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12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2

  

  曾说完,你的声音软的让人只想更用力的进你、插你、捣碎你……唔!就是这样,感受到了?就这么狠狠的干你。”

  他变态的话语吓的季婉玉体一震,阚首归却找准了时机,提身将肉棒往宫口上撞,噗嗤噗嗤让人羞耻的肉体契合声中,空前绝后的强烈刺激,让季婉难捱到极点。

  穴儿里不断荡起的痒入骨,酸酸麻麻直击心房,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陌生的让季婉害怕,甚至有了排泄的生理冲动。

  “唔啊!不要顶……不要!”

  细嫩的软肉娇媚缩紧,狂风骤雨的冲刺插弄,干的季婉浑身绷成了一条线,秀美玉润的腿儿终是不堪颠簸缠上了阚首归的不断挺动的狼腰,灼人心魂的欲火燥热,她高度紧张的承受着大肉棒的粗暴插入,丝毫不敢松懈。

  她夹的太紧了,初次承欢的阴穴已经到了极致,细嫩的蜜肉开始本能挤动置身其中的强大异物,散着淫糜香息的蜜汁四溢在腿间,阚首归不退反进,掐着季婉想要逃离的腰肢,一遍遍的将肉棒往淌水的洞儿里套去。

  “别抗拒,放松点接受我给你的快乐,你会喜欢的。”

  即将高潮的前一刻,是恐慌的空白,一点点被捣弄聚齐的快感即将爆发,季婉颤抖着娇小的胴体难受的挣扎起来,鲜红柔美的小嘴缺氧地大张急促呼吸喊叫着。

  “啊啊啊!”

  千娇百媚的花肉层层吸弄在棒身上,深置绵绵花蕊嫩心中的龟头更是被蠕动的紧致夹的酥麻,强烈的肉欲畅快的让人难以自持,饶是阚首归再怎么忍耐,那不断拍打在会阴上湿透的阴囊里也涨的忍无可忍了。

  他挺入的幅度变的大了起来,又重又快的操弄,插的季婉整个人都在他胯下晃动,汩汩热液从玉股间急速淌向了纤细的后背,花径深处已经在挛动了,汹涌的高潮让她失声尖叫起来。

  那一刻季婉真的有种欲仙欲死的错觉,绷紧的那根线终是被阚首归给撞断了,快感爆发的顷刻,她眼花缭乱的瘫软在了地上,而他却还在用肉棒狠插着她,直将那股欢愉撞的跌宕不断。

  “啊……”

  一波一波汹涌的爽快还未褪去,他掐准了时机纵身肏进,在她惊恐无助的尖叫中,将滚烫的精水喷涌在了她的体内!

  他凶悍的牢牢压住住想要挣扎的她,抓住她脑后乌鸦鸦凌乱的长发,碧色的眸子阴厉逼近,里面依稀是她赤裸的身影,精液涌溢间他沉声说到。

  “你逃不掉的。”

  拔出去VS上药H

  如上九霄的极乐快感,给季婉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一笔,即使承受精液射入,那股可怕的畅快也并没有消散,反而更加刺激,在这场强迫的欢爱中,她羞耻绝望的发现身心由内而外得到了一种奇妙的舒服。

  好容易从高潮之巅逐渐回到平静中,压在身上的男人却根本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揉着两团泛粉含娇的奶儿,阚首归甚是怜爱的舔吸着上面涂抹的灼液,在季婉娇促的细弱轻呼中,大舌卷着硬立的奶头用牙齿轻咬。

  “唔~走,走开……”

  经历了那销魂的欢愉,此时的季婉周身都是酥的,挥向阚首归的小手软绵绵的用不上力,反倒被他的大掌包裹着把玩起水葱玉指来。

  稍稍一动,两人依旧连在一处的性器各自漾起快感,不过季婉并不好受,方才他射入的精液着实多,和着她分泌的水儿胀的她整个甬道发酸,更别说那比她手腕还过之不及粗壮的巨根仍旧埋在其中。

  “拔出去,好胀,呜!”

  她难受的悸动,连带花径中的嫩肉也挤着肉棒,阚首归被她撩的顷刻又硬了起来,轻抽在淫水潮涌的内道里,说不出的畅通软滑,更添美妙。

  “嗯?拔出去?那你还吸的这么紧,这里都是我的东西,这么深应当很舒服吧?”

  他一反常态的不再阴沉少语,牵着季婉的小手放在了她雪白如玉的小腹上,平坦嫩滑的肉儿微缩,随着他的顶弄,那肚脐下竟然隐约被插的凸起,软软的手心贴上去,生生是他龟头的骇人形状。

  季婉惊愕的抽出手来,肉柱的冠头刮着膣内的媚肉,将她弄的一阵轻抖,难受的蹙紧了柳眉,红了的眼眶里又有泪水落出了。

  “真的好胀,你快出去……”

  阚首归似乎妥协了,握着她的如织纤腰缓缓将契合在最深处的肉柱往外退,嫣红充血阴唇的不住外翻,娇小的甬道仿佛还在留恋那强悍的炙硬,细肉股股缩紧,吸的他呼吸一重。

  “松开些,不然拔不出来了。”

  他绷紧的声线有些诡异,季婉只得努力放松自己,迫切想让那粗巨的肉棒早点退出酸痒暴涨的穴儿,眼看泄着汩汩灼液的性器大半退至花口,徒留下小半和那圆硕的肉端卡在其中。

  “你出……啊啊!”季婉的话还未说完,那狰狞粗硬的巨龙就狠狠的再度插了进来,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想要咒骂,阚首归却早有防备,俯身以唇封绛,浓烈的男性气息将她的尖叫呻吟统统压了下去。

  腰身狂挺,高潮余韵后的肉欲交欢又是一番奇妙了。

  ……

  季婉记不清自己是何时被放开的,彼时周身软的连手指都动不了,依稀记得是阚首归抱着她去清洗了一番,放回榻间时,她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寝殿里的夜明珠正是最明亮,郁郁光辉夺目,怕是已至午夜。季婉忽而想起和阿成的约定,急的想坐起身来,却疼的直咬牙。

  一身骨骼嫩肉仿佛遭了重物碾压般生生的疼,更遑论腿心间被撞了几个时辰的地方,难受的她动都不敢动了,咬着被角直流泪,她自幼家教良好,长到十八岁连男孩子的手都不曾牵过,就这么被强迫着失了贞洁。

  若是可以,她真想杀了阚首归这个变态!

  说曹操曹操到,她还在心心念念怎样五马分尸了那混蛋,穿着华袍的男人就出现在了内殿,金冠束起卷发,高鼻深目的白皙俊颜一片漠然冷峻,渗着丝丝阴厉的绿眸在看向季婉时,方才收敛了些杀意。

  高大异常的身影走近榻畔,看着季婉扯过狐裘盖住小脸,阚首归出乎意料的笑了笑,视线落在她露出的一只莹白莲足上,珍珠玉润的光泽让他不由想起白日里的一幕幕来。

  “哭了?恨我?还是在想着怎么杀我?”

  被戳中心思的季婉有些愕然的从狐裘下探出头,咬着唇怯怯的看着他,似乎有些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

  阚首归顺势坐在了榻畔,完美健壮的身形饶是坐下了,也形同巨山般散着强大气场,只听他倨傲冷然道:“这世间最难猜测的是人心,恰如此,最好拿捏的也是人心,没有什么是掌控不了的。”

  季婉愣然,攥紧了冷汗涔涔的手心,换言之,她也全然在他的掌控之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