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_早春晴朗
红豆小说网 > 早春晴朗 > 66、第6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6、第66章

  365读书网(早春晴朗)请关注

  栾念没有防备过尚之桃。如果说凌美里有人能干掉他,那这个人只能是尚之桃。尚之桃随便拿出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向公司举报他,他都会陷入职业生涯的危机。

  尚之桃是栾念的软肋,也是他信任的人。他希望尚之桃能通过正常竞岗流程去到企划部,却不是现在。

  现在不是好时机。

  dony是董事会派来的人,也是公司里两个帮派在博弈。栾念不抱大腿,他凭本事上来的,董事会一股人的意思是能力重要,另一股人呢,要安排自己人。栾念对此不动声色,却有一点:这工作,他自己可以不干,但不能被别人干掉。说到底,他是一个好斗的人。却不想尚之桃被牵扯其中。

  尚之桃拿着那瓶叫“一条心”的水,放到唇边,最终放下。

  栾念看着她。

  她不是两年前刚毕业的时候了,她见过了职场表象,大概知道职场险恶。她总是听栾念的,栾念说什么她做什么,因为她知道,栾念没害过她。

  “我不渴。我不去企划部,至少在你斗赢以前。你也不用担心我会不会背叛你,我不会。”尚之桃拧开瓶盖,拿出卢克的小水盆给它倒水:“卢克,过来!”

  卢克渴坏了,过来喝水。尚之桃拿过栾念喝过的那瓶水,仰头喝了剩下的那半瓶,然后对他说:“这才算一条心。”

  栾念嘴角扬了扬,眼看向山前,手覆在尚之桃手背上,尚之桃翻转掌心迎上去,与他的手交握。两个人都不讲话,山风微微吹着,白色的卢克在四周跑来跑去,跑去绿色的草地,没进去消失不见,待会儿又有一点白色露出来,紧接着从草地里跳出来。他们都没法定义他们之间的状态,都玩笑着说他们是炮/友,可他们又在心底亲近和信任。

  尚之桃的周六一般是在栾念家里遛狗,然后他送她和狗回家,她出门学语言,跟孙远翥和孙雨或者姚蓓吃饭,然后遛狗,学习;周日一般是遛狗,学习,吃饭,午睡,学习,遛狗,吃饭。偶尔跟孙远翥他们去短途旅行,坝上、白洋淀、雁西湖,总之都在周边。她习惯了这样的周末。

  可这个周末不一样,她在神智不清的时候答应了栾念跟他上山,他们就这么吹吹山风,卢克在山间畅快的跑,他们俩寻到一条小路,尚之桃在小路边捡起几朵不知名的小花。这样的周末她很喜欢。

  两个人在山上磨蹭到傍晚,又带着卢克去吃鱼。卢克看到鱼塘激动坏了,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尚之桃吓死了,大喊一声:“卢克!”以为卢克要被淹死了。卢克却在鱼塘里狗刨,看到有鱼,兴奋了,要去抓鱼。

  “今天你买单啊。”栾念看看卢克那傻狗,没准儿真能叼出两条鱼来。果然,叼到了一条。

  “你给我吐了!”尚之桃在鱼塘边凶它:“快点!”

  卢克呜了一声,游到鱼塘边吐出鱼来,那鱼在地上扑腾的紧,老板说:“这就不能放回去了…”话音还没落呢,卢克又跳了下去。

  栾念指着尚之桃对老板说:“她交钱。”

  卢克里里外外叼出四条鱼,栾念竟然真的没结账,还冷嘲热讽尚之桃:“自己养的狗叼出的鱼,应该能比别的鱼好吃。”

  尚之桃抱着一个大水桶,水桶里是三条鱼。一条刚刚让老板炖了。那三条鱼都不小,卢克围着水桶滋滋滋的叫,好像是在炫耀。尚之桃跟鱼庄老板要了一条浴巾又给它擦了一遍毛,一边擦一边对它唠叨:“那鱼塘是说跳就跳的吗?你游过泳吗?淹死你怎么办?”

  “别的狗看到水都会害怕,怎么你就扑通跳下去了?”

  “你跳下去就跳下去了,抓鱼做什么?你有毛病吧?”

  栾念在一边插话:“你终于发现你的狗有毛病了。”

  卢克跟别的狗不一样,怎么说呢,有点傻。栾念家门铃响,它比谁都兴奋,门开了就跑出去迎接人,指望它看家就别想了。

  “卢克才没有毛病!”

  “刚刚不是你自己说的?”

  尚之桃看着卢克那傻样有点头疼,养狗太费钱了,如果不带它来鱼庄,没准儿能省点钱。到了家,卢克进门就睡,今天不用特地遛了,它累坏了。

  栾念去存酒柜里翻出一瓶酒来倒了一点,对尚之桃说:“你那车技还是练练吧,我吃鱼的时候想喝点,都没人能替我开车。”

  “我开的挺好的。”

  “上次撞了我的车后开过吗?”

  “没有。”

  ……

  尚之桃嬉笑着上前跟他讨酒喝:“给我来一杯吧?”

  “不行。”

  “我现在酒量好。”

  栾念看她一眼,倒了个杯底儿给她。尚之桃嫌弃,一口干了:“多来点儿。”

  栾念又给她倒了点酒,看她啜了一口才问她:“你刻意练酒量了?”

  “嗯呢~”

  “为什么?”

  “总该会喝点的吧?不然遇到需要喝酒的场合,我不会,多尴尬,多扫兴。”

  “什么场合是必须要喝的?”栾念问她。

  “比如跟客户一起?跟老板一起?”尚之桃逗栾念的,她才不会跟客户喝酒,女孩子喝酒容易吃亏。她只是想喝孙雨、lumi、姚蓓喝,几个姑娘在一起,喝点小酒,讲几个故事,多惬意。栾念脸拉了下来,气压非常低了,问她:“你记得在广州那次应酬后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我记得。你说,不能喝酒永远别喝。”

  “能做到吗?”

  栾念管束尚之桃,并不想见到她随波逐流。尚之桃点头:“能做到。所以我也不能跟老板喝酒喽!”她把酒杯推还给栾念。

  “现在把我当老板了?”

  “也可以不当。”

  尚之桃挤到他和吧台中间,捧着他的脸:“我要出差了,我一个室友去西北测试无人驾驶要一两个月,另一个室友去平遥做市场调研。”

  “嗯,怎么了?”

  “我能把卢克放在你这吗?”

  “你可以把你的傻狗送去寄养。”

  “那不行…我舍不得…”

  “放我这我炖了它。”

  “那你先炖了我,然后再炖卢克。”尚之桃知道栾念就是嘴坏,他锁卢克喉的时候都没用力,卢克以为他跟它玩呢!

  “你又不好吃。”

  “你确定?”尚之桃向他靠近一步,脚踩在他脚上,栾念手指点在她额头:“它在屋里尿尿我会揍它;咬我东西我会揍它。”

  “随便。”

  尚之桃终于给卢克找到托管,心情大好。她是真的舍不得寄养卢克,有人说有一些寄养的地方会打狗。她舍不得卢克挨打。

  到了出差的时候拎着箱子就走了,当真把卢克留给了栾念。栾念在公司开管理会,dony刚刚上任,锋芒却盛,在会上提议用新的元素做今年的设计大方向,号称要跟国际接轨。这就完全打破了栾念去年制定的计划。

  大家都在看栾念,想听栾念的建议。去年的策略没有任何问题,市场表现相当好,客户都认可。栾念却摊手:“无非就是A/Btest,没有什么策略绝对正确。我支持dony。”

  dony年龄与栾念相当,资历也相当,在这样的场合不怯场,只说:“感谢luke。”

  “应该的,你能来为我减负,我非常开心。”说完开始收拾电脑:“那今天就到这?dony刚回国,下了班出去逛逛。北京挺好玩。”

  说完笑着出了会议室,没人能看出他的想法。栾念想法很简单,dony改策略要向董事会汇报,董事会自然会打架,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在会上与他争没意义,有那时间还不如回家遛狗。

  他匆匆开车回家,担心卢克那个狗东西在他家里造反。到了家,发现屋里漆黑又安静,开了灯,眼前的景象真的要栾念家里一片狼籍,花盆碎了一地,卢克还啃了他的地毯。

  卢克呢?跳上来迎接他,爪垫上装了弹簧一样,一下又一下跳起来。栾念顺手抄起拖鞋追它,它呢,朝栾念汪了一声撒腿就跑。它跑,他追,一人一狗把家里闹的天翻地覆。

  栾念追累了坐在沙发上,朝卢克摆手:“你过来。”

  卢克歪着脑袋,伸着舌头:汪!不去。

  “你过来。”

  汪!不!

  栾念找出尚之桃留下的狗零食,放到地上,柔声说:“来,傻狗。”

  卢克哪里受得了这个诱惑,几步跑到栾念面前,低下狗头吃零食,被栾念一把按住:“还跑不跑?就凭你还跟老子斗?”扬起手吓唬它,见它一双圆眼睛闪着不解,像极了它那个蠢主人,把手放到它脑袋上用力揉,咬着牙说:“明天再拆家,你就做流浪狗去吧!”

  卢克的脑袋意外的好玩,软软的绒毛,栾念揉它头,它干脆把自己的狗脸放到他膝头,歪着耳朵让他揉,揉了左耳又把右耳侧过来,真的像尚之桃一样乖巧。

  是不是谁养的狗像谁?栾念一边吃晚饭一边看卢克的样子,简直跟尚之桃一模一样,那张滑稽的小猴脸儿一直乐,好像遇到了什么开心事。

  他家里有白菜,他切了两片叶子用平底锅烫熟,卢克坐在旁边流着哈喇子想吃。白菜有什么好吃的?栾念给它一片,它囫囵着吞了,还继续要。一口一口,吃了半颗白菜。

  到了晚上,栾念冲完澡,听到卢克滋滋的叫,好像很烦躁,就沉声问它:“怎么了?傻狗?”

  卢克看着栾念,一动不动,突然后腿蹲下去,就这么…拉肚子了…栾念一口呕出去,还没来得及收,卢克又来了一次,就这样,栾念的家毁了。

  他给谭勉打电话:“你家狗拉肚子会是因为什么?”

  “如果是小狗,可能是细小,会要命的。得去宠物医院。你养狗了?”他话没问完呢,栾念已经挂断电话,抱起卢克去开车。

  讨厌它归讨厌它,好歹是一条狗命,万一真的死在自己手里,跟尚之桃没法交代。找了一家昼夜宠物医院,抽血验血各种检查,最后宠物医生对栾念说:“看了一下,不是细小。就是吃错东西拉肚子了。吃什么了?”医生问。

  “白菜。”

  “多少?”

  栾念想了想:“两片叶子。”

  “那不应该啊。”给卢克开了药,让栾念回去喂它吃。

  这一趟出去,两千块钱。栾念心想,尚之桃穷的要死还敢养狗。到了家,看到阿姨已经收拾完了准备走了,就多给了阿姨五百块钱。

  折腾这么久,都有些疲惫了。卢克趴在那里有点沮丧,狗么,很单纯,以为尚之桃不要它了,这会儿想起来了就有点难过。直到第三天早上栾念出门,它都没精打采的。

  栾念觉得它拉肚子一回挺可怜,白天没事在网上学了做狗窝头,中午得空去买了食材,他觉得那狗粮跟锅巴似的,闻着挺香,吃起来应该挺恶心的。把肉打成馅儿,胡萝卜苹果白菜香肠等食材剁碎,加上面粉,揉成一个一个团,放到锅上蒸。卢克在旁边坐着等他,好不容易做好了,喂了它一口,它一口吞了,乖乖坐下等着。

  还挺有成就感。

  他接连三天早早从公司走,引起了tracy注意,正喂卢克吃饭的时候,tracy打电话给他:“你是不是对这次总部的任命不满意?”

  365读书网(早春晴朗)请关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