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_早春晴朗
红豆小说网 > 早春晴朗 > 27、第2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7、第27章

  365读书网(早春晴朗)请关注

  “你想要什么?”栾念语气缓和下来,坐在张欣床边,淡淡看着她:“从前看不出你是会在分手后以死相逼的人。我以为我们谈的很好。”

  “我中了你的圈套,你冷暴力我,逼我主动提分手。”

  栾念以为张欣跟他是一类人,不喜欢被束缚,觉得一段舒心的关系就是彼此信任给对方留有余地和空间。起初张欣是这样,后来她变了。她开始试探、查岗、缠着栾念,甚至找人跟踪他。这令他极其厌烦疲惫,他提出分手,张欣又百般纠缠。

  “我今天来看你,不是要和你复合。”栾念拿过张欣手中的水果看了看,又放回她掌心:“好好吃你的水果,好好养伤,别再给我打电话。还是那句话,好聚好散。”

  “你心真黑。”张欣的眼睛眨了眨,长睫毛上又沾了泪珠,楚楚可怜。

  栾念不吃这套。

  栾念这人软硬不吃。

  他打定主意的事哪怕你是天王老子都没用。

  “比起你造谣我那些事,我心肠好多了。”张欣想搞臭他,逼迫他回头。栾念无所谓,他反正名声不好。拿出一根录音笔给张欣看:“你如果继续下去,咱们就法庭见。”

  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有人结束一段恋爱关系能好聚好散,有人则会闹的不可开交。栾念见识了女人的狠戾,逼急了是会往自己身上划刀子的,突然就厌倦了亲密关系。他从前也不是对亲密关系上心的人,他就是那么一个没什么心的人。世人口中的渣男。

  他驱车到公司,电梯里碰到了lumi和alex。

  “早啊luke。”lumi和alex跟他打招呼,然后lumi聊起了尚之桃:“flora真的能吃苦,这次拍广告片儿那破地儿,我这辈子不想再去了。可flora真是坚持住了。导演说整个剧组的后勤她都照顾的很好,不仅如此,昨天还跑出去找了新的取景地。厉害。”

  alex听她忽然提起尚之桃,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自己的兵么,总归也要夸一下的。于是点头说道:“flora真不错,堪重用。”

  栾念幽幽看他们一眼,他们刻意的表演演技可以说相当拙劣了,又看了眼lumi,缓缓开口:“带这样的徒弟一定很辛苦吧?”

  给lumi问的一愣,电梯门开了,栾念朝他们笑笑出去了。栾念纳闷的是尚之桃这只呆头鹅竟然在职场交到了朋友,变着花样为她讲好话。

  他走到办公室刚开了电脑,尚之桃的消息就进来了:“luke,我跟alex约了汇报啦。在下下周周二。”

  “?跟我有什么关系?”

  “向上管理哦!”尚之桃现学现卖,她由衷觉得栾念讲得对,就是要向上管理,不然怎么让领导知道你做了什么呢!她早上起床突然茅塞顿开,觉得她不仅要管理好alex,还要管理好tracy、luke,总之该管理的都得管理。

  luke烦我怎么办?尚之桃在心里问自己。

  怕什么,反正已经很烦了。又转眼给出了答案。

  ……….

  是不是傻?栾念心里念了一句。

  或许是lumi在电梯里夸尚之桃让alex突然有了灵感,他让lumi,迅速在内网上拉了个群聊,将拍摄小组、尚之桃、他自己、kitty、栾念等人都拉了进来。

  lumi心想alex终于开窍了,知道应用自己的特权了,于是在群里说道:“联合项目,前线的伙计们辛苦了。有问题劳烦在群内沟通,alex说等大家回来加鸡腿。”

  群内一众人等都出声应和,只有尚之桃没有讲话。尚之桃干什么去了?找群演去了。创意中心跟导演协商临时改了脚本,需要找一个老年群演,要干净的、看起来随和的头发花白的老奶奶,要求十分具体。

  kitty对尚之桃说:“flora,拜托你了。”

  “不是你们找?”导演问kitty。

  kitty摇摇头:“这样的事还是市场部同事擅长。”

  尚之桃觉得只是工作而已,又能出去走走,挺好。于是就走了。

  她正在镇子里溜达,想找个合适的老年群演。从东头到西头,终于在一棵古树下找到一个晒太阳的老婆婆。尚之桃凑到她身边,朝她笑笑:“阿婆,拍广告不?”

  阿婆摇摇手,她听不懂尚之桃讲话。

  尚之桃比划半天,阿婆还是听不懂,她索性拉起阿婆的手把她拉到现场,阿婆看到摄像机忙向后退,显然很害怕。尚之桃只好又把阿婆送回了树下。

  找人太难了。干脆去找司机刘武:“您带我去一趟县里吧?”

  “走。”

  刘武开着车带着尚之桃去了县里,尚之桃记得之前那家面馆有一个奶奶,依稀符合kitty和导演的要求。两个人一路奔波到了那儿,跟店主说明来意,店主问:“给多少钱?”

  “两千哦!本来是一千,但因为要跟我们一起去镇里,路上有点颠簸。”这是尚之桃第一次主动加价,老人不容易呢,为了赚这点钱,能把屁股颠碎了。她也第一次体会到管钱的快乐,那就是老娘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在合理范围内能做主的感觉真好。

  “要得。”店主喜不自禁:“你等着啊,我去问问,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们明天来接人噻!”

  “好啊,谢谢您。”

  尚之桃饿了,趁着店主去找人,请刘武吃了一碗面条,又给刘武加了鸡腿。刘武见她吃的香,就问她:“你不觉得有些活不该你干吗?”刘武觉得尚之桃这姑娘挺傻的,无论给她什么活她都干,真的是一点不挑活。kitty每天混在导演跟前,什么活都没干,导演却逢人就夸她。

  “我知道啊,但呆在那也没事,来县城挺好啊,还有好吃的面条。”

  手机响了,尚之桃连忙接起,听见lumi说:“祖宗诶,去哪儿了?”

  “我在找群演。”

  “哦。”lumi挂断电话,又给kitty打去:“你在哪儿呢?”

  “我在现场哦!”

  “你刚刚群里说的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尚之桃找不到合适的群演,群演是尚之桃该找的吗?”lumi想想就觉得来气,老板们都在的群里,就轮得到你敲边鼓吗?

  “是尚之桃说她没问题的。”

  lumi气个半死,挂断电话。转而在群里说:“刚刚给flora打过电话了,flora主动承担了找群演的工作,现在奔波去了县城。”

  尚之桃可不知道发生的这件事,她与老婆婆讲完那场戏时天已经黑了,他们慢慢向回开,却遇到意想不到的事,下雨了,车陷在了泥里,刘武试了很多种办法,车还是倔强的杵在泥里。

  刘武叹了口气上了车,开始打急救电话。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车辆急救都要几个小时后才能到,也没有途经的车辆。

  荒山野岭,周遭一片漆黑,尚之桃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狼叫声。身边又坐了一个不那么熟悉的男人,她想来想去,给lumi发了条消息:“我和刘武车坏在路上了。”

  “这会儿?”

  “这会儿。”

  “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跟他们说,你和刘武在路上。刘武是luke司机,应该可靠。你别害怕。”

  lumi安抚尚之桃,然后就在群里说:“flora怎么这么命苦,大晚上车坏在荒郊野岭。刘武也没有办法。”

  栾念一直没在群里讲话,看到这句回了句:“flora辛苦了。”

  lumi等着栾念再说句人话,可栾念却变成哑巴了,没有继续在群里发言。

  他给刘武打去了电话:“车坏了?”

  “是。也没有车经过,救援要过几个小时才到。”

  “辛苦了,照顾好尚之桃。把电话给她。”

  尚之桃坐在那里瑟瑟发抖,头脑里已经编了好几个版本妙龄女子被抛尸荒郊野岭的故事。拿过电话听到栾念问她:“害怕吗?”

  尚之桃点点头,她又忘记栾念看不到她点头了,但栾念能大致想到她的模样,刚毕业的姑娘,跟一个陌生男人困在荒野里,不哭出来已经很勇敢了。

  “刘武是我面试进来的,他是退伍军人,又家庭圆满,你不用害怕。”栾念难得温和:“晚上吃了吗?”

  “吃了面。”

  “车上有防寒的衣物吗?”

  “有一条毯子,刘武给我了。”尚之桃带着哭腔,但她咬着牙不许自己哭出来,要坚强,哭什么?可有些时候,害怕是止不住的。

  栾念轻声笑了:“尚之桃还可以。”

  “嗯?”

  “我说你还可以,没被吓哭。虽然人蠢点,但好歹算是勇敢。”

  “哦。”谁他妈要勇敢啊!我要的是热乎乎的被窝和光明啊!

  栾念也不会安慰人,单纯是关心下属的安危,该讲的话他讲了,就挂断电话,出了公司。他晚上约了谭勉吃饭。

  到地儿的时候谭勉已经到了,正在点菜,看到他进来嘲笑他:“听说你脚踏四船?”

  栾念耸耸肩,不回应谭勉的嘲讽。谭勉却不依不饶:“要我说,你以后干脆别谈恋爱。解决生理需要就找个床伴,各自互不干涉,多好。”

  “是挺好。”栾念显然不爱说这事,问谭勉:“周末打球吗?”

  “打啊。”

  “别找啦啦队。”栾念讨厌有啦啦队,吵的人头疼。

  “啦啦队可都是漂亮姑娘,不找啦啦队你怎么发展床伴?”

  “你转行拉皮条了?”栾念冷森森看他一眼,低头看了眼时间,十点多了,尚之桃会不会吓的尿裤子?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念头。又想起今天群里上演的各种戏码,终于打给kitty:“你明天回来吧。”

  “有紧急工作吗?”kitty有点意外栾念打给她。

  “如果群演都让市场部找,那你在那里应该没什么意义了。”栾念没有说尚之桃的名字,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为她出头,单纯是出于团队管理的需要。在他的团队里,没有担当的人就是要撤下来,换有担当的人上。他就是这么直接。

  kitty反应极快,迅速说道:“我要跟您解释一下,不是我推活,是咱们临时改了脚本,需要跟导演深度沟通,而我分身乏术,所以拜托了flora。后面我会注意的luke。”

  “嗯。回来做复盘。”栾念缓和了语气,给kitty机会改正。

  “这么小的事儿你也管?”谭勉有点意外的说道。

  栾念耸耸肩:“偶尔体会一下拿捏下属的快感。”

  “我不信。”

  365读书网(早春晴朗)请关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