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_早春晴朗
红豆小说网 > 早春晴朗 > 14、第1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4、第14章

  尚之桃觉得给栾念做秘书一定很刺激。明明见上一个客户的时候还万物可爱的和气样子,到了第二个客户那里就变了天。

  尚之桃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她没见过跟甲方叫板的乙方。她觉得也有可能是自己工作时间太短,还没见识到职场的牛鬼蛇神。

  起因是第二个客户说创意要微调。

  尚之桃理解的微调是色彩变一变、大小调一调诸如此类,所有人都以为微调是这样。客户不是,客户说的微调是推翻了重做。他用港普慢悠悠讲出那句:“这条广告片呢,我们觉得还是需要推翻重做的啦。”广分的同事顿时傻了眼。看了一眼栾念。

  栾念没理会客户的话,指节扣在桌面上,偏过头问尚之桃:“你读书时做的那个项目,客户让你们微调,调的是什么?”哈?读书时做的项目?尚之桃这才想起栾念那轮面试的时候,她讲了他们做过的一个项目,那场面试他一句话没有讲,她以为他根本没有听她讲话。

  “客户让我们调一下场地的摆设。”

  “让你们加东西了吗?”

  “没有。”

  “让你们重新选场地了吗?”

  “没有。”

  栾念点点头,又问广分的同事:“之前每一轮沟通的确认有邮件记录吗?”

  “有。”

  “拿出来给秦总看看。”

  做生意讲求诚信,样片都出了你说要推翻重做,相当于花一套的钱买两套创意,这不地道。那时的广告市场还没这么透明公平,即便是凌美也会遇到这种欺行霸市的情况。

  广分的同事也是见过世面的,不卑不亢拿出过往邮件给客户展示:“您看,这里,每一步都确认过。”

  “那怎么办呢?我们昨天晚上开会大家突然觉得有问题。”客户耍起了无赖。

  “能理解贵司对创意和审美的变动。推翻重做不可能了,我让财务联系您,核算样片成本,您换一家看看。”

  ?尚之桃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栾念。还能这样?可栾念是动了真格的,他开始收拾东西:“样片我们删除了哈,我让财务按最低成本算,其余首款退还,就当交个朋友。”而后朝秦总伸出手:“谢谢秦总。”

  秦总甲方做惯了,没见过这样的硬茬,话还没说几句就要走,但到底是生意人,栾念给他留了面子的。于是说道:“这样,我们今天再开会碰一下,然后联系诸位。”

  “好。”栾念看了一眼广分的同事,转身出了门。态度之决绝令人咂舌。

  尚之桃跟在他身后,觉得自己血压已经升高了。那个广告片的支出费用是经市场部的,她上周刚好看过,那么一大笔钱,栾念就这么不要了?

  栾念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尚之桃小跑着跟上他,两个人出了那家公司站在湿热的广州街头。尚之桃的眼睛里写满不解。

  “不懂就问。”栾念最受不了别人有话不说。

  “就…不合作了?”

  “嗯。”

  “就…赔了?”

  “嗯。”

  ……

  栾念指了指路上的车水马龙:“你不是爱打车?打吧。”然后退回了楼宇之间的阴影里。把疑问和思考的时间都留给尚之桃。这姑娘没有城府,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笨的明明白白。

  谈客户讲究配合。栾念本来就跟客户不熟,这种场合他摆明了态度该走就走,留下当地同事去打圆场做客情解决问题。一硬一软里应外合问题就好解决。不然就要被客户牵着鼻子走。答案尚之桃早晚会知道,栾念故意不告诉她,觉得逗她挺好玩。

  尚之桃站的笔直的打车,拘禁刻板的不像现代人。才二十出头的姑娘,明明满脸少年气,可一走一坐一站又是这样的姿态,在这样的时代里,显的有点另类。

  栾念想起她在人流如织的机场红着眼跺脚:“我就不走!”再生气,也就那样到头了,好欺负的要命。

  坐上尚之桃打到的车,去赴一场晚宴。尚之桃还是想不通,那么大一笔生意,说不要就不要了?看了栾念好几眼,终于忍不住问他:“真不要啦?”

  “你心疼你去追。”栾念丢给她一句,而后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尚之桃好奇看他一眼,这一眼落在他微微扬起的下颌上,突然红了脸。

  她想到了性。

  没来由的。

  或许是广州太热了,人体的生存环境发生了改变,所以我突然对每天劝退我的老板动了邪念。这是正常的,是人就会有邪念。尚之桃在心里为自己想好了开脱证词,如果有一天她因为对老板动邪念被开庭审判,她的证词一定在陈述阶段就被驳斥。

  晚宴是在珠江边上,透过窗就能看到外面的小蛮腰。

  “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周雨驰看到尚之桃坐在那十分静,与凌美其他员工大不相同,特别问她一句。

  “尚之桃,您叫我flora就好。”尚之桃礼貌回答。

  “尚小姐干净温柔,气质真好。”周雨驰认真夸她。

  尚之桃的脸又红了,在这样的酒局上,她的脸红就像雪原上那独独一株红梅,打眼的很。

  男人们忍不住多看一眼,栾念也顺着目光偏过头,看到她粉红的耳垂。

  “尚小姐喝点红酒?”周雨驰又问她。

  “抱歉我不会喝酒。”

  “哪怕一小口?”周雨驰继续劝酒,酒局上女孩子说不会喝酒都是托词,一旦开始第一口,大多数原本说不会喝酒的女人酒量都不会太差。

  尚之桃没经历过这种场合,不知该怎么回绝。

  “她今天还真不能喝酒,待会儿要帮我写报告。”栾念突然说道,而后转头向尚之桃:“劳烦flora保持清醒,今天帮我把报告发出去。”

  销售老大程易航apollo与栾念交换了一个眼神,大意是怜香惜玉了?

  栾念淡然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给他:“女士喝多出丑你砸了单子别怪我。”

  这客户apollo跟了那么久,自然懂栾念的意思,于是对周雨驰举杯:“flora确实有重要工作在身,咱们兄弟先走一个吧!”

  大家开开心心饮酒,尚之桃安静的坐在栾念身旁,看他一小口杯一小口杯的喝,他酒量可真好,喝了半斤多仍能面不改色。但他喝酒的时候很少吃菜,只是认真喝酒,像在品酒,只偶尔喝一口热汤。

  尚之桃沉迷于他的侧脸,却不敢多看。倒也不用多看,她完全记得了。

  他们在酒桌上聊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军事、政治、历史、哲学,想起什么聊什么。栾念话不多,但他什么都懂,偶尔表达观点的时候一针见血。有时他将手放到餐桌上,修长的手指,干净平整的指甲,还有手背上那根青色血管。一个二十岁的成熟男人,干净、得体、犀利、好看,尚之桃对他起的那股子邪念挥之不去。

  再喝的多些,就开始聊女人。无论多成功的男人,喝多了总爱谈论女人,好像少了这一环,他们那顶天立地的形象就立不起来一样。

  聊女人的时候,栾念就很少讲话了。

  他觉得低俗。

  栾念这个人,可以跟好朋友之间开很浅很浅的玩笑,也只是很浅而已,再深一点,比如今天桌上讲的隐晦的黄话,他不愿讲,也不愿听。

  apollo喝的有点多了,与周雨驰聊起名器,两人都久经沙场,抛出“各有千秋”这样的总结来。尚之桃听不懂,但看他们的神情也知道不是好话。

  栾念听了会儿,站起身出去,三分钟后推开门,电话还贴在耳边,朝大家歉意的笑笑,而后朝尚之桃摆手:“flora,你来听一下这个电话会。”

  尚之桃如释重负,跟他走出去,栾念将手机丢给她,丢下一句:“有电话进来不用接,有消息不用回。”

  尚之桃愣了一下,转眼明白了,栾念在解救她。她有点感激,突然觉得栾念这个人看起来很冷很冷,但他的心肠真的不坏,他对人、尤其是对她,相当刻薄,却也在不停的做她的老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