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2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4

  

  ,深入在密密实实的媚肉中。

  “夹的太紧了,碎了也无妨,可以帮你挖出来。”阚首归邪笑着用手指刻意刮了刮温热的阴壁,俊美的面庞上全是难掩的兴致。

  季婉不自禁的张口喘呼,柳眉紧蹙,硬物填堵的穴儿内已是痒的不行,那小小的果儿不止不能抚慰,反而让她渴望起了异物。

  “你!你这个卑鄙下流的混蛋!”

  娇红的玉靥已经透露了她的急迫,阚首归反而得心应手,抽出湿淋淋的手指,转而从地上捡起一颗红枣来,当着季婉的面儿,将指尖的淫液涂抹在枣上。

  “都是你喜欢的,那便试试这个吧。”

  “你变态啊!!”

  熟透的枣儿外皮殷红,卡在颤缩的洞眼中,粉色的嫩肉反倒被称的更加诱人了,阚首归又是轻轻一按,沉入蜜洞的大枣,直接被媚肉吸到了里面。

  陡添的异物撑起了紧致的肉璧,季婉磨动着娇臀,在花水泛滥的当下便奋力尝试挤出里面的果儿,可是阚首归偏不如她意,接二连三的挑了不大不小的果子堵塞进来,将整个甬道胀的满满当当。

  “吃不下了?后面还有个穴儿呢。”

  我想干你HHH(重口塞果果)

  “你敢!!”

  季婉被花径中的果子胀的喘息连连,缩动的嫩肉穴口几度能瞧着里面即将挤出的东西,阚首归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将她抱入了怀中,柔弱无骨的女儿身姿瘫倚胸前。

  “你说我敢不敢?”

  他毫不犹豫拨开了两条秀长的玉腿,大大敞开湿泞玉溪,撩起落下的绢纱裙摆裹在季婉不能动弹的腰间,只见一颗红枣就着汩汩蜜液,从微阖的肉洞里挤了出来,一个骨碌掉在了厚实华丽的锦毡上。

  “真不小心,好不容易塞进去的,就这么挤出来了。”

  “唔!”从自己体内落出的东西,看的季婉玉容通红,又气又怕,恐惧阚首归当真会动她的后穴,靠在他壮实的胸间不禁颤哭了声:“那里真的不可以,我以后不收他的东西便是,你别乱来……唔!”

  抱着她的男人生的过分高大,环拥着窈窕的她,低头间便能俯视旖旎淫糜的腿间蜜处,一手探弄在湿透的花缝间,一手隔着衣物揉捏她的纤腰,起伏的曲线完美极了。

  “知道错了?不往后面塞也可以,自己将前面的东西都挤出来吧。”

  修长的手指轻轻捻搓在小阴蒂上,怀里的季婉不可控制的便是一阵轻颤,异物撑胀花径,早已塞的膣肉生媚,酥痒乍起,紧咬的嫣红唇儿里便逸出了酥骨轻吟。

  “我……我,我不会!”

  他有意折辱她,季婉恨的牙痒痒却也是无奈,他愈发肆意的亵玩挑逗,让渐起的快感侵袭她的身体,一指挤入穴儿口按动不知何数的果儿,抵的季婉眼泪都出来了,仰着雪颈慌乱不堪的娇喘,美目间的愤恨已快消散。

  “不会?”阚首归沉沉一笑:“你不自己弄出来,我可就这么干你了。”

  他暧昧的用薄唇轻触她的粉颊,季婉狼狈气恼的将头扭到了另一边,燥热的淫腻的空气中,他温柔邪肆的危险,长指搅动在前壁,淅淅腻腻的淫水声让她颊畔的红晕愈显诱人。

  被水果胀满的羞人感觉越来清晰,加之手指的刻意挑逗,甬道里的灼人瘙痒一波一波的外漫,季婉慌乱的颤栗,臀后抵上来的粗大粗硕,让她更加乱了神儿。

  一室华光绝伦,灼灼淫息充斥着郁郁香涎。

  湿润如泽的内道紧密,长指推扣着最前面的果子滚动,生生将深处的蜜果压在了花心上,敏感万分的柔嫩软肉本能的缩了缩,难以言喻的舒爽让季婉娇哼出声。

  “不要……不要抠了,快弄出来……唔嗯~”

  白皙的脖颈优美难耐的高仰,如受蛊惑的男人自是低头去尝,温凉如玉的润,薄嫩馨香的甜,舌头掠过搏动的血脉,他清楚的感受着她的压抑和颤栗。

  “阿婉?婉儿?你喜欢我如何唤你?”

  季婉被他舔的怪甚难受,奈何腰间僵直不能动,入了心的痒如虫噬般,眼前的明亮在扭曲,最是华丽的珠宝吊顶也纷乱了。

  “随,随你……我好难受,你别舔了,呀~”

  不禁软如水的声儿急促婉转,侵入蜜洞里的手指却邪恶不已,曲起指腹顶弄媚肉,抠着一颗蜜果便捻出了溢水膣道,抬起那满手的水泽,阚首归勾了勾唇,竟然直接将滴着淫液的果儿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咀嚼几许,还不知耻的发出了满足低吟,控着季婉纤细的腰肢说道:“怪不得你喜欢呢,味道确实不一般,真甜。”

  他话里话外都是戏谑,季婉羞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怔怔的抬眸看着他,紧咬的贝齿不禁松懈:“你,你简直无药可救了!死变态!”

  俊美的男人却不甚在意她的怒视,喉头滚动间,还回味不已的舔了舔唇角的残液,妖异的弧度阴恻侧的瘆人。

  “怎么,我吃了你不高兴?可都是你的味道呢。”

  大掌罩在阴户上揉了揉,季婉便呼吸不畅的急促喘息,少了两颗果子填塞的内道有了片刻松懈,可紧缩的幽洞依旧不适,她也分不清他究竟塞了多少进去,如此一揉,花径里的果儿便挤来挤去刺激着嫩肉。

  “别!别揉!”

  她情不自禁的颤抖,阚首归却不愉的挑眉:“不让我抠,不让我舔,不让我揉,如此就只能操你了。”

  季婉被他吓的一个紧张失神,缩挤的肉璧便将一颗蜜果夹碎在了阴道里,她愕然的抓住了阚首归的手臂:“碎、碎了……”

  麦色的强壮臂弯间,如水葱的玉指雪白,紧紧的抓住她能握紧的东西,声音里泄了慌乱。

  阚首归却抱着她笑了,目光落在朝上的玉溪花谷间,夹碎的蜜果虽不见踪影,可是顺着情液而出的果汁,嫣红的夺目晃眼,让人遐想连篇。

  “碎便碎了,等会儿帮你捣的更碎些。”

  “不要!”

  季婉连连摇头,柳眉紧蹙,修剪齐整的指甲抓的阚首归手臂生疼,他却格外喜欢这样的疼,足以刺激他的亢奋和欲望,挺在小屁股后面的大肉棒更勃了。

  “我想干你。”

  他罩住了她胸前的莹软,狠狠一捏。

  扭的这么淫荡HHH

  男人骨子里就有暴戾因子,而娇软诱人的季婉更加滋生了他的躁动,是她诱的他化身为兽,亦是她让他开始沉沦肉欲,更是她让他拥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啊!你混蛋!还没有掏出来啊!”

  季婉被阚首归推到了锦绣长毡上,透红的脸颊压在短绒中,爬俯着不能动弹,可下半身依旧在他怀中,甚至张开的淫濡蜜口就对着他的巨棒。

  揉了揉两团沾满热液的嫩臀,阚首归笑意邪肆,落在面庞上的卷发微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