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28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8

  

  草,在沙漠里也算是不易。

  木香花藤蔓生长的疯速,攀上宫墙约几米蔓延无边,簇簇白花繁盛,浓郁的花香格外沁心。阚平昌着人摆了茶案,想与季婉品茶,可惜将将坐下,侍女便来传了大王妃的话。

  “真不巧,那我先去母妃那里,婉姐姐等等我,很快就回来。”

  阚平昌一走,季婉顿生无趣,倚着花丛饮茶不知不觉便困乏了,眼皮沉的厉害,连手中的茶盏掉在地上都不曾察觉,枕着盛妍的鲜花昏昏入睡去。

  叮铃铃……

  极浅的悦耳铃声萦绕在耳际,扰的季婉悠悠转醒,尚且闭着眼睛,只觉的脚踝处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滑过,一下又一下,湿湿腻腻的勾动脚链。

  “唔?”她惺忪的轻呜了一声,本能的想要抽回脚,却被一股力量擒住,那湿滑的触感更加肆意的往小腿上蔓延而来。

  这样的感觉,季婉很熟悉……

  浓郁的花香闯入了陌生人的气息,而那股气息近在咫尺,危险的将她笼罩!

  季婉仓惶的睁开眼睛,看着握住自己脚的男人,因为酣睡而透上颊畔的娇粉绯红瞬间褪去,小脸惨白的如薄纸般,秀美的眸儿圆瞪欲裂,写满了惊恐。

  阚伯周倒是毫不意外,握着季婉因为恐惧愤怒而颤抖的纤细脚踝,又用舌头舔了舔那嫩白的玉肤,多少年不曾见过如此娇嫩如花的美人儿了,手中的力道都带了几分粗暴。

  吓懵的季婉张着殷红的嘴儿连话都说不齐整,仰躺在花丛里,震惊至极之下便是汹汹愤怒和恶心,大脑混乱的厉害,下意识的尖声呼喊起来。

  “来人啊!莱丽!!”

  任由她撕心裂肺的叫唤,寂静的花园里也不曾出现第三个人,阚伯周把玩着手中脱去丝履的莲足,如珠玉润白的脚趾美极,忍不住笑了笑。

  “听闻阿努斯是在沙漠里捡到你的?”

  穿着华丽王袍的高昌王正值壮年,他有着和阚首归极为相似的高冷漠然,一双锐利的棕瞳看着季婉,饱含情欲,哪怕提到阚首归,也没有松开季婉半分。

  季婉哪会答他,昨日宴中她便察觉到阚伯周看她的目光不对,如何也没料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放开我!我是,我是阚首归要娶的女人!”她急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挣扎着从花间爬了起来,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脚间的束缚。

  “那又如何?我是高昌的王,就算阿努斯已经娶了你,他也不能阻止我。”

  被他循着脚踝摸上小腿,季婉恶心的只想反胃,也顾不上王不王的,颤抖着手拿起桌上的玉壶朝他面门狠狠掷去,在阚伯周反手去抵挡的瞬间,迅速爬起身就跑。

  而这个能一手建立王国的男人又如何是等闲之辈,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季婉,便将她抛在了鲜美的花丛里,雪白的花瓣纷飞间,纤细袅娜的少女已然成了他唾手可得的猎物。

  “啊!救命!救命啊!!”

  季婉惊慌的叫喊着,陷入花蔓的手脚被绞住了,眼看着阚伯周一步步走近,这个比她父亲还年长的男人,同恶魔一般即将摧毁她。

  “阚首归!阚首归!!”

  可是无论她喊的多大声,也无人来应,艳阳明媚的天空下,丛丛簇簇的木香花被无情碾压着,男人沉重的躯体压的她几近窒息,精美的丝绸软缎在空气中被暴力撕碎,冰肌玉骨上凌虐的痕迹越来越多……

  “像极了,她以前也是这样在我的身下尖叫,你比她更美,对,就是这样的眼神,全部都是恨,真像呢。”

  捧着季婉沾满泪水的惨白脸儿,阚伯周透过这并无多少相似处的玉容,找寻到了多年眷念的熟悉,他发狂的亲吻着她,嘴里却不断唤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珊儿……珊儿……”

  季婉咬紧了牙关哭泣着用手抓挠捶打已经疯掉男人,身上的疼,心中的惧,让她渐渐绝望!

  “父王。”

  破空而出的声音,让花丛中的疯狂得到了瞬间的静止。

  有你后悔的时候

  季婉呆怔的坐在地上,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失了焦距的眼睛空洞无神,豆大的泪珠不住的滑落眼眶。阚伯周一走,阚义成急忙脱了自己的外衫,匆匆将她半是赤裸的身子裹住。

  “别怕,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干脆跪在了残乱的花丛间,将季婉揽入了怀中,轻抚后背极力的想要安慰她,奈何见到了方才的那一幕,再是脾性温和的他,也有了冲天的怒意。

  冰冷的手指紧紧握住了阚义成的手,季婉将头深深埋在他的臂弯之中,压抑的颤抖着,一边用手背胡乱擦拭着自己的眼泪,清音哽咽:“谢谢你。”

  阚义成紧绷着神色,拢了拢披在季婉肩头的外衫,将雪颈间的红痕遮蔽严实,她的纤弱,她的害怕,无一不刺激着他的心……

  “没事了,没事了。”

  季婉已经很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了,她的胆子从来都很小,被阚首归强占之时,已然崩溃了一次,今日又被他父王差些侵犯,她是真的怕,怕的浑身发抖,怕的想要尖叫,可那是高昌的王,他掌控着这里的一切,没有人能救她。

  幸好,阚义成出现了。

  “谢谢你……谢谢你……”她一遍遍的重复着,颤栗的声音软的无助,却又意外的有一分坚强。

  阚义成更加抱紧了她,温润的指腹替她轻拭着颊畔的泪水,清朗的眸间是怜惜又是说不得的情愫。

  “阿婉别怕,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回家,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送你离开这个地方,谁也不能再伤害你了。”

  少年认真的许诺是那般的让人安心,让人期翼,季婉却又是哭的一塌糊涂,好不容易忍回去的眼泪,这次再是收不住了,急的阚义成手足无措,脸都白了。

  “你别哭别哭。”

  阚首归来的时候,季婉已经没哭了,阚义成好不容易将她从凌乱的花蔓里解出来,抱着她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却看见疾步入来的他。

  “王兄。”

  无视掉阚义成颇为怨恨的声音,阚首归大步走了过来,俊美的面庞冷漠的没有一丝神情,长臂一伸就将季婉抱入了自己怀中,重心转移的瞬间,季婉仓惶的抓紧了他的衣襟,金丝线游走的暗纹沉入墨黑的锦袍,恍惚间,她又闻到了血的味道。

  他杀人了?

  季婉抬眸看了他一眼,阚首归只环住了她的腰,扫了眼她身上披着的外衫,再也无话,抱着她转身便走,阚义成愤然的要来拦阻,季婉却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

  跨出花苑后,两人都不曾说话,他沉着脸色大步疾走,因为太近了,她甚至能听见他呼吸中的微微紊乱。

  “对不起。”

  季婉愕然不已,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还以为是耳朵出了毛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