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天空的空_姜六娘发家日常
红豆小说网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第542章 天空的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2章 天空的空

  姜二爷回到内院,正在翻找书籍溯源两个少见古字的雅正站起身迎上来。四个多月,妻子的肚子已经显怀了,姜二爷连忙迎上来扶住她,“坐着便是,起来做什么。”

  雅正含笑,“坐得久了,想起来走走。”

  姜二爷扶着她,“去院里走走?”

  “好。”雅正与丈夫一起在院中散步闲聊,姜慕燕抱着书到正院寻母亲,见此场景正想退回去,姜二爷却唤住了她,言道,“图远和图展方才过来了,说他们想随他爹一起温肃,让为父给你大舅安排个好差事。”

  发配的地界已经定下来了?姜慕燕认真问道,“父亲,此事可难办?”

  闺女没上来就说让自己给王家办了,而是关心这事儿他难不难办,让姜二爷觉得心里舒坦,挺起胸脯道,“搁在别人那里或许办不好,但在为父这不算大事。在温肃戍边的是右威卫,为父与平西侯爷打声招呼便是。”

  姜慕燕欢喜行礼,“过几日女儿就去升平坊,将此事告知外祖母,请她老人家放心。”

  姜二爷叮嘱道,“待案子审结了再说。”

  “是。”姜慕燕应下,不想再打扰父母散步,便问道,“母亲可见到留儿了?”

  雅正摇头,姜二爷道,“她同锦儿在园子里转悠。”

  姜慕燕抱着书找到园子里,寻了一圈竟发现两个妹妹在假山石后,透过墙缝瞧江凌的宅子,姿势极为不雅。姜慕燕板起小脸训道,“你们若好奇,大大方方地过去转转便是,躲在这里做什么。”

  呃……

  姜慕锦与妹妹对了对眼神儿,嘿嘿着露出嘴边的两个小梨涡道,“过去看跟在这里看,心境大有不同。三姐今日怎有空到园子里来了?”

  这几日,二姐、三姐与二伯母一起泡在书堆里,姜慕锦也想掺和进去,但她发现自己进去后格格不入,便知趣地退出来,与六妹妹一起看热闹瞎乐呵。

  “读书累了,过来转转。”说罢,她盯着假山后这片蓝色的墙道,琢磨道,“你们若喜欢这里,不妨跟江凌说,让他在这里开道门,也方便你们出入。”

  这个……姜留和五姐姐对了对眼神儿。院子归了哥哥后,也就没什么好瞧的了,门开在这里确实不错,“我去跟哥哥说!”

  姜慕燕一把拉住妹妹,“急什么,晚膳时再议也不迟,孔夫人问你的问题,你可寻到答案了?”

  没……她把这事儿给忘了……姜留眼睛一亮,“姐姐,我去叫哥哥过来用饭!”

  说罢,姜留撒丫子往外院跑。姜慕锦赶紧追上来,“你问了什么?”

  姜留回道,“我问孔夫人填天空的空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时候问的?”

  “你跑去茅房的时候。”

  姜慕锦顿了顿,“你问这个做什么?”

  姜留低声道,“夫人问我为何看着窗外不读书,我脑袋一转就想到了这个。夫人没回答,让我自己找答案,然后我忘记了。五姐姐,你知道不?”

  “你觉得我知道吗?”姜慕锦叹了口气,“你快找凌哥去吧,他肯定知道。”

  姜留就是这么想滴,她跑到外院时,哥哥刚跟师侄交过手。姜留连忙把哥哥的手巾递上去,江凌接过,擦着脸和脖子上的汗。

  班大善赞道,“三年不见,小师叔的力道和速度都快了一大截,师公知道后一定会高兴坏的。”

  呼延图与有荣焉,“凌少爷与康安城同等年纪的人交手,从没输过。”

  江凌把手巾递给妹妹,姜留万分真诚赞道,“哥哥是最厉害的!”

  江凌把擦完汗的手巾递给妹妹,问道,“不是去找五妹玩么,怎又回来了?”

  姜留老老实实道,“有事情需要哥哥帮忙,不过不急,哥哥先洗澡再说。”

  “好。”江凌也不问什么事,沐浴更衣后回到房中,见妹妹正趴在桌边逗小猫,便道,“三郎抱过来养的。”

  “嗯。”姜留见哥哥的头发湿漉漉的,便站在凳子用干布巾给他擦头发,叮嘱道,“天气凉了,哥以后擦干头发再出来。”

  “好。”站在凳子边的江凌应下,他往日都是擦完头才出来的,今日是怕妹妹等急了,匆匆冲了水便回来了。虽然脑袋被妹妹擦得左右摇晃,但江凌还是偷偷决定以后都让妹妹给他擦头,他喜欢这样。

  给哥哥擦着头发,姜留讲了上午的事,然后问,“哥哥知道天空的空是什么意思么?”

  “《说文解字》上讲:空,孔穴也。”江凌详细解释给妹妹听,“从字形上看,空为上穴下工。工是‘巨’的本字,意为宏大、宽大,所以含‘工’的字多有‘大’之意,譬如大河为‘江’、大棍为‘杠’、大瓮为‘缸’。所以,空即大穴之意,空即自身无物,但可容纳他物。‘天空’就是天之下地之上,可容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可让大鹏展翅高飞,可让雄鹰翱翔万里。”

  姜留认真记下,然后感叹道,“哥好厉害,你怎么什么都会?”

  被妹妹夸奖一句,比被书院的夫子夸奖十句还让江凌开心。他把被小猫扒拉到地上的木梳捡起来,擦干净递给妹妹,小有得意地炫耀道,“我每日都有用工读书,顾西屿都及不上我了。”

  守在门外的姜财也忍不住翘起嘴角,少爷只有在六姑娘面前,才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顾西屿是青衿书院的校草,模样俊俏,文武全才。现在哥哥超过了顾西屿,就是青衿书院最厉害的学生了。姜留开心极了,“哥一定会考中状元的。”

  “等我考中了状元,妹妹跟我一块回乡祭祖。”江凌开心道。

  “如果爹爹让我跟哥哥去,我就是去。”姜留把哥哥的顺滑的头发归拢好,“哥,发带。”

  姜凌将发带递给妹妹,“父亲一定会同意的。”

  父亲不只会同意,还会跟着一起去,然后骑着他的马走在最前边,比自己还像状元郎,他和妹妹在后边跟着,便走边聊,只是想着,江凌便无比期待。

  “哥。”姜留给哥哥扎好头发,压低声音问,“裘叔有没有去新宅翻找过,他可寻到东西了?”

  江凌回神,“去过,没有找到。裘叔说秦天野如此重视,孟回舟或安云昌手里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能让他这么在意的东西,会是什么呢?”姜留喃喃自语。

  江凌叮嘱道,“父亲不想沾这件事,妹妹不要去翻找,且由着他去。”

  “好。”姜留嘴上应下,心里却还是惦记着这件事。谁知机缘巧合,秦天野翻遍孟家和安家想找的东西,最后真就落在了姜留手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