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剑斩妖祖,金书总纲,任务完成(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百二十八章 剑斩妖祖,金书总纲,任务完成(加更)

  渐渐的,这光柱愈发炽盛,洞穿黑雾,连带着天地间的人道之力都浓郁了几分

  “疑冢的中心,传承之地,我感受到了人皇金书的波动。”王腾侧目,元神法相合一的道主之相抬手,接引来阵阵恢弘人道之力

  此刻,他身披的薪火长袍愈发炽盛,生出了呼应之感

  不可错过!

  当机立断,王腾横渡长天而去,周身光阴之力环绕,一息便闪出了极远的距离,顺者光阴脉络而去

  嗡~隆隆隆!

  突然间,天穹黑气涌动,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从天外天探出,恍若破界而来一般,比之山岳还要高大,铺天盖地,朝着中央人皇神像抓来。

  这是令人惊悚的一幕,黑气中,居然有生灵存在!

  “老祖!”“无敌的古祖!”“真正的仙人古祖复苏了!”无数妖族齐声高呼,拜倒在地,虔诚叩首

  “果然复苏了,吾等成功了!”就连四海妖王们都露出了狂热之色,按照上古典籍记载,以境界衡量之,他们着些半步法身只能算是伪妖王

  真正的妖王,是如老祖这般,臻至了法身层次,位尊妖仙之列,才是真正的妖王!

  “气运之流,时而为造化,时而为毒药;但不代表,我等真的就没了进取,生死之心。”

  此刻,集运大阵中央,盘坐的四老之首幽幽一叹,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事不可为,无须再为!

  “钦天,起!”他道喝震天,手中拂尘猛地甩出,三万万青丝瞬间化作一道道青色山岭,砸落下来,有神光普照,将整个天地都染成了淡青色。

  “漫长岁月不了尘世,竟是也出了这样的后生,不错;但可惜,你自缚手脚,选择了与种族气运相合来证道,借了外物!只会永远止步在临界之处,难以真正踏足仙人领域。”重重黑云之中,有浑厚之音震响,几如闷雷

  大手自天穹压落,充斥着激荡的妖气与法理,携带种种异象,绽放着凌厉气机

  铛!

  青色拂尘硬憾黑色大手,三万万青丝所化的山岭横压而过,迸溅出无数火花。

  有大量黑气被蒸发,浓稠的黑气中,响起一道闷哼声,但很快就化成了阴冷的笑声,那漆黑大手无损,继续朝前抓来,与拂尘硬撼。

  铛!铛!铛!

  无数火星迸溅,如流星雨坠落四方。

  每一次硬憾,四老之首周遭的霞光与火光便暗淡一分,拂尘亦是显得有些杂乱,被破去了不少

  “聚运之阵,转!”另一位长发披肩的四老低喝,手捏法印,一下子转化了阵法之力,将一切力量都加持在了四老之首的老道人身上

  这便是相当于借助着整个人皇疑冢内的人道之力来对抗妖族古祖传递来的力量

  若是当代九州之主在此,这威能还要翻上一翻,但可惜,他们四人修行的人皇金书不全,即使聚集来了,能调动的部分也有限

  不过,也足以短暂的抗衡了,至少,那位妖族的古祖也不曾彻底复苏,还是跨界出手,能传递来多少力量都是两说。

  轰!

  这时,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自不断蔓延的黑气中探出,比山岳还要高大,黑气缭绕,成为一道道漆黑的锁链,在虚空中拉动,发出哗哗的声响,仿佛地狱勾魂的绳索,令人的魂魄都摇曳,有陷入沉沦的迹象。

  砰!

  一击之下,不需要任何异象,也不需要任何神异

  简简单单的法身二字,便可涵盖所有

  那山岭般的青色拂尘直接当空炸开,紫袍老道闷哼,咳血跌落道台,整个人都恍惚了一瞬,面色苍白

  “纵我负伤,需一手撑开天地,也不是你等半步法身所能抗衡,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镇压你等。”

  世界之外,妖族古祖的声音幽幽传来,带着强大的自信与傲然

  “不好!”披发老道神色一变,此时虽因为天地气运变化,人族运道加持昌盛到了极致,但紫袍老道已然被重创,跌落临界点,无妨再抗衡之

  他们的手段,终究不敌天数,仅在法身一念间便被摧毁

  “人皇金书,才是驾驭众生之力的根源,以吾等之姿,难以得到完整传承。”紫袍老道缓缓起身,一身气息衰弱,面露忧色

  疑冢内汇聚了妖族大半力量,外界应当好些,不知当今的那位九州之主如何了

  此刻,世界之外,九州中心的皇城中

  一道身影缓缓走出,焚香沐浴,戴平天冠,披衮服,向着祠堂而去

  吱呀~

  古旧大门被推开,显露出内里供奉之物

  那是一件金光闪闪的华服,周天星斗位列其上,有万物痕迹铭刻其上

  日月星辰,山川虫鱼,农耕牧织,人族薪火,化作道道绚烂纹路附着战衣之上

  为帝袍,为衮服,亦为战衣

  “今天下动乱,妖族猖獗,犯我人族祖地,侵入人皇疑冢;有妖族法身出手,危在旦夕,请列祖所传神兵出手!”当代九州之主手持香烛,恭恭敬敬的祭拜着这件战衣

  这是自古老时代传承下的神兵,以人道之力祭炼而成,有人说,这是人皇当年的战衣,汇聚了他的意念

  但皇家一脉的人知晓,并不是,人皇当初失踪,什么也不曾留下,遑论战衣

  这只是当年跟随人皇而战的一位遗族所留,有当世的痕迹与烙印,世代传承,人道之力供养下终于蜕变,在神兵中也极为不凡

  至少,当初有关妖族古祖的几次大事件,便是此战衣平定的祸乱

  也许今日也要再起锋芒了

  嗡嗡!

  伴随着当代帝王的祭拜,这件战衣轰然迸发出了璀璨的光辉

  无匹之力迸发,直接撕开了身前空间,冲入了疑冢世界中

  与此同时

  飞遁天穹中的王腾察觉到那股呼应之力愈发强大,自中央神像之地而来

  “有法身层次的波动迸发,但跨界出手,被人道之力压制,实力衰弱无比?”他心神一动,略微沉吟,便顺着那股呼应之力落下

  竟是来到了一众钦天监道人面前,目光看向那方道台阵法,正是这汇聚而来的人族气运与众生之力与他相呼应

  “是他,先前突破的那位半步法身,甫一成就,便斩了寒锋妖王,修持岁月之力的存在。”有钦天监十印开口,带着一丝放松的气息

  是友非敌

  但此刻,紫袍老道与长发老道对视一眼,却是充满了愕然

  因为,他们在这位年轻人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机,源自人皇金书,且有着龙台的气息,与当初那里所蕴藏的部分一般无二

  那页人皇金书,被他得了?

  一时间,两人竟是有些愣住,不知该说些什么

  王腾捕捉到了两人眼底的复杂之色,也是有些莫名其妙,压根就没见过你们两个啊,一副幽怨惋惜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轰隆!

  就在此刻,天穹一颤,滔滔黑雾席卷,一只大手再度突破界壁,带着鲜血淋漓的伤痕,再度显化而出

  “有意思,引动了这方天地的人道之力又如何,纵使能压制我,难道凭几个蝼蚁便可与我角力?天真!”妖族古祖的声音格外低沉,带着一丝嘲讽

  刺啦!他发力间,天穹破碎,被倾覆了一般破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空洞

  “小友,来不及解释了,为今之计只有以你代我,入主此阵,我二人为辅,方才能抵御住妖族古祖的出手,否则我人族祖脉危在旦夕,传承恐落入妖族之手!”

  “不必太过担心,他有重伤在身,自当年便一直未曾痊愈,而今好不容易便跨界出手,你又破坏了他的阵法,一切都有限制,他自身便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有这方天地内积累的人道之力与气运阵法相助,足以一战!”

  两位钦天监四老长话短说,急促的交代了一番,便分立而开,紫袍老道让开位置,立在后方,成为了阵法一角,为中枢道台提供力量

  “这两人便是钦天监四老?”王腾心念急转,本不欲相信两人,但见那人皇神像中沉浮的事物,倒也未尝不能一拼

  他踏足道台,顷刻间便有无边伟力与气运加身,恍若瞬息拔高至了另一重天地一般,正片天地都与他相合,尽在执掌

  人皇金书运转,所有的众生之力都沸腾而起,如水般环绕相随,尽显臣服之意,远比先前的紫袍老道融洽的多

  “看来的确是他得到了龙台的那一篇金书,与人道之力远比我等契合。”紫袍老道唏嘘,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很不好

  长发老道不语,只是深深望了道台上的身影一眼,默默运转心法,传递出更多的力量

  “换了一个小辈,又能如何,纵使你们有千千万万个,又如何?”天外传来的声音愈发冰冷,那只大手穿透重重人道之力落下,恍若星辰横坠

  几有恐怖波动迸发,毁天灭地

  砰!

  就在此刻,一件战衣破空而至,直接撞碎了大手的一根指节,耀破重重黑雾,顺着人皇金书的呼应,直接披在了王腾身上

  “人道神兵?!”他眸子一凝,感受到了这股强悍的力量,以及那水乳交融的波动,恍如一体

  镇国神兵?!此刻,就是钦天监的两位老道也有些吃惊起来,九州之主竟是请动了这件神兵

  且,还自主选择了眼前的青年!

  旋即,他们心中也有了明悟,这位年轻人修行人皇金书,并在阵法加持下得到了他们融汇的人族气运与众生之力,自然成为了最佳的御使对象

  但变幻远未结束,在战衣加身的那一刻,中央的人皇神像绽放出了无边光辉

  内里蕴藏的事物也在这股力量下复苏,化作一页金书横空而来,融入了战衣中,化作重重经文涌入王腾心间

  人皇金书总纲!

  轰隆!一声呐喊般的震音自王腾体内迸发,薪火漫天,开天辟地

  以人之身,行天之道!

  “人道永昌!”王腾目光霎时悠远而深邃,他低语四字,彻底与天地相合

  阵法,气运,人道之力,神兵战衣,金书总纲,种种伟力汇聚一身,连带着那座巨大的人皇神像都动了起来,与王腾心神相连

  这一刻,他意识到了,着踏着镇妖碑的神像不仅包含着传承,亦是留下的后手,只有得到金书者方能运转驱使!

  为的,便是斩尽妖邪!

  人道永昌!

  薪火不灭!

  这一刻,整片天地都在颤动,都在排斥妖族古祖的力量,在压制,在反抗,在冲击!

  一道道古老的呐喊之声响起,响彻九天十地,又好像存在于层层叠叠的虚空中,朦朦胧胧。

  无量光中,人皇神像与王腾相合,神兵复苏发力,交织出一道古老而威严的身影,面容普通但却充斥着威严

  伟岸身躯比山脉还要巍峨,出现在这天地之间,一柄虚幻的长剑在其手中沉浮,绽放朦胧的清芒,一面是山川虫鱼,草木鸟兽,一面是农耕牧织,人道薪火

  这是……人皇!

  钦天监四老心神一震,露出惊骇之色,竟然牵动了这样的烙印,人族远祖们还留下了最后的后手!

  “九州之地,人道永昌,妖邪者,虽远必诛!”

  必诛!

  那道伟岸身影宣判,长剑斜指,锋芒洞穿天地,悠然斩出了一剑

  没有玄奇,没有神异,只有熊熊燃烧的人道薪火,换却新天!

  噗!

  恢弘剑光普照天下,那一只欲遮天蔽日的漆黑大手被斩断,断口处黑血如长江大河般涌出,坠落九天。

  这黑血每一滴都几乎压塌虚空,不过随着剑光普照,什么余威都被化解,蒸发成虚无。

  大手缩回黑气中,邪气如潮水般退去,没入群山之中,很快失去了踪迹,似乎归入了虚空深处。

  这跨界而来的力量被彻底破去,连带着其本体都遭受了反噬,陷入危机

  噗噗噗!

  霎时之间,各个祭台旗帜耸立之处的妖族皆是口喷鲜血,仰头便倒,实力差些的直接昏厥过去,其余的也是陷入重伤,难以为继

  此刻,人皇神像归位,那一页金书融入其中,但一次真意传承却是永远的留在了王腾心中,金书总纲圆满!

  【主线任务·九州正统完成:奖励两千五百善功,可选择即刻回归,或延迟回归,最迟三日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