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3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34

  

  着她绑在身后的双臂,大肉棒连根插入,微凉的阴囊撞在水嫩的会阴上,便是一阵砰砰砰的狂乱水响!

  “呜呜!!不行了!停……快停下啊!不,不要插了!”

  再度高潮HH

  直到最后的百来下疯狂顶入停止后,精水喷涌在体内久久,季婉才从狂风暴雨中得到片刻安宁,勾缠在阚首归腰上的莲足缓缓无力的滑落在榻沿上,一下一下的凄美搐动。

  阚首归不曾起身,贴合着娇软的少女身姿倒在软榻上,餍足后的气息都是散着情欲的慵懒,爱怜的亲吻着季婉绯如粉桃的脸颊,在她赤红的耳际说道:“还是被插泄的模样最美,嗯~乖乖,你里面的肉儿在咬我呢。”

  两人的衣物少许凌乱却又算是齐整,自那双赤裸不停发抖的玉白腿儿往上看,又有谁知两人此时连接的几多亲密。

  “唔,出,出去……”

  这男人如山般镇压着季婉,涌溢在子宫的精水已经到了极致,酸胀的小肚子迫切需要释放,奈何粗壮的巨硕依旧堵塞在里面,顶的季婉动也不敢动,一双美目湿漉漉的望着阚首归。

  缓和着高潮余韵的穴肉如鲜嫩的花儿在绽放,层层水嫩吸嘬蠕动,伴随着痉挛,一浪一浪的卷裹着阳具,腹下的邪火不消反增,阚首归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出去?什么出去?出哪里去?”

  火热的大手摩挲在季婉小腿间,提起她一只脚儿,又开始了缓慢的抽动,这一次却又添了不一般的新奇,随着肉棒的磨动,被挤压的花肉湿腻异常,龟头顶开宫口的时候,流淌的精水,也随之一遍遍染满甬道,淫滑的娇媚中很快有了一抹粘稠感。

  他的速度不快,抵入的声音却响的清晰,季婉被绑在身后的双手已经麻了,抓着软榻上的玉罗绣面,身下被男人占据的地方又起了无法言说的痒。

  “拔出去……唔呜!阚首归……啊!!”

  突然一个发狠的撞弄,剧烈的电流如注卷席,季婉额间的香汗不受力的速速滴落,紧接着她便在他胯下的重力冲来时,连连啜息娇吟。

  砰砰砰!

  阚首归也不提醒她错在了何处,只控着腹下最硬的巨柱,霸道的在水嫩嫩的花径中横冲直撞,快活到了极致,看着咬唇难受的季婉,他勾着唇,便是花样百出的旋转、重碾、猛顶。

  尽根插入的硬勃肉柱可谓骇人,高潮后加深的敏感让季婉被堵的又痛又胀,紧窄的淫润蜜洞已是不堪操弄,每一下深入都将散去的高潮再度顶了回来。

  “啊!阿努斯阿努斯……呜呜!”她终是松开了紧咬的牙关,深处羞赧的花蕊穴心却已经被撞开。

  强烈的酥麻快感让湿润的膣肉死死缠绕在壮硕的肉柱上,一阵收缩、裹颤后,季婉再度尝到了狂乱的肉欲,淋漓的酣畅化作了热泪从眼中不断滴落,娇小袅娜的玉体蓦然颤抖着。

  “真乖,舒服吗?”

  季婉哪还有力气回他,柳眉微皱,美目紧闭着被那磨人的欢愉震彻一遍又一遍,心跳都差些顿止。

  巨蟒般的肉柱停止了抽动,似乎是有意让她缓解,随着媚肉的推挤往外拽出,梆硬的堵塞甫一抽离,季婉便感觉身下的蜜处如潮涌涓涓热流不断。

  “肿了呢,看来是不能插了。”

  阚首归撩起了季婉的裙摆,露出那娇嫩的牡丹肉穴,狼藉一片的淫糜旖旎,刮去白沫只见两片桃唇肿的厉害,再看看自个腹下仍旧雄壮的东西,他只能去解开了季婉的手,牵过一只白嫩柔荑握上来。

  “你……”

  掌间的狰猛硬硕羞的季婉想抽手,可是紧扣着撸动早已将她钳制住了,半起的身子软绵绵靠在榻背上,清楚的看着自己的手是如何帮男人摩擦,那东西过分炙热,沾了蜜液的表皮是细滑微软的,只是鼓涨的青筋让那红紫的性器看起来有些瘆人。

  “别乱动,不然还得插进去。”娇嫩的手心不比紧密的穴肉,奈何阚首归变态般的喜欢季婉的碰触,哪怕只是手心摩挲,也足以让他高潮。

  季婉一直闭着眼睛,手腕被带的都酸疼了,阚首归还不曾放开她,那般奇长的粗壮,难怪会胀的她发慌……

  “好了没有?我手疼!”

  “再等等~”压抑情欲的低哑声线说不出的悦耳。

  “你快点!”

  “闭嘴!”

  良久后,季婉只觉得右手都要脱臼了,红着脸睁开了眼睛还想催促,却看见阚首归突然停下了动作,紧接着一股白浊便从肉头的小眼里喷了出来,直射她的脸!

  ……

  这厢,阚平昌将那濒死之人抬回公主府后,便召集了王庭内的良医来医治,府中珍藏的老参一根一根切了给那人吊着命,她自个儿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床畔。

  “务必救活他!”

  阖府闹腾了一日,直到月上中梢那人的命方是保住了,一众良医无不感叹此人命大至极,自中原而来的一名宫廷御医却是暗自摇头,将实话说了出来。

  “公主怕是不知,此人脑后受了铜锤重创,只怕醒来也是要呆傻的。”

  阚平昌:“!!!”

  婆娘不乖

  这一日,季婉坐在庭院的幡帐下同莱丽学着烹花茶,烈阳下的丛丛雪柳随风微晃,热风过时,帐沿嵌坠的玉珠流苏清响,拿着长柄的银勺子,季婉轻轻推开金皿里绽放的玉茶花,盛了淡粉色的茶水入杯。

  “应该是差不多了,娘子快尝尝味道。”

  拿起茶杯时腕间的赤金臂钏滑动,季婉微微皱眉有些迟疑的饮了一口,渐渐的眸光一亮,盈盈道:“好喝!”

  这话音将落,金壁拱门下就跳出一人来,只见阚平昌拢着金纱长裙跑来,俏生生的模样艳丽逼人,看着案几上的一应器具,她毫不客气的自己盛了茶水。

  “呀,这味道真不错……木头快过来,咦?人呢!”

  季婉颇是无奈:“你别每次跑这么快,他脑袋不好使,估计又走丢了。”

  阚平昌讪讪笑着,只能拽着季婉陪她回去找人,一路上直与季婉抱怨那木头几多呆傻,可那一脸表情却不是一回事,总有几分怀春的懵懂少女意味,季婉也不点破。

  “平昌你先去那边找找,我去这边看看。”

  这已是本月第四次了,鉴于阚平昌也不记得人是何时丢的,季婉选择了兵分两路,王庭太大了,一个乱跑的傻子很容易迷路的,须得尽快找到他。

  季婉出了东宫一路往小广场上走,路过一片木芙蓉时,忽而听见里面有一丝响动,她忙驻足往里面看,终于在花架的角落下看到了一块玉佩,过去捡起来,很快就认出是阚平昌送给那人的。

  “木头?木头?你在这里吗?”她尝试着唤了唤。

  可惜,无人应答。

  这一片的木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