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11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1

  

  ”

  嫩生生的穴肉被男人的阳具极度填充,季婉被胀的鼻头发酸,这样的体位缓解了几分疼痛,却让她更加清晰的感受着他每一次的抽动,腰间箍紧的大掌根本不容许她半分逃避,对准了内壁软肉,一下又一下的摩擦,碾弄。

  细致的插入拔出,不由将她内道里挤的淫滑起来,握着柳腰上的大手轻移在如雪如玉的平坦小腹上,正逢他将肉棒撞在花心上,香肌嫩肤直颤,更莫说掌中的小腰了,好似秋风中的落叶般飘零抖动着。

  这都是他带给她的。

  “你的腰好细,这里还疼吗?”他俊美白皙的额间流动着汗水,微微暗哑的沉声询问性感极了,目光落在她充血的绯色阴唇上,湿亮的花缝被他塞的狼狈湿泞。

  他刻意将肉棒抵在她敏感万千的软肉上,季婉猝然的闭上眼睛,难受的仰起头,优美的颈项如珠玉般雪润光泽,微张的粉唇终是忍不住溢出了一声轻咛。

  软糯撩心的哀婉轻呼拨的阚首归心头瞬间欲火狂热,一手滑入季婉雪白的腿间,撩开沾染润液的纤卷阴毛,他按了按下面的小阴蒂,果见身下的少女一阵颤栗缩紧。

  “别捏……嗯~”

  指尖的抠捏弹弄,刺激的小肉蒂酥酥麻痒,这股诡异的感觉很快涌入了内道,牵制着紧密的嫩肉生媚,连带被龟头捣击的花心口,都有了一丝怪痒。

  扬起的泣哭尾音婉转盈盈,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往狠了弄。

  从火热的膣内退出时,阚首归饶有兴致看着契合处,初尝情欲的巨棒正是亢奋,粗狂的硕大生生将少女原本细不可见的小洞插成了一个圆圆大口,早前他还爱不释手的蚌肉桃唇已然被撑的变了形状,嫩肉可怜的绷紧在他的巨根上,艰难的迎合着他的操干。

  湿亮的狰狞青筋间,还染着几缕淡粉的鲜红,阚首归呼吸不由加重了几分,用手指捻起带着血丝的水泽,将那物凑在了季婉的眼前。

  “瞧,你的处子血呢,颜色真漂亮,可惜不少都淌在了地上。”

  看着他指腹上的血迹,季婉瞳孔一缩,咬着嫣红的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惜软绵绵的小眼神只让阚首归愉悦的笑了起来。

  他变态的将交合处撩起的液体抹在了她的椒乳上,高隆的娇羞奶团被涂的水亮透湿,期间还带着丝丝血液,季婉羞耻的伸手想要去擦拭,却被阚首归擒住双眼压制住。

  “说了别乱动。”他突然俯身,浑浊的热息铺洒在她的胸前,珍珠般柔和的雪色让他忍不住舔了舔唇角,凉薄妖异的嘴微张,在季婉惊恐的视线下,他伸出舌头舔在了她的奶头上,将上面的液体贪婪的吸入口中。

  “这样,我就会永远记住你的味道……”

  还不等季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身下的挺进突然狂乱,大肉棒粗暴的冲入阴穴,毫无防备的软肉嫩壁被磨的生疼瘙痒,这一次他不再等她缓解,一反常态的加速操弄,动作强悍而猛烈。

  “啊啊啊!!”

  双手被钳制,下身犹如打桩般的撞击,插的季婉心头砰然,晃动的奶肉被男人大力吸咬着,和着内穴里的胀满,说不出的奇异快感开始从体内泛起,让她害怕让她失神。

  “你也要记住,我是怎么干你的,你的血、你的眼泪、你的蜜液,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季婉~”

  狂抽狠插的契合充斥着原始的疯狂,交叠在一起的赤裸身躯一强一弱,在情欲中沉沦深陷,似乎谁也不能逃开谁了,淫糜的空气中,隐约能听见季婉的呻吟,断续的颤栗让人无法分辨,究竟哪一声是哀求乞怜,哪一声又是春情销魂。

  淫糜香息的蜜汁四溢HHH

  娟娟白雪的臀儿被男人十指掐的绯红深陷,贴合在一处的胯骨快速进退,嫣然粉红的嫩肉也在一片水泽中,猝不及防的随之塞出塞进。

  “啊~呃!嗯嗯……不呜呜……”

  此时花壶里已被磨的淫滑不堪,粗壮的棒身狠擦重顶着肉璧娇蕊,由不得季婉抗拒,情液潮涌,声声撞击中春水滚滚被捣出了穴儿口,染的阚首归腹下杂乱狂野的阴毛一片湿濡,猛然撞上季婉桃色旖旎的玉沟,微凸的娇软阴户上亦是被她的淫水弄到湿透。

  “有感觉了?这里的水流的越来越多了,又黏又滑,唔~闻着也好香。”

  只见含着肉柱如羞花绽放的阴唇上,那淡黑纤柔的毛发间黏滑白沫斑斑,湿亮淫糜的诱人发狂,还不及被捣成细沫的热液,则是涓涓溢往了玉股后。

  大肉棒从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变成了节奏渐佳的狂插猛操,整个过程季婉如同受到暴风雨袭击般,几近撞碎的四肢八骸里都是无法言喻的酥麻难捱,只能扭动着凄美雪白的胴体,在他胯下承欢逢迎。

  半夏偌大的地间成了最佳欢爱云雨的地方,压着娇媚可口的少女,阚首归不断将巨棒冲入那紧窄的小肉洞里,内里的玄奥幽深,娇嫩无比,统统让他着迷爱怜,捣着湿软淫滑的内壁,无意识的缩紧蠕动造就了致命的极乐。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欢女爱是如此的销魂蚀骨。

  看着身下娇靥羞红却又难受不堪的季婉,因为他的操干深入,樱桃果儿一般的小嘴里不住喘出动人心扉的哀婉呻吟,有着一丝青涩无措,更多的则是淫乱妩媚了……

  逐渐习惯了被抽插顶弄的膣道火热透滑,裹着无可比拟的粗大巨棒,季婉生生被那疯狂的重刺猛捣弄的一阵颤栗抖动,百般滋味乱在心头。

  “呜呜……你轻点,求求你……呃呃呃!!”

  可惜她愈是可怜的哀饶,更加激发了男人的蹂躏欲望,硕大炙热的龟头对准了最是敏感娇软的花蕊狠狠操了十几下,随之晃动着腰身,让硬邦邦的大棒在她蜜洞里换着花样打圈乱搅。

  令人心跳几欲顿止的刺激,季婉哪里承受的住,仰着雪颈在他身下泣不成声,修长纤秀的玉腿情难自禁的抬高抖动,夹在他腰间绷紧了饱满如珍珠的小脚趾。

  “继续叫,我喜欢听你的声音,软的让人……”

  他俯身咬住了她耳间粉红的小耳垂,轻舔着吸吮,痒的季婉避无可避,只能听着他的蛊惑,颤着声娇娇糯糯的泣喊求着插轻些,本来以为他会停止那折磨人的搅弄碾研,却没想,那肉棒愈发凶猛了起来。

  “啊啊!你……你骗我……呜呜……出去出去嗯!”花径阴道极度胀满,酸痒酥麻如电流乍闪,花壶深处那差些撞进子宫的龟头大的可怕。

  阚首归眸间笑意愉悦森然,汗水浸湿的卷发性感的晃动在额间,俯身用炙硬的胸膛压住季婉胸前摇晃的莹软奶团,如野兽般粗喘着对上她碎满水光的美眸,伸出舌头舔去她粉颊上的湿泪,微咸的水珠辗转舌尖,心都软了。

  “如何骗你了?我只是话还不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