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22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2

  

  已经硬了

  关于阚义成母亲的故事,季婉不得而知,不过回住处时,她遇到了阚义成,抱着果篮的少年长身玉立静静站在树荫下,似乎已经等待很久了。

  “阿婉。”他有些踌躇的低喊了一声,面上的欣喜之色转瞬即逝,大抵是因为第一次这般亲切的唤她,也不知是尴尬还是害羞,少年俊美如冠玉的脸有些红了。

  季婉并未走近,自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她很是纠结,如果他注定死在阚首归的手中,那她究竟要不要救他呢?不救,良心难安;救,万一改变历史出现更严重的事情,又如何是好?

  “娘子,我们快走吧。”

  此处静僻,莱丽的声音不大,可是站在远处的阚义成还是听清了,委实忍不住往这边疾步而来。

  “别走,我只是想送些果子给你,上次见你爱吃……”

  季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也不顾莱丽的阻拦迎了上去,上次在宫门处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她知道阚首归本性霸道,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接触,更遑论还是阚义成。

  “谢谢你阿成,你不必对我这么好,我的事情已经麻烦你良多了,若是可以,希望……”

  欲言又止,约莫是知晓季婉想说什么,阚义成抬头看向她,抱着柳木篮子的手掌慢慢收紧,温和的笑意有些凝固:“希望我不再来找你吗?是因为王兄吧,虽然我自小便与他不和,但他依旧是我的亲哥哥。”

  见季婉缄默不语,阚义成神色渐黯。

  “你远离故土孤身在此,我只是想送些东西给你,哪怕是当做弟弟送给嫂子的礼物,也是可以的,现在能收下了吗?”

  他缓缓话闭便将怀中装满瓜果的篮子递了过来,目中的真诚化作了柔柔明光,看的季婉心头一颤,不再拒绝,伸手接过篮子抱入怀中。

  “谢谢,我和阚首归其实……”

  其实如何?互不了解的两个人已然有了夫妻之实,她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功。

  阚义成似乎正认真的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可见季婉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微微有些失望的说道:“不管如何,我答应帮你的事情永远作数。”

  季婉走了,背影透着几分仓促,依旧站在原地的阚义成再也没了笑意,薄唇抿成一线,清朗的目光也变的幽幽阴沉。

  ……

  天气炎热,季婉没甚胃口,便坐在寝殿里将阚义成送的瓜果当做晚膳,一大串的紫晶葡萄颗颗饱满香甜,水葱素指轻轻的剥去外皮,嫣红的樱唇一张便将流着汁的葡萄吸入了檀口。

  “唔,好甜呐,莱丽你也吃吧。”

  “这都是二王子送给娘子的,我可不能吃。”莱丽忙摆了摆手。

  换做旁人倒罢了,季婉却不在意,亲手剥去了葡萄皮,就凑去了莱丽的嘴边,笑道:“快吃吧,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法子,这味道和其他的果子都是与众不同的很。”

  莱丽吃了一口,也忍不住弯了眸:“真的诶。”

  “来,好吃就多吃些。”季婉很是大方的将瓜果往她那边一推,想起上次被阚首归打翻的果篮,她便撇了撇嘴:“还得加紧时间吃,谁知道那个煞神什么时候回来。”

  “煞神?谁呀?”莱丽好奇的问着。

  含着葡萄,季婉将要说话,便见室内的长廊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人,被他阴鸷的目光一扫,季婉猝不及防就被葡萄噎住了。

  “咳!咳咳!!”

  阚首归负手而来,明光下的俊美面庞冷漠倨傲的慑人,看着剧烈咳嗽的季婉,他似笑非笑的说道:“煞神?我么?”

  好不容易将葡萄吐了出来,季婉无力的趴在乌木嵌金边的小案几上,许是用力过度,粉雕玉琢的脸上染了一层近似胭脂的红晕,笼在郁郁光亮中,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见势不对,莱丽早已溜走,偌大的寝殿里只剩下两人,阚首归只一弯腰,就将季婉掐腰抱入了怀中,轻而易举的钳制了她的挣扎。

  “别乱动。”

  分别多日,终于再将她纳入怀中,那股牵挂多时的念想得到了满足,随之而来的便是不可言喻的躁动,他将脸凑在她的颈间,雪白的肌肤透着股股馨香。

  “已经硬了,再乱动,吃苦的可是你。”

  季婉周身一僵,躲开他在耳边的怪异灼息,紧贴着他腰腹的腿儿直接碰触到了那根鼓涨梆硬的大东西,即使藏匿衣物下,也是雄赳赳的可怕。

  “别别。”

  她瞬间乖巧了不少,阚首归着实满意,改为单手抱紧她,掐着玉润嫩滑的小下巴往上一抬,迫不及待的强吻了上去。

  溢动的香滑娇软唤醒了蛰伏的猛兽,粗粝的大舌填堵住小小檀口,就着细弱的呜咽尝尽了她的味道,万千念头叫嚣而起,加剧着他霸道又野蛮的索取。

  下面的那张小嘴

  季婉差些窒息在这霸吻中,舌根绞的发疼,口腔里湿润的腻滑,急迫之下她便用手去推阚首归的脸,岂料那正在兴头上的男人,放开她的嘴儿后,直接含住了她的手指。

  “你你!”

  碧色的眸子深邃倨傲,带着一丝不可查情愫和过于明显的情欲,赤裸裸的危险让季婉涨红的脸又艳了几分,食指被他含在唇间舔磨,大舌挑逗性的刮弄着指腹,痒的季婉想要抽手。

  齐整的齿轻咬住了纤嫩的指节,根本不允她的挣扎,渐渐的,阚首归唇侧的笑意也浓了起来,抱着季婉的手开始往下移去。

  天气炎热,季婉身上的裙纱自是单薄,大掌游移间紧贴着肌肤都是属于异性的炙烈,是那般清楚又充满了侵略意味。

  “啊!”

  季婉猝然娇呼,原是垂在阚首归胯前的长腿转瞬盘在了他的腰间,恶趣味得逞的男人,揉捏着娇臀的手更加肆意了,如此暧昧亲密的姿势,更甚滋生了他的兴致,腰下缓缓用力,藏匿衣物中的巨硬硕物便淫邪的撞击在女人柔软的腿心间。

  “放,放我下去!”季婉抖着纤弱的肩头,鼻息间全是阚首归冷冽强势的气息,隔着薄薄软纱,娇嫩的腿心生生被他撞的轻疼。

  阚首归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目不转睛看着她,不论是愤然还是无奈,都是那般的娇俏动人,看的久了,目光也就专注了,幽绿的瞳中好像燃起了熊熊烈焰,似要将怀中的她包裹焚烧。

  好不容易将手指扯了出来,也顾不得上面腻腻滑滑的口涎,季婉踢动着腿就想跳到一边去,右脚方踩在地间还未站稳,阚首归就抱着她顺势倒在了厚实的锦垫中。

  “唔!你好沉……”

  身上那沉如巨山的男人重的出乎预料,季婉被压的美目扭曲,感觉肺里最后一丝气都被他给压出来了。

  阚首归稍稍抬起身,却又将脸温柔的贴在她的颈间,像头无害的巨犬一样,捉过季婉的手,再次意犹未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