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061_偷吻玫瑰
红豆小说网 > 偷吻玫瑰 > 第六十一章06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一章061

  第六十一章061

  旁边的市里有个飞机场,谢绮被晏惟诚带到市里住了一晚,第二天A市的江霖和晏逸亭就坐着晏惟诚的私家飞机到了这里,谢绮裹着来时穿的柔软羽绒服坐在轮椅上,风吹动了她细腻的头发。

  晏惟诚亲自把她抱上的飞机。

  “绮绮,你现在哪里还疼吗?你都不知道我听到我哥的消息后差点吓死……”晏逸亭坐在谢绮的后面,将手臂搭在了谢绮的椅背上。

  “我没事了,身上好了很多。”谢绮回他,心底暖意融融。

  坐在谢绮旁边的晏惟诚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威胁,“她身上的伤很严重,你小心点别碰到她了。”说完把一瓶酸奶插上吸管后递给了谢绮。

  “知道了。”

  晏逸亭没有了休息的意思,看看晏惟诚又看了看谢绮,总觉得这次再见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哪里有些不对劲了,却又说不太清楚。

  他偷偷地扭头问旁边的Lemon,Lemon朝他神秘一笑,眼中的得意之色难以掩盖,晏惟诚更奇怪了。

  谢绮正戴着耳机看着一部综艺节目精彩的地方还笑出了声,晏惟诚突然俯身伸手把她左边耳机摘了下来戴到自己的耳朵上,谢绮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就被晏惟诚抓住了右手。

  挣扎了两下后发现他握的更紧,谢绮就不动了由得他去。

  节目看到一半谢绮就头靠在了晏惟诚的肩膀上睡了过去,晏惟诚把她的耳机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到前面独立的卧室的床上。

  谢绮其实是在半醒半睡中,还有着残余的意识,但禁不住困意袭来,沾到舒适柔软的软垫上就熟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到达目的地。

  司机早早地等在了机场附近,谢绮毫不费力被晏惟诚再次抱到了车上,晏逸亭和Lemon坐到后面那辆车上,保镖开路一行人回到了维京壹号。

  谢绮睡了一下午没了困意,餠???????餠???????团???????队???????独???????家???????整???????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了天花板一会儿就忍不住下了地,她身上的擦伤流血的地方很少,大多是淤青,前几天有晏惟诚盯着,再加上她有轻微的洁癖,嫌弃医院的环境就没有洗澡,如今回了家里就忍不住想舒舒服服地泡澡。

  谢绮脚步缓慢地移动着自己去到了浴室,从柜子上拿了一颗之前买的泡澡球后才泡到了浴缸里,小电视上随便点了一集电视剧放了起来。

  半个小时前,晏惟诚刚把谢绮放到她的房间里就被Lemon叫住,“晏总,我有事情想要告诉您。”

  Lemon说着,还看了眼晏惟诚背后的房门,晏惟明白了过来,让他跟着自己去了书房。

  “说吧。”晏惟诚坐到会客的位置上,声音平和道。

  “我前天去拿Sheila的行李,被他们村长叫住,村长说他们派人给Sheila的父母打了电话,但是那边说打错了,您知道这件事吗?”

  晏惟诚脸色冷了下来,“不知道,那边接电话的人是谁?”

  Lemon摇了摇头,“只说是个女的接的电话,Sheila的家庭关系我不太了解,所以这件事还希望您处理一下。”Lemon现在求晏惟诚为谢绮办事已经没有之前的谨小慎微了,反而从谢绮和晏惟诚的相处之中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微妙差距。

  “我会看着办的,你只负责把网上那些爆料处理好就行了,还有……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夫人。”晏惟诚答应了下来,末了还叮嘱了Lemon一声。

  他大概知道这几件事情背后都有什么关联了,谢绮只知道网上有人莫名开帖爆料她在外地出了事有生命危险,澄清了以后却不知道究竟是谁发布的消息。

  Lemon离开后晏惟诚回自己的屋子里冲了澡后裹着浴巾想要推开房间里设计的那道暗门,但想到了什么又从正门走了出去,敲了敲谢绮的房门,过了三秒里面都没有人说话。怕谢绮一个人出事,晏惟诚忍不住推开了房门,卧室里没有声响,只有浴室传来了电视剧里男女说话的声音。

  刚才因为猜想手心有些出汗的晏惟诚松了一口气,刚想坐到她的沙发上等谢绮出来就听到里面电视剧的声音停止了,然后谢绮像是踩到了地毯上,浴室里突然传来了惊呼声。

  “啊!”谢绮没有站稳,要不是一瞬间抓住了旁边的浴帘,就要再次跌落在地上了。

  晏惟诚听到谢绮的声音后立刻推开了浴室的门,正好与因为惊惶而面色苍白、浑身不着一物的谢绮对视了一眼,下一秒谢绮尖叫出声,“啊!变态!”晏惟诚怕她再次跌落到浴缸里,眼睛扫过旁边搭在椅子上的浴袍,立刻拿起来裹住谢绮。

  两个人距离很近,晏惟诚甚至闻到了她脖子上传来的淡淡玫瑰奶香味,湿透的头发还向后滴着水。

  谢绮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晏惟诚直接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我……我现在还受着伤,你别想做什么!”谢绮有些紧张地拢了拢松开的领口,还往后撤了一些,想要离晏惟诚再远一些。

  “知道了。”晏惟诚还想着事情,没心思逗她,转身回到浴室拿来了她的吹风机,半跪在她旁边给她吹起了头发。

  刚才误会他的谢绮心中突然为自己恶意的揣测愧疚起来,等到晏惟诚快要给她吹干头发的时候,谢绮“讨好”地握住他的手指,“对不起,我刚刚还以为你是故意的。”

  晏惟诚关上了吹风机,低头看她的时候轻笑了一声,一只手放到谢绮的后脑勺上,蓦地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这里推了过来,精准地吻了上去……

  结束时,晏惟诚低声在气喘吁吁的谢绮耳朵边道:“现在……才是故意的。”

  砰砰直跳的心脏让人琢磨不透,谢绮对上晏惟诚像夜空一般璀璨的双眸,冰封起来的外壳再度破裂了些。

  多年前在感情上受伤害的时候,谢绮还觉得自己余生恐怕都无法再接受一个人了,所以在看出晏惟诚对自己超乎意料的照顾的时候,她果断地选择了自我欺骗。

  或许不是他将自己从废墟里抱出来的时候才完全明了自己的心意,而是很久很久以前……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https://m.hongdou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