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10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0

  

  瑟缩,害怕的抓紧了身下的长绒。

  “不想受伤就别乱动。”

  娇涩的粉嫩阴户微微朝上,紧闭成缝的两片花唇被阚首归用手指摩挲了几下,捻的桃瓣泛红,抽去手中玉瓶的塞子,便将瓶口对准季婉的穴口倾了上去。

  带着一股蜜香的清凉液体自花缝上端泄流而下,冉鸢轻呜着微颤,他却着手抚上,炙热的指尖将团团液体抹匀在穴缝间,泛着幽光的碧眸间,都是越发艳靡的玉沟粉肉。

  “不……不要……”季婉涨红着小脸抽泣,但凡一动,压制在腿间的膝盖就会用力一横,疼的她只能乖巧的躺在那里。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腿间的细毛阴缝,连藏在其中的小肉蒂也被清凉的液体涂的湿亮水滑,身体最是敏感诚实的地方被男人毫无遗漏的触摸把玩着,难堪的羞耻和紧张让季婉泫然。

  一缕微卷黑发垂落在净白的俊美面庞上,妖异的邪肆让阚首归看起来野性又可怖,指腹戳了戳下端薄肉中的小眼,说道:“这里面还不够湿呢。”

  季婉被他戳的又痒又麻,灼热的泪不住从眼眶滑落,即使紧闭着眼睛不看,这一切却还是更加清晰的袭涌心头。

  含娇带粉的玉蚌阴门涂的水亮透湿,阚首归用一指探了探细小的洞儿,那里依旧紧致的不见丝毫松懈,箍的指节发热。

  忽而有一生凉的硬物顶在了花缝上,季婉吓的睁开眼睛看去,登时惊惧:“你,你要做什么!”

  只见阚首归捏着那支装了润滑液的玉瓶,便将手指粗的瓶口对准了小洞,往里一塞,季婉只觉一股微疼生痒,接着就是冰冰凉的液体不断往里灌入。

  “啊……呜呜!”

  少量的水液入了内道,炙热中的一丝冰凉让季婉周身颤栗,穴口不由吸紧了入内几厘的玉瓶,阚首归一松手,便饶有兴致的看着在她腿间微晃的倒置小玉瓶。

  “插的不深,吸的倒是紧,看来往后可以换些别的东西来塞一塞这处了。”

  如此淫糜刺激的一幕让阚首归着实开了眼,一种奇妙的燥热在体内蔓延,犹是胯间最为狂热,恨不得立刻抽出玉瓶,让自己的巨棒置身入内去。

  季婉紧攥着身下一切能抓住的东西,玲珑雪白的身子无措的抖动着,精致纤瘦的锁骨间渗着密密一层热汗,红红的眼圈怒瞪咫尺间的男人,忍无可忍的咒骂着:“你个王八蛋!我恨你!!”

  “是吗?”

  阚首归不为所动,甚至笑着捏住玉瓶抽插了起来,小幅度的磨动,让细窄的瓶口挤弄在青涩的穴儿里,入内几分时,隐约能碰到一层阻隔物,拔出玉瓶顷刻,堵塞良久的水液急促的涌出,除了芳香的蜜液还有一缕可疑的液体,一股脑流向了后面的小菊穴。

  “你这里可一点都不恨我。”

  液体流动的细滑过分清晰,季婉羞耻的娇靥通红,在阚首归松开了压制她左腿的膝盖时,她故技重施的抬脚朝他的伤处蹬去,可惜这一次他早有防备,一手捏住了她纤细的莲足,看着上头珠圆玉润的可爱脚趾,张口咬了上去。

  还想再逃的季婉,疼的摔了回去直哭:“好痛!不要咬了!”

  叮叮当当的悦耳铃声繁不断耳,残留着牙印的脚趾终于逃过一截,那恶狼化身的男人甚是冷漠的掐着她的脚踝轻轻用力一捏:“再敢不听话,我就让你彻底动不了。”

  那个瞬间季婉疼的以为脚骨已经断了,脸色惨白的倒抽了好几口冷气,委屈的慌乱摇头:“不……不……”

  早已没有多少耐性的阚首归冷冷勾唇,擒住她的两只脚腕,就将人扯到了胯下,挺立的巨棒红紫硕壮异于常人,旋起的青筋暴涨,狰狞的摩擦在湿淋淋的阴户上。

  直到比婴孩幼拳还大的龟头抵在紧绷的小口时,季婉这一刻是说不出的恐惧,不过很快她就无暇多想了,因为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她忘记了一切。

  “啊啊!疼!不要进来!不要!啊!”

  她叫的凄然,阚首归却已是停不住了,只能用手去将那两片桃唇往两侧分开,让硕大的肉头更快的顶入,就着清凉的润液,炙硬凶悍的大阳具插在处子膜上时,毫不犹豫的直接挺身冲了进去。

  “唔!!”

  深入骨髓的疼,让娇小的季婉痛的无意识颤抖起来,撕裂惊惶乱的五脏六腑都是无法言喻的难受,冷汗涔涔,芊芊素指用力的抓紧了阚首归压制在身上的肩头,发泄性的在他后背上留下条条血痕。

  “嗯!”

  男人的低喘粗沉,紧裹的膣内穴肉过分青涩,突破了阻碍的棒身还没有插到最深处,就被卡的动不了了,缩动的层层嫩肉,让他额间热汗淋漓。后背的疼意更加刺激到他亢奋的神经,掐着少女纤细的腰肢,他拔出肉柱退至穴口,又一次狠狠的冲了进来。

  淡粉的缕缕处子血液,在季婉被迫撑到极限的穴口凄美的溢了出来。

  记住我是怎么干你的HHH

  并不快的大幅度撞击,让两只纤细的莲足难受的在空气中无助晃动,不绝耳的清脆铃声似乎都被迫染上了情欲的气息……

  初次承欢,季婉并没有过多的快感,只清晰能感觉到那圆硕如伞的龟头是如何顶在身体的最深处,娇嫩的花心全然受不住那样的力度,和甬道里被肉棒无情挤压的穴肉,齐齐颤栗缩动着。

  “呜呜……疼、好疼……你不要动了……唔!”

  温热的花径青涩的不知所措,鲜嫩而幽深,粗巨的男根满满当当扩充在紧窄的膣道,连内壁上的褶皱都被撑的贴合在棒身上,随着他重力的抽插进入,不久前灌入的润液涂染了阴穴,添了几分湿滑。

  碧眸里压抑着异样的情愫,满目的冰肌玉骨渐渐吞噬着他的理智,抬腰挺身猛入,听着她颤巍巍的哀泣,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去为她擦拭眼角的泪水。

  “别哭,放松点,再插一会儿就不会疼了。”

  因为紧张和害怕,季婉两股收紧导致阴穴也处于紧绷状态,破缝而入的巨棒如是生生劈开了她的下体,除了入口里被撕裂的疼,连带外面的阴唇也被磨的火辣辣。

  季婉急喘着摇头,粉颊上都是斑斑泪痕,吃疼委屈的哭着:“我,我不会……你不要弄了,太,太……”

  她的阴穴天生娇小紧窄,每一处都是千娇百媚的各有妙处,若是两厢情愿行鱼水之欢定然会销魂蚀骨的畅快,奈何今日天时不利人也不和,加之阚首归胯下那物实在是粗大的过分,破了处子身抵入其中,一时半会根本感觉不到欢愉的味道。

  同为新手,男人的天性和悟性在这方面是极佳,阚首归抬起季婉细长雪白的腿儿往胯下拉,让她翘挺的小屁股贴在他的大腿上,握住柔软的腰肢再直入深插,连接的性器变的异常契合起来。

  “唔呜!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