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_早春晴朗
红豆小说网 > 早春晴朗 > 75、第7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5、第75章

  那天对于凌美来说是很平常的一天。大家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有时轻声讲几句话,大多数时候在沉默的敲着电脑。

  栾念正在开管理会,在会上,dony正在说要再修改一版新策略的事,但大家都没有讲话。栾念也没有讲话,他只是抬起头淡淡看了dony一眼,那一眼,看不出什么情绪。

  tracy也抬头看了dony一眼,然后低下头,给栾念发消息:“今天我特意化了妆。”

  “是该隆重。”栾念回她。

  这个会开的繁冗,但栾念一反常态没有叫停。他甚至靠在椅背上,看各部门掐架。

  再过那么一会儿,栾念看到见惯大风浪的tracy神情变了,她打断dony:“抱歉dony,请你停一下。luke,麻烦你出来一趟。”

  栾念跟tracy走出会议室,看到工位上不对劲,大家在窃窃私语,看到他们又突然安静下来。

  栾念拿过tracy的电脑,看到那封邮件,标题是:“我是florashang,我实名检举企划部负责人dony对我进行长期性/骚扰。”

  栾念的血都涌到头顶,他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塌了,那么疼。眼睛看向尚之桃工位,她正笔直的坐在那里,承受异样的目光和指点。那么镇定、坦然,嘴角微抿着,像一个即将去决斗的战士。栾念永远都忘不掉那一天,也忘不掉那样姿态的尚之桃,是他从未见过的勇敢和决绝。

  “看完吧,luke。”tracy察觉不到她的声音已经在颤抖了,她想,如果她有这样的遭遇,那么多少个夜晚她将与噩梦为伍,无法安眠。

  “我第一次正式见到dony是在他的办公室,在我给他讲解预算管理流程之后,他突然问我是否有男朋友,我询问他这是否与工作有关,他说没有关系,但他是单身。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不对劲。第一次来的太过突然,我没有证据。”

  “我买了录音笔,每次单独与dony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打开。”

  “dony第二次骚扰我,是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当时同事们都在工作,我在接咖啡。他走到我身边,打量我全身,对我说:flora你今天很漂亮。要不要一起吃饭?我说,对不起,我晚上有约了。这一次,我尽管觉得不对,却仍以为这只是职场的正常沟通。”

  “第三次,在敦煌108途经酒店的小路上,他约我第二天吃饭,我拒绝了。晚上,他突然发来一张半□□片,并对我说:我永远觉得男人应该自律。flora要跟我一起健身吗?我拒绝他,并指出他的照片尺度太大,建议他以后不要再发。”

  “从那以后,我经常在半夜收到他的消息。有时是邀请我一起吃饭,有时是照片,有一次,他发来一张他的生/殖/器照片,并问我是否想尝试。那次我崩溃了,我拉黑了他。但我内心十分害怕,我不知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我开始做噩梦。”

  “但他没有放过我,他在公司沟通软件上对我说:“flora你非常不专业,如果有工作,我会找不到你。如果是因为那张照片,非常抱歉,我喝多了,我会注意尺度。”

  “dony骚扰我,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更甚。直到那天早成都,我去卫生间,他把我拉进一个空包间。”

  “我不想呆在成都,我非常恐惧,从成都到北京,1520公里飞行距离,我始终在颤抖。”

  “我也联系到从前被dony骚扰的女性,举证在邮件下方。恳请公司启动调查程序。”

  从成都到北京,1520公里飞行距离,我始终在颤抖。

  那天晚上,栾念听到卢克在楼下撒欢,他合上电脑想下楼看看,却看到尚之桃走进他房间,脱掉衣服,钻进他怀中,她一直在抖,像受到什么惊吓。

  他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事。

  栾念合上tracy的电脑,走回自己办公室,将门锁上。他心里好像烧了一把大火,那火将他的心烧的滋滋的疼。

  外面很安静,再过一会儿,lumi听到kitty在工位上说:“没谈拢吧?…”

  就是这么一句话,充满恶意,有同事在点头:“dony对我很礼貌。”

  lumi看了一眼尚之桃,她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世人的恶意像狂风席卷她,她从最开始就知道大家会说不可能、不会这样的、为什么要选她?条件没谈拢?永远只有少数人相信,那个女孩就是无缘无故被欺负了。

  lumi站起身,走到过道那里,又拐到kitty工位前,突然伸手抓住她头发,用力向后扯:“我他妈今天弄死你!你别以为你那些事谁都不知道!你信不信老娘都给你抖落出去?!!”

  kitty动手挣扎,lumi脸向后仰,拽着她头发的手就是不松开。

  lumi狠狠揍了kitty一顿,没人上前拦着。今天的凌美笼罩在一股奇怪的氛围中,尚之桃检举邮件打破了凌美表面的繁荣,让它内里的破败和腐烂一览无余。

  突然有一个女孩说:“我也收到过dony的信息,我以为他喜欢我。”声音小小的,怯懦的,却终于说出来了。

  栾念听到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动,他在听尚之桃邮件里的录音。

  尚之桃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讲话很小声,你看她一眼,她就脸红了。她内心柔软,总是去帮助别人,用她那近乎笨拙的社交手段与人相处。这样一个姑娘,被人拉进漆黑的包间里,对她说:“你想去企划部资历不够吗?”

  她身体撞到墙上那一下,录音里有一声杂音,那杂音在栾念心口划了那么一下。

  锐痛。

  他拿下耳机,没有意识到自己眼角湿了。站起身出了办公室,走进dony办公室,突然抄起桌上的茶杯砸到他头上,外面响起尖叫声,dony站起身还手。但栾念不给他机会,他揪起dony的领带缠到他脖子上,用力拉着,在他耳边说:

  “喜欢捆绑是吧?”

  “喜欢窒息是吧?”

  “喜欢下药是吧?”

  “嗯?”

  “喜欢吗?”

  栾念不打算松手,他想弄死他。他十几岁时喜欢枪、喜欢搏击,总想弄死那些恶心的人,那些人都没有眼前这个人恶心。

  终于有两个人冲了进来,拉开栾念,tracy站到他面前,对他说:“警察来了。”

  他松开领带,手掌被勒出红印,而他的眼睛更红,像要杀人放火的野兽。他走出办公室,看到大家都在看他,但他没有讲话,只是透过安静的人群看了尚之桃一眼。

  心要疼死了。

  真的。

  那么好的女孩被一条蛆纠缠那么久,噩梦缠身,却每天强颜欢笑。他将她推到墙上,手掌掐住她脖子,那一下录音笔甚至有了杂音。

  她当时该有多害怕,从成都到北京,1520公里飞行距离,一直在抖。

  栾念恨自己动作太慢,也怪尚之桃自作主张。

  dony捂着脖子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着栾念:“你做局?”

  “我其实想弄死你。”

  栾念的神情太吓人了,当他真的动怒的时候,杀气并不那么明显,而是在他眼底,薄薄那么一层,又淡淡看你一眼,第二眼都不屑再看。

  tracy站在过道中间,与栾念对视一眼,又看着大家,很真诚的,好像也有一点难过:“在凌美中国,男女员工的比例是45%比55%。女员工是凌美在国内业务高速发展急行军。我没有预见到会发生今天的事,尤其是flora的邮件,让我心痛不已。”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落泪:“同样是女性,我为flora有这样的遭遇感到难过,真的。”

  尚之桃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lumi坐在她旁边,握住她冰冷的手。

  tracy擦掉眼泪,让自己冷静下来:“dony受聘于凌美总部,背景调查并没有经过凌美中国,这也是集团的用人失误。今天一早,我们收到公安的电话,让我们配合他们调查一起女性被强/暴的案件,所以有了刚刚大家看到那一幕。”

  “我也从警察处了解到,dony涉嫌的案件不只这一起,有六名女性联合报案。但目前因为我知情不多,所以只能讲到这里。”

  “作为凌美中国的人力资源负责人,我今天将启动对dony的司内调查,欢迎女同事们能找我聊一聊。同时我也恳请各位,尊重站出来的每一位女性。你没有置身其中,只是因为你运气好那么一点而已。”

  “谢谢。”

  tracy跟大家鞠躬,走到尚之桃面前,拍拍她肩膀。多好的姑娘,她当初面试她,她开口第一句话她就喜欢她。

  “flora,我听了你提供的录音。有一句话我认为我要亲口对你说,dony说你进企划部履历不合格,我不认同。你在凌美两年多的时间,拿了两次A+绩效,主导了供应商管理项目以及市场部提效项目,成绩斐然,能力卓越,有目共睹。接下来企划部会开放内部转岗hc,欢迎你竞岗。”

  尚之桃点点头,但她有点累了。今天明明没讲话没有工作,身体却被掏空了。她对tracy说:“我今天可以请个假吗?”

  “好。”

  尚之桃收拾东西下了楼,她不想呆在公司。当她途经栾念身边的时候,强忍着扑进他怀中号啕大哭的冲动,是前所未有的委屈和脆弱。众人的目光将她剥的□□,她知道她会被质疑,也做好了准备,却还在听到那句“没谈拢吧”的时候,所有防线轰然倒塌。

  lumi将她送到楼下,孙雨和孙远翥在那里等她。栾念站在窗前,看到尚之桃走到他们面前,孙远翥接过她的背包,手拍在她头上。他们离开了。

  栾念问过尚之桃无数次:“dony有没有骚扰过你?”

  她说:“没有。”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告诉他dony的事,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从没觉得他能给她帮助。她宁愿一个人害怕、担忧,惶恐的熬过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没想过向他寻求帮助。

  他站在窗前看着他们走远,突然明白,尚之桃从不是他看到的样子。她从来没有真正依赖过他,她清醒独立,一直将他划在她的信任距离以外。正如最开始的时候他对她说的那样:

  我们只是床伴,不需要为对方负责。

  如果有哪一方遇到新的感情可以随时终止。

  我们好聚好散。

  尚之桃全都做到了。

  栾念坐回办公桌前,突然觉得这一切索然无味。他打开电脑,写了一封辞职信:

  我不准备为公司错误的用人策略背锅。dony的任命没有经过我,甚至背调资料都有问题。

  我不知道dony究竟代表谁的利益,但公司的这次用人事故充分证明对我的不信任。

  我在今天辞去在凌美的所有职务。

  就这样。

  栾念合上电脑,走出办公大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