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32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32

  

  在那人脸上,迅速的冲去了沙粒和血迹,他很年轻,即使左脸上的刀伤划开了脸皮,依稀能辩出他的俊美。

  “长的不错嘛,赛尔钦,本公主命令你务必救活他!”

  季婉:“……”

  领命的侍卫长也不敢耽搁了,招呼了几人将那个男人从黄沙里抬了出来,季婉就站在近处,她总觉得那男人还清醒着,虚弱微阖的眼睛似乎一直在看她,皱了皱眉,却见他肩胛处伤的厉害,几乎是一刀砍了下去,抬动了几下那血蓦然流淌,迎面吹来的空气宛如生了铁锈。

  “给他包一下吧。”季婉想了想,直接将头纱摘了下来递给赛尔钦。

  “你们小心点!”阚平昌倒是对那男人上了心,一面督促着武士,一面拉着季婉准备返程:“婉姐姐,他伤的太严重了,我们赶紧送他去王城吧。”

  季婉自然是救人为先,今日她的目的便是随阚平昌出王庭探探路,在阚首归对她戒备未消之前,她是不会轻易乱跑的,毕竟什么准备都没有,只会在短时间内被他捉回去。

  ……

  身为公主,阚平昌在王城里也有公主府的,她带着那个男人直接回府,季婉则是被送回了王庭,阚首归过来时,她才换了身裙衫,唤了莱丽去找些药膏,那男人的手劲着实大,她脚踝上的於痕不仅没退反而更加深了。

  “娘子的脚伤成这般,我还是去唤良医来吧。”

  “不必了,听平昌说着琼花膏是祛瘀的良药,便用这个吧。”

  阚首归撩了珠帘入来时,冷冽的戾气未散,看着坐在软榻上的季婉,大步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拿过了莱丽手中的药膏,半蹲下身子看着季婉脚间的痕迹,眸中的阴鸷都泛了杀意。

  “可疼?”

  季婉被他平静下的怒意吓到了,僵硬的摇了摇头:“这会儿不疼了。”

  那清晰的指痕勒在她的脚间,本是雪色娇嫩的玉肤,就这么赫然刺眼的多出了旁的男人留下的痕迹,阚首归又如何不怒,不过对着季婉,他并不发作。

  修长的手指撩了莹润的药膏轻轻摸在纤细的脚踝上,察觉到她的颤抖,他愈发小心翼翼起来,甚至屏住了呼吸,仔细的唯恐弄疼她。

  季婉敛眉,垂下的长长眼睫微颤,不知觉的,阚首归似乎变了很多,微烫的指腹抹着凉凉的药膏缓缓揉弄,不时还抬头看她面色如何,绿眸间的情愫让季婉心头方寸大乱,不自然的攥紧了裙摆。

  “好、好了吧。”

  她声音干的厉害,阚首归随手便将装着药膏的雕花白玉小罐扔到了一旁,抹匀的晶莹液体散着丝丝浸脾的清香,又夹杂了一抹苦涩的药味,他剑眉一皱,起身将季婉抱入了怀中,旋身坐在了软榻上。

  “为何让巴菲雅救他?”

  这口气有些不对呀……

  还散着清香的手指摩挲在季婉的下巴上,无形中便产生了压力,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俊颜上有了冷笑,季婉忙说:“不能见死不救呀,不是,是平昌要救的。”

  如此紧张时刻,季婉只能牺牲阚平昌了,娇软的话音里泄了几分仓惶,两只手急忙拽住阚首归往她臀后摸去的手臂。

  这男人莫不是醋坛子里生出来的?!

  “等等!你别捏我屁股!”

  喜欢我这般舔你?h

  “喂!你撩我裙子做什么!”

  季婉将将推开揉捏着屁股的狼爪,猝不及防就被阚首归掀起了裙摆,奋力的想从他怀中离开,腰后的大掌却是怎么都不松。

  “再扭便就地正法了。”碎发落下的异域俊颜白皙的妖冶,薄唇亲昵的擦过她的颊畔,炙热的呼吸间都漫着一股让人悚然的情欲。

  这如何还敢动?她是岔开着双腿坐在他怀中,下面紧贴着他胯间的凶器,已经开始硬勃的巨物生生顶在她腿间,纤弱的柳腰难受的僵直着,深怕惹恼了那可怖的大东西。

  软玉温香在怀,方才季婉一通乱动,磨的阚首归起了兴致,现下她不动了,腹间的燥热却是狂嚣的厉害,大掌钻入了她的裙下,隔着丝薄的亵裤拍了拍她的嫩臀。

  “还是继续扭吧。”

  季婉被他拍的往前倾来,双手颤颤的撑在他胸前,怯怯的咬着殷红的唇儿,一双潋滟的美目愤然的瞪着他,努力让双膝跪稳在他身侧的软榻上。

  “不要!青天白日的,你放开我先!”

  透粉的玉容羞赧,明明是抗拒嫌恶的眼神,偏偏看的阚首归心头发痒,大手探入亵裤时,季婉急切的推他,急的呼吸都带了几分娇促,他轻笑着张口含住了她的耳垂,用湿濡的舌头勾弄着玲珑小巧的肉儿。

  “唔!好痒~别、别弄了!”季婉瑟缩着头直惊呼,眸间泛起了水雾,自腰后钻入亵裤里的大手略是粗糙,摸着她的屁股又是揉又是捏。

  她胡乱的躲,却又将挺直动人的玉颈送入了他的口中,挑逗的舔吮吸的她阵阵发颤,在他怀中轻声呜吟,细弱无助的声儿却挠的阚首归心更痒了,随之而来便是压抑不住的占有欲,自那娇挺温润的翘臀上收了手,他碧眸下移,炽热压制着阴鸷的目光落在了季婉的腰间。

  两端嵌着红宝石流苏的裙带被他扯了下来,在季婉还晕乎乎的空当下,擒着她一双细腕折到了身后,玉罗软纱的裙带一圈圈的绑了上去,缚的她死命也挣不开。

  “你、你又要做什么?绑着我作何?”

  他粗重的呼吸滚烫的喷在她雪白的胸间,高昌的服饰偏于暴露开放,绣着金边雪柳的素色抹胸紧裹着她的乳峰,双手被捆的牢牢,掐着腰肢的大手按捺不住兽性将她往上撑,那半藏在单薄衣物下的奶沟愈见加深。

  在季婉惊慌不定的注视下,阚首归伸出了舌头,仿若压着猎物准备享用入口的狼般,从急促起伏的浑圆上一路舔到了她的雪颈,优美的曲线,娇弱的弧度,无一不让他失控。

  “变、变态!!”

  好半晌季婉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俊美昳丽的男人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大舌湿濡炙热的一遍遍舔弄着,自胸前到颈间全部都是他的痕迹和口涎,舌头掠过时,声带已是颤颤巍巍的几近崩溃。

  “阿婉,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喜欢我这般舔你?”他低沉着声,带着情欲的热息轻嘬着她的脸,灿如桃华的绯色美极了。

  季婉被他绿眸中的烈焰吓的闭上了眼睛,不可否认这样的细腻舔弄是挑逗女人的最佳手段,心乱如麻的怦然让她意识到腿间的蜜处已经起了丝丝酸意。

  “不不、不喜欢……”

  她喘息着摇头,殊不料浅蹙的柳眉已经出卖了那难以承受的快慰,阚首归笑着将唇吻向了她的肩头,不染瑕疵的霜肌雅媚生香,那里有着最惹男人兽欲的娇怯。

  “口是心非可不是件好事,应该很喜欢吧,我感觉你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