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究竟在找什么_姜六娘发家日常
红豆小说网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第541章 究竟在找什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1章 究竟在找什么

  当王访渔家的俩儿子跑到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地说他们全家想随父发配温肃时,请姜二爷帮王访渔安排个轻声些的差事时,姜二爷假装为难地应下,“现在案子还没判,我只能尽力而为。”

  “多谢姑父。”王家俩儿子欢欢喜喜地走后,姜二爷去隔壁院找自己的儿子。

  万岁的圣旨已到,现在孟府成了任府。姜二爷带着儿子拜访了工部侍郎南景让,请他帮很忙设计庭院,请了秦天野的老婆的外甥的小舅子涂九根建造庭院。南景让的设计图还没出来,涂九根就先到了,美其名曰先把院子清理干净,再动工建造新居时能省不少功夫。

  姜二爷心知肚明,涂九根如此积极,是想将孟回舟可能留在府里的东西,再彻彻底底地搜刮一遍,姜二爷既请他来,自是不会拦着。

  涂九根带着一帮工匠来到会嘉坊柿丰巷,进院之后一眼便由南望到北,转眼又由东望到西,莫说房屋,院里连花草树木都没了。他来了能干啥?涂九根回头看看身后扛着铁锹、镐头的工匠,疑惑地问,“任小将军已经请人清理过庭院了?”

  江凌摇头,“我义父接了府尹大人的吩咐,派兵马司的差官过来抄家,将能换钱的都抄走了。”

  抄家连房都扒了的,涂九根活了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咽了口吐沫,与江凌商量道,“那小人带人四处看看还有什么能收拾的?”

  “有劳。”江凌应道。

  涂九根带人进去后,姜留才从姜家跑了过来,站在哥哥身边往院里看,“这么瞧着,地方还是满宽敞的。”

  江凌拉着妹妹往里走,“咱们去看在哪开门合适。”

  江凌想在东墙开个小门通到姜家,方便进出。南景让说让他选好地方后在图纸上标记出来,确定门的位置后,他就能开始规划宅院布局了。

  姜留跟着哥哥进入新宅,踩着被扣了石板的路往里走,“哥想开在花园里、西院附近还是开在外院呢?”

  “西院前门处,妹妹觉得呢?”江凌自然是想离着妹妹更近一些。

  姜留点头,“我也觉得这样好,不过还是得看爹爹的意思,还得请于渊子道长过来测一测。”

  说曹操曹操到,姜留的话音刚落,便见爹爹从院外走了进来。姜二爷道,“宅院开侧门有许多讲究,我已请了归渺道长来参详,等他择能开门的位置有几处,咱们再商量怎么办。”

  “爹爹怎么不找于渊子道长?”姜留好奇地问,姜家的庭院风水就是于渊子改的,姜留很信任他的本事。

  姜二爷解释道,“于渊子要忙着修建灵宝观的事,近日抽不出空暇。”

  姜留惊喜地拉住爹爹的衣袍,“于渊子道长中选了?!”

  姜二爷抬起下巴,傲娇地道,“为父进宫时,在万岁面前为他美言了几句。”

  江凌也好奇了,“父亲跟万岁说了什么?”

  姜二爷握住闺女的小胖手,言道,“万岁问为父近来忙些什么,为父提了巡视修葺福田寺的事,然后自然而然就提到了于渊子。提到他与澄空大师在陋室内对弈,老鼠出来偷喝灯油观棋的往事,万岁听后赞于渊子道长安贫乐道。”

  啊?姜留满眼问号,这能扯到一块去?

  “爹爹,女儿不明白。”姜留不懂就问,江凌也认真听着。

  “仔细脚下。”姜二爷拉着闺女往外走,耐心给他们解释道,“其一,为父给万岁提这个人,万岁就知道为父的意思;其二,万岁很重视澄空大师,想将他留在康安,澄空千里迢迢跑去找于渊子下棋,说明两人交情匪浅。只这两点就足够了,安贫乐道许是说他居于陋室还有兴致与人对弈吧。”

  哦!姜留点头,又问,“为什么爹爹把其一放在其二前边呢?”

  姜二爷望着门外接满柿子的枝条,美滋滋道,“因为我听万岁的意思,还想赏我点什么。我又不缺什么,就提了于渊子。”

  姜留感慨道,“万岁人真好。”

  “那是自然!”姜二爷带着儿女回到姜府,便与儿子道,“王家的事情,你办得不错。”

  “儿正学着用父亲教的方法处事,果然事半功倍。”江凌如实道。

  姜二爷满意了,展开扇子轻轻摇着。姜留看看哥哥又看看爹爹,也没问题什么事,转而道,“裘叔说他为新府里挑选的护院到了,想请爹爹过目。”

  姜二爷心情正好,“叫他们进来吧。”

  很快,裘叔领着十几个人进了屋。这些人穿着争气的家丁服,脚下新鞋,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姜留瞧着便觉得十分舒坦,她转头看她爹,果然她爹也很满意。

  众人行礼之后,裘叔又介绍了一番,才让这些人一一上前见礼。

  为首的棕脸男子上前,抱拳行礼,“吴家堡肖呈生门下三弟子班智见过二爷、师叔、六姑娘。”

  扳指?这名字好记,姜留满意点头。

  白痴?儿子刚开府,怎么能用叫白痴的管事,姜二爷眉头一皱。不过这是儿子师门的人,姜二爷也不好驳了儿子的面子,便点头客气道,“你是从吴家堡过来的?凌儿的师祖、恩师和众位师兄弟可还安好?”

  班智这才跪地,他一跪,身后的六个人也跟着跪下口头。班智行了大礼,才恭敬回道,“堡主让弟子替他谢过您的大恩。师门安好,堡主和师公、师父很挂念小师叔,所以派弟子等过来保护师叔。”

  这是个懂事儿的,姜二爷让他们起来,说了几句客气话,随口道,“班智,你这名字起得非常不错。”

  江凌一下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问道,“班智,我记得你这名字是入堡后才改的吧?”

  班智笑道,“师叔好记性。弟子原名班大善,入门后师父赐一‘智’字。”

  姜二爷恍然,“所以你字班智?大善!”

  班智愣了愣,看向师叔,“应该算吧?”

  “确实如此。”江凌点头。

  “是。”他一直以为自己改名叫班智了,原来师父给他赐的是字啊,班大善面带惭愧,退到一边。

  小名姜留,大名姜慕兰的姜家六姑娘看着一脸晕乎班大善,对他此时的心情,万分感同身受。

  安置好了这帮人后,姜猴儿进来低声道,“二爷,涂九根带着人开始刨新宅的地基了。”

  “让他们刨。”姜二爷满不在乎道。

  房舍打地基用的砖刨出来也没用处,涂九根带人刨地基不是为了建新宅方便,而是为了找东西。他们究竟怀疑孟回舟藏了什么东西,才会这样仔细翻找?姜留搓搓小手,她也想去挖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