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19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9

  

  握着紧闭的小花缝摩挲了几许。

  颈间萦绕的灼息粗重,伴随着微疼的啃咬,让梦中的季婉有些难受,忍不住用水嫩如藕节的小手在空中乱舞,嫣红的小嘴还嘟囔着:“走开……嗯……”

  抱着她的男人沉沉一笑,紧贴着蝴蝶骨的狂野胸膛微震,自娇躯身后用膝盖将季婉软软的玉腿分开到两侧,探弄在花缝中的手指将两片娇嫩的唇肉拨开,硕大浑圆的肉头便抵了上来……

  狰猛的肉柱深入HHH

  粗壮且蓬勃的肉柱奇长深抵,怒张的青筋和着挤入的池水不可抗拒的推进,受惊的细嫩小花径剧烈缩紧,却还是被一寸寸的戳弄扩张到最大。

  “啊!”

  陡然的生疼让季婉迅速清醒了过来,低头间只见手中一只大手紧勒着她的腰肢,在她下意识挣扎的瞬间,另一手扣住了她的左侧大腿,身后猛然发力往上撞来,她便被幽穴中的肉棒胀的眼泪直落。

  圈圈涟漪泛着花瓣猝不及防荡漾,隐秘于水中的媾和深契才刚刚开始。

  方才那一下子,阳具的肉端便陷在了娇软的小花心上,巨长的肉柱停止了抽插,生猛的大蟒犹如被驯服一般,乖乖的裹在水嫩穴肉里,享受着美妙的紧致颤栗。

  “刚刚为什么要跑开?就那么不想看见我?”

  季婉身形袅娜娇小,而阚首归则是高大异常,将少女禁锢在胸前,贴合的密密实实,湿热的舌挑逗性的舔弄着她的耳垂,直将粉白含成诱人的嫣红。

  “抑或是你想勾着我回来?”

  他笑的低沉,悦耳的声音鼓动着季婉的心,看似正常的暧昧姿势下,最敏感致命的地方紧紧相连着,她咬着唇将红霞晕染的小脸躲到了另一侧,紧闭的牙关里喘息隐忍。

  阚首归也不逼迫她,粼粼水波中捏着掌中的细软纤腰顺势而上,胯间小幅度的摇动起来,用粗硕的肉头巨棒磨弄震颤着季婉的重心所在。

  “嗯唔~”那般深插的辗转磨碾,紧嫩的花径蜜肉早已生媚发痒,强烈的刺激冲的季婉心头狂颤,咬红的樱唇微阖,急促的娇喘起来。

  怒张的狰猛骇人,饶是不进出操弄也将季婉抵的渐渐湿润起来,犹是阚首归的一手还挑弄在她胸前,有技巧的捏弄着雪白的浑圆,一双含绛嫣然的桃儿生生被他搓揉的发涨。

  “红了呢,这颜色真漂亮。”

  那是从莹白雪肤里透出的嫩红,娇艳艳的撩人心,阚首归是爱极了这样的娇红,不免加大了腹下摇动的幅度,蜜穴里肉儿湿漉漉的缩紧,显然除了渗入的池水便是她自己的情液了。

  逃不开身后强大滚烫的男性胸膛,季婉绷紧了水中的玉腿,坐在阚首归的大胯上,她是没有半分抗拒的能力,湿热中的灼硬占据了整个甬道,他动的厉害,她的身子就愈发的软。

  “呜呜……不要动……”

  削葱玉指扣住阚首归的手臂,却是如何都挣不开他,嘤嘤的哀婉急促无助,直叫插入体内的大棒改换了花样,由下而上的顶撞狂猛,季婉被插的大喊不要,夹紧的穴壁怎么也抵不住巨棒的操干,莫名的刺激让她羞愤万分。

  “为什么不要,你吸的越紧,只会让我更想插深些。”

  才从杀戮中平息的男人很容易就被肉欲撩拨的亢奋,怀中柔软如水的冰肌玉骨美的迷人眼,由着季婉在他怀中颤抖挣扎,挑着妖邪的薄唇不断加快的操入的速度。

  “啊啊~额!”

  季婉被颠的在水中直晃,大大岔开的玉腿间,肉柱抽动在阴穴深处,灼热的膨胀充实的让她想要尖叫,可是过快的捣弄让她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媚呼来。

  显然阚首归也并不想给她说话的机会,一个劲儿的撞着她,狂野的胯间蕴藏着让季婉害怕的力量,仿佛再也不会停下,濡湿的内道里浸入了不少凉水,巨大摩擦着膣肉间增了不少异样的刺激。

  “这样弄你很舒服?里面可是越来越湿了,如此就不算是强奸你了吧?”

  他甚至用手指去拨弄柔嫩充血的小阴蒂,万分敏感的集聚点被刮的生生酥麻,涌动的快感由内而外蔓延,绞着肉柱的每一分穴肉都在骚动,直到被巨棒狠狠的挤压摩擦,无法言喻的满足是刻骨铭心。

  “唔嗯~呃呃呃!放,放过我……呜!”

  沉入水中的平坦小腹受到了池水的压力,使得腹中深处的捣弄愈发清晰,只看一池花水剧烈波动,可想那下面看不见的交合处是如何的狂野。

  季婉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绷紧的脚趾蜷缩,玉腿直抖,紧紧密密的嫩洞花壶进进出出都是大肉棒的火热硬硕。

  挺进淫滑不堪的内道,顶端的龟头戳着娇媚发紧的花心一次比一次重,阚首归恨不得闯入那细小的颈口去,眼看季婉仰着粉颈在他怀中泣不成声,说不出的兴奋和躁动。

  “下次再敢看见我就跑,我便干到这里面来。”

  苍劲的大掌贴着颤缩的小腹重重一压,季婉骤然尖叫了一声,云鬓间香汗淋漓,紧闭着美眸小嘴大张,说不清痛苦还是过度愉悦,粉雕玉逐的桃颊畔,一滴接一滴的泪珠滑入池水中。

  赤裸的娇躯近乎痉挛的颤栗起来,阚首归趁机捣插而入,幽幽紧密的内壁正是滑嫩,每一分夹紧绞缩的阻力都是让人想要低吼的快慰。

  晃动的池水不断打在玉石雕砌的池壁上,隐藏在水下的攻势已经炉火纯青的可怕,坐在巨柱上的季婉被泛起的排泄冲动刺激的紧张难耐,虫噬般的酸痒遍布周身,只消再被操弄片刻,她就会抵不住了。

  不染一丝瑕疵的霜肌雪白,纤美的香肩上落着一片鲜红花瓣,眼看快颤栗滑下,阚首归俯身张口含了上去,吸吮着那一寸的嫩肉轻咬,连那花瓣都和着馨香一并吞入了喉中,满腔的女儿香沁心迷人,胯下的动作忽而粗暴起来。

  “不要!!”

  精水泉涌入子宫HHH

  偌大的池水中似乎都染满了淫糜,阚首归抱着差些窒息的季婉起身上岸,柔弱无骨的身子还在高潮余韵下颤动痉挛着,堪似那被蹂躏后的娇花般,又可怜又媚人。

  他自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穿过重重轻纱雪幔,将季婉放在了玉骨雕砌的凉榻上,欺身而上将她无力的双腿抗在了肩头,健壮的胯部往上一抵,红紫巨长的肉柱又入了她的蜜洞里。

  缕缕浊液外溢,生生将粉花蚌肉弄的淫湿,一进一出间,两片绯红发肿的唇都紧紧吸附着青筋蓬勃的大肉棒。

  “嗯唔~呜呜!你停呃呃,停下……”

  还未缓过那酥软了骨头的高潮,又是一轮的强势抽动,季婉着实吃不消,躺在阚首归身下被撞的一颠一哭,紧窄的蜜穴是想方设法的要将他挤出去。

  阚首归舒爽的眯眼低喘,擒着她玉润的小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