座震惊,尤其是谢知琳,脸色黑的吓人。谢绮和那个没有实权的纨绔子弟小晏总在一起都算是高攀,要是和那手握晏家实权的大公子在一起的话,那岂不是以后想怎么收拾自己就怎么收拾了?

  卡座里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是谁先弱弱地提了一句问的:“你们觉不觉得那个谢绮跟晏总关系挺亲密的啊?”

  施安回看了一眼提出问题的妹妹,不悦道:“没有证据就别乱说!”

  谢知琳立即瞪了施尤一眼,阴阳怪气的,“关系亲密有很多种,你觉得是哪种?”

  谢绮被晏惟诚拉着坐到了他的车上,而晏逸亭则被保镖们塞进了后面的那辆车里,司机平稳地开着车往前走。

  谢绮被车里安静地让人不敢动弹的空气尬到,又好像是酒劲上来了些,谢绮竟然开始活跃气氛。

  看到许久不见的江霖坐在副驾驶上不言不语,谢绮猝不及防身子向前朝他打了个招呼,“Hello,江助!好久不见了。”

  江霖礼貌一笑,也不管背对着谢绮的他脸上的笑容能否被谢绮看到,“不太久,也就两个月零十一天。”

  一直闭目养神,无视身边酒劲上来后不停发神经?谢绮的晏惟诚猛地一下睁开眼,闲闲道:“我没记错的话,江特助大学上的不是数学系吧?”

  要你在这卖弄小学生计算题?

  江霖的情商忽遇滑铁卢,竟没听出晏惟诚的真实意思,反而还颇为骄傲地挺直后背,“晏总没记错,我的确是数学系毕业的。”

  晏惟诚:“……”

  晏惟诚为着回国还特意买了套三层别墅,装修好了以后还没来得及打扫所以才没让谢绮住进去。

  前几天谢绮在外地拍戏的时候晏惟诚特意让人把房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又招来了三个驻家保姆,万没有再睡酒店的理由。

  谢绮的酒量不算差,但刚才好像在等晏惟诚握手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喝了混调的酒,到酒店电梯口的时候谢绮的脚步都有些不稳。

  江霖跟着他们到了电梯外就停了下来,谢绮摇摇晃晃地往自己房间走去,拿着房卡在晏逸亭的房门外晃荡了近百次都没能打开门,最后还是晏惟诚终于忍不住把房卡从谢绮手里夺出来是才发现她走错了房门。

  “把你东西都收拾好,回家住去!”晏惟诚的话音还没落,就看见谢绮已然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晏惟诚看了她好几眼,又挣扎了半天才给江霖发了个信息让他先回去,然后去洗手台上拿过来卸妆水,认命地擦起谢绮的脸。

  “卸……卸妆。”闭着眼睛快睡着的谢绮在睡梦中嘀咕道。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有一次谢绮和晏逸亭喝的伶仃大醉,司机把他们送回家后晏惟诚就把谢绮抱回了她的屋里,本来以为她能安稳地睡一夜,中途不放心让菲佣去看她的时候才看到她坐到洗手台旁边拿着卸妆棉睡着了。

  从此以后,晏惟诚就记得了女生睡觉前必须卸妆的规矩。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ngdou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