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067_59_偷吻玫瑰
红豆小说网 > 偷吻玫瑰 > 第六十七章067_5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七章067_59

  第六十七章067

  谢绮原本还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等到洗完澡还没有见晏惟诚过来就有些奇怪了。

  在自己房间里犹豫了半天,谢绮才推开落地画,晏惟诚并未在房间内,连手机都放在了桌子上,谢绮有一瞬间的慌乱,刚想要去书房看他是不是在工作,房门就被打了开来。

  灯光昏暗,她连晏惟诚的表情都没有看清楚,但是却从他的气场上感受到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情绪,微开的衬衫领口带着几分桀骜,谢绮仿佛一下子失了语,“你……”

  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被晏惟诚堵了回去,谢绮有些莫名,他今晚的情绪太不对劲了,像是心事重重一样。

  正式在一起算上去也有两个月了,这些日子里两个人也曾同床共枕,只是从未有过更深亲密的接触,谢绮还隐约猜测他有隐疾,还以“我有一个朋友……”为开头向秋医生咨询过,只是最后依旧没有采纳秋医生给她出的不靠谱的建议。

  谢绮被晏惟诚按到了墙壁上

  ,紧闭的睫毛因为紧张而剧烈地颤抖着,连晏惟诚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酒香也在此时格外清晰。

  捏着衣服的细白手指关节处透出了粉嫩颜色,那种窒息的感觉只停留了片刻,谢绮就被晏惟诚送了开来,刚喘两口气,谢绮猝不及防地被抱了起来。

  半夜的时候开始下了一场雨到第二天上午都没有停歇。

  谢绮被吵醒的时候只是脑子清醒了一些,累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我去公司了。”耳边传来晏惟诚格外温柔的声音,谢绮却是闭着眼睛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企图隔离他的声音,晏惟诚却轻轻地把被子拉了下来,亲吻了下谢绮的眼睛后才从床上起来。

  等到他走后,谢绮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自顾自地撑起身来,遮掩着身体的被子滑落下来后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幸好前几天没有听秋岚的话!

  江霖明显地发现大老板晏惟诚今天有些不对劲,先是嘴角若有若无地上扬着,再是开会的时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跑了神,害得正在汇报工作的陈总大气都不敢出来,还以为自己哪里讲的不对。

  昨天被晏惟诚发现底下的人有借着自己的职权把高中毕业证都没拿到的儿子安排进公司的某个刚被开除的中层领导守在晏惟诚的办公室门口想要为自己求情,毕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的话估计A市的公司再没有能够接纳他的了,能接纳他的公司也远远不及晏氏。

  “晏总,都是我的错,您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一定会继续为了公司鞠躬尽瘁,这样的事情也绝不再犯,您只要不把我开除,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在门口准备求情的赵总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之前这个工作是他的表妹,晏惟诚的亲妈给他安排进来的,要不然以他的水平连晏氏的门槛都跨不进去。

  “怎么惩罚都可以?”

  赵总见晏惟诚有松口的迹象,赶紧点头,“只要您不把我赶出晏氏,让我干什么都行……”

  赵总说话间持续点头哈腰,他早就知道晏惟诚容不下公司里人搞什么“世袭制”,自己这下是撞到了枪口上了。

  晏惟诚今天心情舒畅,顺口道:“那你就从头做起吧。”

  赵总额头上的汗从新冒了出来,“晏总……”

  晏惟诚睨他一眼,“辞职和留在晏氏,你自己选吧。”说完就直接从赵总的身边走了过去,十九楼安静工作的员工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先是竖起耳朵冷静吃瓜,再是一头雾水,晏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慈悲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晏惟诚给谢绮打了个电话,那边的谢绮懒洋洋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晏惟诚的问话,最后还不耐烦地把电话给挂断了,晏惟诚却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反而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

  “晏总,有位自称是夫人母亲的女士来请见您。”江霖敲了两下门,一脸为难地走了进来。

  晏惟诚眼底的温柔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冷淡,“让她进来吧。”

  穿着全身都是一眼能看出牌子的何韵娇手提着Hermes喜马拉雅走了进来,通身的气派一看便是养尊处优多年的样子。

  江霖进来送了杯咖啡给何韵娇后就退了出去,晏惟诚放下手中的文件坐到了沙发上,态度冷淡地问道:“谢夫人今天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何韵娇盯着他仔细地看了看,没有在意晏惟诚对自己冷淡的态度,反倒是有点意料之中的感觉,温和地笑了笑,“晏总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绮绮的眼光果然不错。”

  晏惟诚往身后的沙发上一靠,姿态随意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的夫人……谢绮已经和谢家的人断了关系了,谢夫人这时候来找我恐怕不止是为了私事吧?”

  即使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何韵娇听到晏惟诚的话语后还是有些不快,声音也不如刚来之时的柔和,“晏总何必对我如此针锋相对,绮绮年龄小不懂事,把气话当真,您比她更有社会经验,总不能还将小孩子的话当真?”

  晏惟诚微微眯眼,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谢夫人何必这么拐弯抹角,我夫人对你们家什么态度我还能不清楚吗?”

  何韵娇硬着头皮继续道:“晏总,绮绮和家里是有些误会,我们家里也在想办法补偿她,您……”

  晏惟诚平静道:“我没兴趣听你们那些无谓的补偿,还有……如果谢夫人是来找我谈谢家产业的事就请离开吧,谢家是谢家,谢绮是谢绮,我分的很清楚。”

  何韵娇见自己话都还没说出来就被晏惟诚看了出来,一时间有些窘迫,毕竟她也是从小娇宠着长大的,从来也没受过别人如此冷眼相对。

  何韵娇略带气愤地把包拿起来准备离开,刚刚转身就听到晏惟诚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她。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ngdou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