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29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9

  

  病,可方才确确实实的阚首归的声音,她惊诧的望着他,那双碧绿的眼瞳也正好看向她,森森冷厉慑人,横在她腰间后背的双臂却轻柔的出奇。

  回到寝宫放下季婉,阚首归亲自去端了一盆水过来,打湿了洁净的帕子拧干,替她擦拭着脸上差不离干涸的泪痕,看着那双哭地红肿的眼睛,他微微皱眉。

  “不会再有下次了。”

  颊畔被泪水浸染的不适,一番清理后,季婉才平复了呼吸,看着单膝跪在脚边的阚首归,在他伸手想要拿开她身上的外衫时,侧身躲开了。她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这单薄的外衫下又是怎样的痕迹,她下意识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包括阚首归。

  “害怕?”他移开了手,轻抚着她的脸颊,褪了血色的肌肤白的如雪透明。

  季婉怯怯的点了点头,垂下酸涩的眸,喑哑出声:“那会儿挺怕的,幸好阿成来了。”

  从她感慨的话音里,已经不难听出那人在她心中占据的重要了。

  阚首归握住了她依旧冰凉的手,骨节分明的白皙长指将她散乱的长发拢了拢,半捧着她微凉的脸儿,沉声道:“我发现你是真的笨,以后离他远点。”

  “……”

  “要听话,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

  可是还没等到季婉后悔的时候,阚首归就面临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他的兵权被夺了。

  ……

  阚平昌哭的声儿都要哑了,抱着季婉百般认错不肯撒手,那凄然难受的模样急的季婉直说:“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么?平昌好了。”

  “呜呜!我若是不走开,就不会发生那种事情了,王兄那么爱你,你若是出了半分差错,我怎么对得起他!呜……”

  季婉无奈,就如阚伯周所言,他是高昌的王,没有人能阻止他,就算昨日阚平昌没走,她也躲不掉的,总会有落单的时候,也总会有被他抓住的时机。

  求我插进去HH

  车师前部所处乃是高昌要塞,几年来一直不曾平定,连连燃起战火,年初时阚首归才掌握了车师前部的军事布防,如今已是调兵谴将的关键时刻,高昌王却将指挥权交给了少现于人前的二王子阚义成。

  王庭一片哗然,征伐车师前部是一场硬仗,势必要掌握大半高昌兵权调动,近年来高昌王都是将重任赋予长子,王公贵族重臣更是将大王子如王储敬畏。

  本是要在此战胜利后,请封阚首归储君之位,可是却冒出个阚义成来,军国之事即将大变。

  季婉的消息大多来自阚平昌,饶是再不懂政治的她,也知道此战对阚首归意味着什么,一旦阚义成得到兵权,两人便是势均力敌。

  “不,不要了~唔~”

  华灯初上,一室旖旎靡丽,半垂落的鲛绡帷幔遮住了床上相互交缠的人影,季婉娇促的喘息不及,赤如温玉的身子刚想要蜷缩起来,却又被男人用蛮力强行展开。

  不久前的激烈性爱,在她身上留下了斑斑痕迹,充斥着欲望和疯狂。

  大掌带着浅浅的力度轻柔地抚摸着每一寸肌肤,淫邪的将喷射在她浑圆乳儿间的浊液,一点点涂抹在殷红的小奶头上,余下的悉数勾在长指间,喂进了季婉迫切呼吸新鲜空气的檀口中,轻搅着她难受的呜咽,浸满清泪的明眸迷离的让阚首归失神。

  “好吃么?”情欲未退的低音充满了磁性,强制的勾弄着湿漉漉的小粉舌,略是粗糙的大手又缓缓的探入了她颤搐的腿间玉门处。

  撞至红肿的桃唇敏感万分,指尖的揉弄拨动,无不刺激着盘旋的高潮余韵,季婉迷迷蒙蒙的睁着眼睛,胸口不住地起伏,被男人手指抵住的喉咙从深处一出弱弱的压抑呻吟。

  “嗯~呜呜……”

  微微张开的嘴儿被他用手指插的满满,缓缓抽动间,似是在用胯下之物操弄亵玩,丰沛的口涎里掺杂了他的口液和精水,霸道如阚首归,硬是抬着季婉娇润的下颚,逼迫她一丝一缕都要饮入腹中去。

  季婉颤着纤弱的肩,一身冰肌雪骨泛着诱人的粉,处处滑嫩滚烫,不过都不及阚首归手指探入的地方,方才被硕物开阔过的花径,又恢复了如常致命的紧致,娇软细嫩的媚肉,绞缩着长指,吸的发出了“啵啵”的水声来。

  “乖,又想要了吧?求我插进去。”

  没了政务军事繁忙,阚首归便都的是时间和季婉缠绵,白日带着她看遍王庭,夜晚便压着她享受肉欲巅峰。

  她是那般的娇弱动人,一个轻吟、一个低喘、一个颤泣,都足以让他心中狂兽叫嚣,一遍又一遍的索取,占有,似乎永远都得不到满足。

  淫糜的穴儿口白沫沾染,那是狂插猛操后才会有的痕迹,两指深陷嫣红嫩肉里,抽动间温热汁水止不住的从里面溢出,打湿了身下凌乱的锦褥。

  乌发散满了床头,情欲浸染的季婉说不出的妩媚,抗拒不了内道渐涌的酸痒,她抖着腿儿,软软的哭着,玉白的手紧紧抓着阚首归的手臂,难捱的婉转呻吟,依旧有股青涩的单纯。

  “呃呃……拔出去,好痒~不可以了……”

  云鬓间的热汗不及玉体上的薄薄水痕,穴儿里搅动的愈发厉害,褪不去的燥热将她笼罩的扭动纤腰,情不自禁随着他的手指去迎合,让花心深处释出的酥麻,欢快的蔓遍所有感官。

  阚首归妖异的俊颜上亦是布满了狂野的汗水,品尝着从季婉嘴儿里抽出的手指,插着湿润蜜洞的手指在关键时刻,骤然拔出。

  “不可以的话,那就不插了。”

  躺在床上的季婉却不行了,缩回外翻的灼热花肉,抓心挠肺的空虚奇痒压都压不下去,任由她合拢了腿儿夹紧了小屁股,万般的酸甜苦辣齐涌心头,颤栗蠕动的嫩肉里犹如虫噬一样,又麻又痒。

  平缓不久的极乐快感,让她本能的张开了腿儿,水雾氤氲的美眸看着蹂躏玉乳的男人,纠结到极点。

  “啊!”

  擒着她一双莲足,将人往淫水打湿的胯下一拉,阚首归细细眯起了狼光锐利的眼,看着如花般绽放的嫩唇红肉,便对身下的季婉,弯起了薄唇笑了笑。

  “这里都湿的好厉害。”刮了刮纤卷阴毛上的蜜液白浊,他便刻意的扶着肉柱在她阴户上轻蹭,摩挲间,娇嫩出水的蜜桃阴唇微阖,贴吸着青筋毕露的蓬勃肉棒,好生淫荡。

  季婉咬着樱唇低吟,看着阚首归将自己的双腿扯开到最大的幅度,两片娇翘的臀肉磨动在他的胯骨上,微微抬起的阴户正方便了季婉观看他是如何顶弄。

  “把眼睛睁开。”

  甫一抵入穴口的龟头被阴道前壁的粘膜吸的亢奋不已,握着她盈盈颤抖的纤腰,他霸道的迫她睁开眼睛,要她看着那奇长粗壮的巨物,是怎样一点点的挤入她的体内,与她亲密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