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三国之小君子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求学之所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三十八章 求学之所成

  曹孟德用一把大火点燃了幽州的瘟疫,之后他召集了全军将士,发出了进入幽州之后最大的怒吼之声。

  “异族坏我之心不死,唯有将其屠杀一空,方可震慑诸多胡狗,以保我大汉之天威!”

  “杀尽胡狗,扬我国威!”

  一声声怒吼从士卒口中传来,这一刻他们的士气无比的高涨,曹孟德用了这么长时间告诉他们一个道理。

  这些人都是为了大汉而亡,这些人都是因为异族而死,他们这些苟活之人,要为他们报仇。

  这,就是曹孟德的道!

  “杀!”

  建安十一年六月,曹孟德一战大败鲜卑匈奴,休屠各胡几近灭亡,轲比能溃败而逃,诸多兵马横扫幽州,仿佛天神下凡。

  曹孟德亲手制造了一群死士,冲杀过去清剿贼寇。

  而刚刚平定了高句丽的公孙康回到辽东之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想都没想就做出来了自己这一生最英明的那个决定。

  他让大军从东莱等地撤军,然后紧守辽东,废除其父亲公孙度生前给自己安的那一堆的名头。

  派遣使者前往曹孟德所部,请求回归大汉朝廷。

  幽州的曹孟德向天下人展现了他作为霸主的能力和本事,而并州的刘封却是没有安心的就地养伤或者撤离。

  大谷关外,马孟起兵马已经来到此处,看那架势在下一刻他就要攻打大谷关冲向洛阳了。

  他已经知道了刘封受重伤被算计的事情,也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他要报复。

  但是就在他即将攻打大谷关之前,他被人拦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不是天下勇将关云长,不是荆州魁首贾文和,也不是他身边的谋士庞士元。

  拦住他的是鲜血染了半边身子的刘封。

  “带着你的兵,给老子滚回你该去的地方!”

  刘封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客气,甚至都懒得和他说什么废话。

  “某家要报仇,你忍得了这口气,某家忍不得!”

  “你忍不得也得给老子忍着,要不然你就给老子滚回你的武都阴平,这辈子去和羌胡打打杀杀,那里没人管你!”

  “凭什么?”马超仍不住脸上的怒色,“凭什么他们就可以这般的肆意妄为,凭什么我等就要被他们欺辱算计。

  你想要为天下百姓计,你凭什么要受到这等待遇!

  他们都在做,为何我等不能做,你告诉某家,凭什么!”

  “若不是这般,那才该问凭什么。”刘封突然笑了起来,策马缓缓的走到马超身边,将他的长枪握住,缓缓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这天下的规矩就是如此,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最大的规矩,这是最强的规矩,可是谁让某家这个傻子非要改变这个规矩。

  想要给他们找到这条路,就得走这么一条路,老天爷是公平的,有时候靠嘴巴是改变不了任何问题的,靠兵刃和杀戮也改变不了。”

  “那为何是你,这天下的人多了....”

  “这天下的人多了,那为何不能是我。”刘封打断了马超的话语,将手中长枪扔给了同样赶过来的庞统,“这话是谁和某家说过来着,忘记了...”

  “我等回荆州,从荆州从新开始,平定天下之后...”

  “平定天下之后我等还能继续做么?”刘封已经开始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很多事情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够做的。

  平定天下我等需要让出多少东西,多少人会被权利迷失了眼睛,多少人会在这个过程之中背弃我等,当然他们现在也会,也很正常。

  但是最起码现在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最起码现在我们还可以一点点的展开局面。

  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这一点你这个当大哥的难不成就不清楚么?”

  “接下来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南中动乱,益州会被白马羌联合青衣羌攻打,荆州或许会遭到武陵蛮人的攻击,雍凉之地会再次迎接一场新的冲击。

  因为袁本初的死中求活,并州和雍凉之地会被疯了的羌胡鲜卑匈奴玩命攻打。

  内部还有孙伯符,还有刘豹,还有.....总之很多吧。

  孙仲谋随时可以攻破江东,曹孟德随时可以横扫函谷,道一声四面楚歌不过如此。

  但是某家却不这么认为,天下纷争再起,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这一场征战就结束了,只要某家继续在并州之地。

  只要某家将并州塞外的异族挡住,只要某家救助这并州的百姓,他们就不能对某家出手。

  否则这些人,会被天下人的吐沫星子淹死的。

  只要父亲那里荡平雍凉之地的羌胡,西川稳固,便可以快速的支援荆州,这一次荆州虽然动了不少兵马。

  但是仍然有大量的将校官吏留在荆州,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要内部平静,那么我等的实力将会再次变得充实起来,同时民心大涨,只需要十余年的时间便可以做到兵精粮足。

  那个时候便是曹孟德与袁本初孙仲谋再次联手,,我等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更不要说如今并州尚且在我等手中,壶关纵然空置谁敢进入,将这天下人的唾骂接到自己的手中去?

  这就是机会!”

  刘封脸色苍白但是心情仍然是激动,到了这个时间他仍然没有任何的失望,他仍然觉得自己距离胜利越来越近。

  马超看着刘封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那你呢。”

  “.......我....若是运气不错的话,或许可以在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之后再寿终正寝,若是运气着实不太好的话....这些事情就只能教给别人做了。

  嗯....你不用这般看着我,你这家伙不够格。”

  “为了一群百姓,他们日后还是会变得如同现在一般,他们日后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颓然如今日。

  他们没有天赋,没有能力,他们就是一群幻想着日后的普通人,你今日将他们救下来又能如何?

  你能够保住他们多久,他们的贪心才是毁了他们的一切,甚至从本心里,他们都不认可你所说的德治之法。

  他们恨不得每日休憩便可以有朝廷给他们派发粮秣钱帛,他们恨不得从今日起自己的家人就不会在出现在战场之上。

  他们甚至认为你一手促成的北疆之战就是无妄之灾,骂你的人远远要比夸奖的多。

  而他们,不过刚刚不需要担心自己被饿死了,不过刚刚过去了五年,他们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种人,你救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这才是马超的愤怒所在,刘封所做的事情别人不理解也就罢了,但是他真的不明白为何天下的百姓就想不明白。

  让他们吃上口饱饭,就这么难么?

  “中平二年的时候你我遇到的先生吧,然后在那里度过了四年的时间。

  先生未曾教导你我什么东西,但是你我在那里却是受益匪浅。”

  “那你是,某家不曾被那老头教过!”

  看着梗着脖子的马超,刘封也是无奈摇头,这个执拗的家伙,日后谁能制得住他。

  “好,你未曾被教导,都是某家在被先生教导,当年某家也曾经问过他,明明先生是管子后人。

  明明自己是青州大族,甚至于孔文举都要对其恭敬有加。

  有名师,有家室,有名声,有才学,这等人若是出仕定然是天下名臣,甚至若是稍微动动心思的话,那也是一方权臣,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为何非要守着那茅草之屋,去做那毫无希望的有教无类之事。

  你可还记得先生是怎么回答的?”

  “....谁都不去做,便是毫无希望,今日某家做了,那便是一分希望,今日某家多教导一人,那这天下便又多了一分希望。”

  “先生一生未曾踏足官场,他做的事情又是为了谁,或许千百年后他的名字会让所有人忘记。

  但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当年陈太丘做了,现在先生做了,如今某家也要做。

  父亲也好,某家也好,和这天下诸侯都不相同。

  我们父子什么都没有,或许某家的运气稍微还好一些,某家有个爹。

  我们就是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村子里爬出来的,这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他们连看都不会看的景色和悲伤。

  所以我们父子选择了一条与所有人都不同的道路。

  父亲日后如何选择是他的事情,但是某家也会有某家的选择。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宿命,太祖为了结束暴秦,文景二朝为了休养生息,武帝一朝为了扬我国威驱除第一代外患。

  宣帝是为了为我大汉正名,竖起我大汉的脊梁。

  世祖为了让天下归为一统。

  而如今这一代人总是要有人做出点什么来,当年太祖文景武宣乃至世祖尚未盖棺定论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只是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并且走了下去。

  那么这一代,某家的选择就是如此,对与不对皆是虚妄。

  这条路就是这么难,某家也从来不是第一天知道,但是某家从来没有后悔过。

  若真的说后悔,恐怕就是没有再早一些遇到先生。

  真的想要见一见那位风华绝代的太丘公,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