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_早春晴朗
红豆小说网 > 早春晴朗 > 21、第2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1、第21章

  “按秒付。”栾念讲完地址挂断了电话。

  尚之桃快速刷牙洗脸,套上一件大t恤就出了门。栾念发来的地址是一家咖啡厅,里面人很多,她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坐在里面的角落,一抬眼就能看到整个咖啡厅。

  栾念看了一眼不修边幅的尚之桃,猜她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素面朝天一张脸,到哪儿都不出挑。

  “坐这。”栾念指指他旁边的位置,尚之桃坐下去,看到栾念将那盘巧克力华夫推到她面前:“没吃早饭?”

  “没有。”

  “吃完再工作。”

  他今天过于和气了一点,尚之桃甚至觉得他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尚之桃真的饿了,但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减肥呢?”栾念突然开了口。

  “不是…我饿的时候甜食吃多了会恶心…”尚之桃有点不好意思,她不是挑食的人,却还是有那么一点小毛病:她饿的时候不能吃那么多甜食。

  “现在还饿吗?”

  “不饿了。”

  “那干活吧。”栾念将u盘从电脑里□□递给她:“q4项目盘点件夹拷贝到你电脑上。”

  “好。”

  尚之桃速速拷贝了,然后等栾念发话。

  “做数据整理,对比q3做客户新增对比、签约金额环比、服务项目筛查,透视出数据结果,写结论。我讲清楚了吗?”

  “讲清楚了。”尚之桃速速开始做,栾念在一旁看了五分钟,尚之桃还有一个可取之处:她办公软件用的好,数据公式全部用手写的,功底很扎实。再看她工作的时候,嘴唇紧抿,一心一意扑在电脑上,外面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栾念低下头去,继续处理他的工作。

  尚之桃将基础数据整理完,又顺手整理了每一个销售的数据。凌美的销售部可谓王者之师,他们的销售业绩在行业内要算翘楚,即便这样,这些销售的数据放在一起也能看出各种问题来,比如签约周期、签约金额、同意客户的不同合同服务内容,尚之桃不懂,皱着眉头思考很久。

  “怎么了?”栾念见她有一会儿不敲电脑,问她。

  “我不大明白,这个合同,明明五月份就开始首次报备了,但是7月1号才签,还有这个。每个销售都有这种情况。”

  “想不明白?”栾念问她。

  “想不明白。”

  “结合kpi去看。”栾念提醒她,然后又去看自己的电脑。

  栾念永远是这样,他不会直接告诉尚之桃答案,而是要她自己去想。尚之桃打开kpi表格,认认真真看了很久,她好像看懂了一点。于是轻声问栾念:“我看到他们q2的任务都超额了一点,所以这些客户留到q3吗?”

  栾念嘴角动了动:“还不算太笨。”见尚之桃哦了声,又问她:“如果是你,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

  “长脑子干什么的?想。”

  “哦。”

  尚之桃又认认真真的想,可她没做过销售管理,但她这两个月一直在做市场预算管理,有的项目预算超了,会留到下个月或下个季度去花,这都是潜规则。而凌美的销售激励,百分百达成业绩就能拿到全额奖金。

  她想了很久,尝试着问栾念:“把任务调高一点?”

  栾念听到这句笑了:“直接调任务吗?你信不信他们明天就一起辞职?”

  “哈?”

  “哈什么?”栾念合上电脑,拿过尚之桃做的表格仔细看了,没有数据错误,分析逻辑也清楚:“这部分工作可以交活了。”

  “好的。”尚之桃应他一句,但坐着没动。

  “不走?”

  “刚刚的问题还没有答案呢。”

  “用你的加班费抵扣学费。”

  “那不大好吧?”尚之桃听说要把自己的加班费扣回去,忙讨价还价:“要不等您工作日有空再教我,我也没有那么太急。”

  光明正大为五斗米折腰。

  生存的韧性。

  栾念突然想到这个词,尚之桃身上有实实在在的生存的韧性。她无意间抓到了好牌,战战兢兢怕输了这一局,努力在这其去寻找一种平衡手段。

  “销售阶梯奖励,不单一制定任务完成,将他们的业绩按区间制定。厉害的人可能拿到更多,差一点的人则会变相降薪。公司可以通过这种手段实现对人才的识别、激励以及淘汰。这是答案之一。”栾念说道:“你如果感兴趣,就去请教你的tracy,我昨天下午电话跟她谈过。”

  “哇,这样啊,厉害。”尚之桃学到了知识,觉得无比开心,她夸赞一句,又觉得栾念的口吻不对:“我的tracy是什么意思…为什么tracy是我的…”

  栾念拒绝与她讨论,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就问尚之桃:“你还饿吗?”

  “饿。”她如实回答。

  “走吧,去吃一口东西。”

  去吃一口东西?栾念请吗?她要吃到老板请的饭了?因为她周末加班?还是因为她过分可爱?不对,她怎么敢让老板请客?她不想干了?

  尚之桃头脑里念头多,想想自己这个月的剩余,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们aa吗?”

  栾念装电脑的手顿了顿,抬头淡淡看了尚之桃一眼:“你跟你老板aa?”

  “那不然…”

  “你请。”

  栾念丢下这两个字向外走,表情真是严肃,能看出他是认真的。尚之桃跟在他身后,心想我可不能打肿脸充胖子,老尚说过,人际交往,和则聚,不和则散。哪怕你是我老板,你也不能狠宰我。

  两个人出发,尚之桃看栾念的车开往她不熟的地方。确切的说她除了公司和家附近,对北京都不熟。

  “有忌口吗?”栾念见尚之桃不讲话,心想这傻子真的被吓住了。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隐藏心事和情绪,就把那点战战兢兢和不屈摆在脸上。

  “没有。”

  “那咱们去吃鱼。”

  “嗯?”

  栾念也不再多说,一心一意朝山上开。他在山上有一家常去的鱼庄,现捞虹鳟鱼,铁锅炖了,十分入味。

  山上路黑,没什么灯,栾念开的慢,又缓缓在路边停了车。看到尚之桃睁大了眼睛,幽幽问她:“怕我杀人抛尸吗?”

  …

  尚之桃一愣,想起栾念平时那清冷的性格,还真挺像杀人抛尸的连环杀手的。于是故作镇定说道:“我出门前跟我室友说过,我找老板加班。我也把您联系方式告诉我室友了。”

  “真的!”尚之桃又加了一句,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栾念看,她没有说谎,她将栾念的电话号发给了一个号码。

  一个女孩独自在外闯荡,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是生存的基础。尚之桃并不像她看起来的那么傻。

  “那你今天逃过一劫了。”栾念挑了挑眉,不再吓她。

  “那咱们继续出发吗?”

  “等会儿。”栾念眼睛不舒服,从手边拿出眼药水滴上,而后闭着眼睛小歇。

  “您眼睛不舒服吗?”

  “干眼症。”

  “哦…”尚之桃一直以为栾念无坚不摧,可他这样的人也会有常人的烦恼,比如干眼症。

  “我爸也有干眼症。”

  “然后呢?”

  “然后他就不看电脑了,换了一份工作。”

  “所以你觉得我换什么工作合适?”

  …

  栾念真不是一个容易聊天的人。用大翟的话讲:有些人就是嘴贱。栾念休息了几分钟继续开车,他们到山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鱼庄挂起了红火的灯笼,热热闹闹。

  老板认识栾念,远远迎上来:“栾总来了?”

  “来吃鱼。”栾念对老板说:“老样子吧?”

  “好嘞。”而后对尚之桃笑笑:“您好。”

  “老板好。”

  尚之桃有点局促,那老板看栾念对眼神好像她是栾念什么人。等老板走远,尚之桃有些迟疑的说道:“要不要跟老板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

  “解释我不是您女朋友…”

  “你看起来像我女朋友?”栾念被尚之桃气笑了,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男盗女娼,吃个饭就是男女朋友了?是她自视甚高还是对他了解不够?

  “我不像吗?”尚之桃不服气。

  “你像吗?”

  …

  什么人呐!

  鱼庄后面有一个长廊,二人等鱼的时候去长廊里坐着,一人坐一边。

  尚之桃收到孙雨的消息:“怎么还没回来?”

  “吃个饭就回去。”

  “没为难你吧?”

  “没有。”

  “那就行。”

  尚之桃收起手机,侧过脸看栾念,又想起昨晚指尖奇怪的触觉,就这样微微红了脸。她分不清自己动的是色心还是凡心,无论是什么心,栾念好看的皮囊就在她旁边,这令她有那么一点无措。??????????????????????????()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