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五百零八章 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八章 礼

  刘琦的话音落后,荀攸当时在真的是在原地愣了三秒钟,然后方才反应过来。

  他轻叹口气,心中暗道一声佩服。

  刘使君在这方面,着实是信誉之人,即使面对这么一个丑女,也能安坐于房内,风吹不动雷打不动……非得是有大胸怀之人方可做出此事。

  荀攸冲着房门作了一揖,然后便转身离去了。

  而此时,新房之内,刘琦则是坐到了任姝的对面,手中轻甩着那支挑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任姝任凭刘琦看着,倒也是没有不好意思。

  她自己拿下头上的罩布,然后轻轻地掀开了面前的珠帘,颇为惊异地四下看着房间内的这些红色布置,脸上的表情倒也是颇有些欣喜之情。

  就像是一个看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的兴奋,却不做作。

  少时,却见任姝笑盈盈地道:“真好看,跟妾身想象中的一样。”

  刘琦也四下观察了一下他的这间新房,到处都是红彤彤的,让人感觉异常的舒适。

  这环境的好坏,有时候也是跟心境有关系的,适才刘琦心中存疑忐忑的时候,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来观察这间新房的好看与否,如今不平静的心落下来了,再细细看看这间房……还真就是满喜庆的,很是别致。

  虽然时间很短,但能看出这布置新房的人蛮细心的。

  “都是仓促布置的。”刘琦随意地道:“毕竟这事发生的比较紧急,只有一天时间,故而这新房中很多东西,用的都不是上品,毕竟眼下也是非常时节,战乱不断,很多事当亦从简,若是在太平盛世,想来就可以不用这般简朴了。”

  任姝倒是不以为意,微笑道:“妾身过了总角之年后,便开始试想过自己出嫁之时会是什么样子,一想就想了十多年……今嫁为人妇,虽不曾杀狗宰羊,宴四方宾客,但这新房的布置却和妾身想象中一样,单此一样,妾身便知足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的情愫颇为复杂,似有些憧憬,也有些遗憾。

  但终归来说,她说的很实诚。

  刘琦眯起眼睛,看着任姝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倒也没有出言打扰。

  少时,却见任姝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转头看向刘琦,奇道:“适才公达先生赶来言,说是荆州方面或有大事,使君真的不去问问么?”

  刘琦将手肘架在胳膊上,颇为玩味的看着任姝:“孙坚远在扬州,且不说他现在还没有对荆州动手,便是真动手了,我在汉中一时半刻也赶不回去……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咱们还是谈谈一下你的事比较好。”

  任姝抿起了嘴唇,神情在一瞬间似乎是有些紧张。

  “使君有何事要问妾身?”

  “从你踏进这个房间其,你就已经是我的任夫人了,叫使君未免生分了。”刘琦笑呵呵地道。

  任姝很快地便改了口:“夫君有何事相询?”

  刘琦支撑起了腿,站起身走到了任姝身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勾起了她光滑的下颚。

  任姝的脸被刘琦抬了起来,那张精致而绝美的脸庞,还有朱红的嘴唇,整个面相刘琦,在油灯的照耀下,在映射着屋内的红色装饰,显得格外的诱人。

  特别是那红色的唇,惹的刘琦恨不能立刻就低头压下去……

  刘琦的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他稳了一下心神,然后板着脸,缓缓的将脸庞靠近了过去。

  任氏一下子有些紧张了,她闭上了眼睛,胸口上下起伏的幅度变大,呼吸似乎也有些局促,半眯的眼皮微晃,睫毛亦是在轻轻地抖动。

  良久之后,却听刘琦轻轻开口:“这么绝美的姿容,却故意装扮成丑女?夫人难道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么?”

  任姝听了这话,遂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似有幽怨的看了刘琦一眼,长叹一口气。

  “非妾身故意欺瞒夫君,实在是……我装此丑相也有五年光景,当初亦非我之所愿,只是年头多了,习惯了而已。”

  “哦?”刘琦遂坐在了床榻旁边,饶有兴趣道:“你是哪一年开始扮丑的?”

  任姝道:“是妾身随家慈入宫那年……因妾身家两代人在宫中为貂蝉官,乃是清白家世,是故妾身可承袭母位,在加上妾身自幼习制冠制服,手艺还算过得去,故家母走了中常侍的门路,让我入宫随她修习,以便日后接家慈之位。”

  “入宫就扮丑?”刘琦若有所悟地道:“是何人让你扮丑的?”

  任姝长叹口气,语气中似有不甘:“中常侍专门派人来,教我扮装之术,并告知妾身如何调配恶液,每日涂抹于身,惹人厌烦,如果不然,家慈与我都有性命之忧。”

  “宦官让你改装,你可知背后指使者为谁?”

  任姝叹息道:“妾身虽年纪不大,但也能大概猜到……”

  刘琦闻言一笑,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是个聪慧的女子,这事细细想想却不难猜。

  能指挥动张让等人的人,整个皇宫内,除了先帝刘宏,便是何皇后……就算是当今的天子刘协,只怕也没有这个本事的。

  按照常理分析,先帝刘宏是没有理由特意让一个管衣帽头饰的貂蝉官故意扮丑的,一国天子完全没有这么做的需求和意义。

  如此推断,最有可能做这件事,也就只有何皇后了。

  她应该看出了任姝的底子极美,颇有祸国殃民之姿,出于戒备之心,故如此行事。

  但其实按道理来讲,何皇后若真是担心任姝的绝美相貌会成为今后的大患,倒不如索性杀了她,亦或是将她驱逐出宫,这样岂不省事?

  但何后之所以没有这样做的原因,目下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真像是任姝自己说的,或许真的是她母女在做貂帽,制服饰方面有着远超旁人的天赋,故不舍除之,再或者有什么其他的特别理由。

  反正她还算是幸运的没有死。

  任姝继续道:“宫中的匠人医者多为当世名家,手段不俗,若是教人扮丑,确实有很多民间不曾有的招数办法,妾身跟他们勤学一阵,倒是能将自己弄得招人厌恶了。”

  刘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不过后来十常侍尽死,何后也被董卓害了,已无人能够限制你,如何还要继续扮?”

  任姝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委屈的神情,道:“妾身不敢啊,董相国入京之后,他手底下的那些西凉兵穷凶极恶,肆意杀戮不说,多少妇人亦被他们糟蹋,便是董相国本人,也是夜夜留宿于宫内,先帝的贵人、美人、宫人、采女尽被他凌辱糟蹋,稍稍侍奉的不如意了,便是身死命陨,运气好的,也得是被弄的断手断脚,成了残疾……”

  说到这,却见任姝长长地叹息道:“在那种情形下,妾身若是不扮丑,怕是都活不到现在了。”

  刘琦恍然的点了点头,这理由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

  至于她口中的那位将她领入宫中的母亲,经过这些年的诸多变故,想来已经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在人世了,还是不必多问。

  刘琦沉吟片刻,问她道:“这些年来,你还是不容易……只是我今日纳你为妾,你心中可愿么?”

  任姝的媚眼中,突然间多了几分神彩。

  她轻轻地额首,道:“多少年了,每日生活在胆颤心惊之中,生怕被西凉锦或是董卓看出破绽,妾身心里还是盼望着能够有个安稳的归宿的,幸遇夫君,从今往后,就不必活的那般小心翼翼了……而且夫君与旁人不同,看人不重颜色,这样的男子妾身未曾见过……妾身能为夫君之妇,深以为幸。”

  这话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由任姝说出来,多少让刘琦有些惭愧。

  刘琦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其实我也是挺看重颜色的,袅窕淑女君子好逑么。”

  任姝抿着嘴,微笑着问道:“夫君,适才你拿着挑称站在妾身面前,好半天不曾动手挑帘……是怕看到妾身的容貌,很丑而吓坏自己么?”

  刘琦哈哈大笑,突然一伸手,将任姝搂在怀中,一只手顺势伸进了任姝的大红袍中,顺着腹部直接往上摸去。

  “丑如何?美如何?还不都是我的人了?”

  任姝被握住了胸口的要害,顿时羞了个大红脸,她下意识的伸手去退……却发现推不动。

  “夫君,妾身未经人事,不会服侍人,一会若有生疏之处,还请夫君勿怪。”

  刘琦将她拉到自己的胸口,一边上下齐手的去解她的宽袍。

  “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不用怕生疏,多试几次以后自然就熟练了。”

  任姝羞的脸都要滴出血来:“还请夫君多多垂怜……”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刘琦突然一用力,将任姝整个掀在了床榻之上。

  不多时,房间外面,似乎都能听清房间里面的旖旎之声,声音大的让走过路过的人都感到羞怯。

  而此时,典韦正匆匆忙忙地赶回院子,方要到新房门口去叫刘琦,但随着屋内的声音传入了这蛮汉的耳朵,顿时便见典韦站住了脚步,闭上了嘴巴。

  那娇喊声一下接着一下的,惹的典韦这般的粗汉都有些脸红了。

  他自言自语地道:“这下可好了,荀公达的面没见到,反把使君的事给耽搁了,明早却是不知道会不会挨使君的骂。”

  ……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刘琦和任姝两个人也没有起来床,只是任凭几个人在外面干着急。

  典韦是一个,荀攸是一个,蔡琰也是一个。

  三个人着急的事情也不一样,典韦是着急做完的事没办妥,想向刘琦做出解释。

  荀攸也着急……孙坚在鄱阳湖演武的事情是真的,并非他随意杜撰,如今荆州方面,确实需要刘琦赶快率兵回去。

  蔡琰在三个人中,表面上是最平淡的一个,但事实上她的心中最是翻江倒海。

  原本还是很平静的她,昨夜不知为何辗转难眠,一想到刘琦娶了一个新妾,特别是她听那两个替任姝梳洗的侍女说,任姝实则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后……蔡琰的心不淡定了。

  蔡大家昨夜几乎一夜都没有合眼。

  她本以为她是能看开的,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事到临头,她居然心生嫉妒了。

  也难怪,蔡琰也是人,才女也有七情六欲,也有争护男人的心。

  典韦守在门前。

  荀攸不时的派人来打听消息……

  蔡琰则是干脆装成游园,领着两个侍女在郡署的后园来回闲逛,时不时的就到刘琦的小院望上一样,看看他起没起来。

  说实话,刘琦其实早就已经醒了,但看着床榻旁边赤身裸体的美人,他实在是有些不愿意起来,大清早上的又和任姝在床上进行了两场赤裸相搏的游戏,直到任姝高呼求饶,说实在是撑不住了,刘琦才恋恋不舍的从床榻上起身。

  早有侍者将熟悉的水放置于屋内,任姝披了衣服,帮刘琦梳洗,并替他穿衣。

  刘琦披上罩服,心满意足地抻了抻胳膊,叹道:“唉,活了二十多岁,昨夜方感才感到什么是做活神仙的滋味。”

  任姝噘着嘴,撒娇道:“夫君当了活神仙,殊不知妾身有多疼……”

  “刚开始都这样,以后慢慢就好了。”刘琦宠溺地回头捏了捏她的俏脸,笑道:“走,咱们一起出去转转,顺便进些饭食。”

  二人收拾完毕,打开房门,刚迈步出来,便见典韦如旋风般的冲到刘琦面前,拱手言道:“拜见使君!”

  刘琦被典韦这突如其来的架势吓了一跳,而任姝更是惊地直接闪到了刘琦身后。

  “典君,大早上的,你怎么就守在这里了?”刘琦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道。

  典韦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道:“使君,某家是有话想向使君说明……况且,这时辰已是临近中午,不算是早晨了。”

  刘琦闻言一愣,他抬头看了看日头,接着不由苦笑道:“好家伙,一不小心,居然一觉睡到中午了。”

  说罢,他转头看向典韦,道:“你适才想对我说什么?”

  典韦满面羞愧的对刘琦道:“使君,实不相瞒,昨晚您交给某家的事,某没有办成,某家本想昨夜就来向使君禀明,怎奈使君已经安歇,故而、故而某家今早特来请罪。”

  典韦的话刚说完,刘琦的心不由‘咯噔’一跳。

  典韦昨夜,不曾找到荀攸?

  那荀攸昨夜来自己的房门前,所说的事……难道是真的?

  如此说来,孙坚真的在鄱阳湖练兵演武?

  孙文台想做甚?

  荆州眼下虽有刘表和蔡瑁等人镇守,但是单凭他们,能是江东猛虎的对手吗?对此刘琦深深的表示怀疑。

  不行,要赶紧率兵返回荆州才是。

  不过汉中才刚刚安定,时局还并不稳固。

  汉中北有关中诸将,南有刘焉虎视眈眈,西面还有马腾和韩遂这两个时刻都容易爆炸的雷。

  也必须要留重兵把守才是。

  “荀公达现在何处?”

  典韦忙道:“在书房,公达先生已经派人来崔问过好几次了,只是听说使君没起来,故而没敢派人多做打扰。”

  任姝在一旁道:“夫君,若是有事,还请快快去处置才是,勿要以妾身这里为念。”

  典韦适才就有点纳闷,不知道刘琦身后这名比杜夫人还漂亮的女子到底是谁,眼下一听她开口,顿时吓了一跳。

  这难道就是使君新纳的那个任氏?

  不是说丑的不能再丑了吗?怎么这般国色天香?

  说她丑的人,莫不都是瞎子不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