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48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48

  

  心中的疑团越来越浓。

  季婉摇了摇头,看着昏暗的花庭,下意识避开阚平昌的探视的眼神,骤然站起身来:“我不知道,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历史将会如何,阚首归将会如何,这里的一切将会如何,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

  内心深处,季婉甚至自嘲的安慰着自己,她并不喜欢阚首归,就算他有朝一日死在了眼前,她也应该拍手称快才对。

  “婉姐姐你别骗我,你将将明明说要杀了……婉姐姐!”

  阴暗的想法一旦有了念头便会一发不可收拾的滋生,幸而阚平昌不放弃的追问,打断了季婉的思绪,她才惊觉自己变的有多可怕,仓惶的推开阚平昌,季婉朝着来时的路落荒而逃,只字片语不敢再说。

  夜宴并未散,阚首归却提前回宫了,季婉回去时,也不知他等了多久,沉暗的面色格外瘆人。

  “不是说身子不适要休息么?去哪里了?”他手中端着葡萄酒,一饮而尽时,艳红的酒液延着白皙的妖异唇角滑落,似是饮着人血般。

  早有前车之鉴,季婉讳莫如深的站在殿中,蹑着步子走近了些许:“并没有不适,只是不想去宴会。”

  抬眸凝视季婉片刻,阚首归无声息的勾起了唇,笑的极尽昳丽,可惜这股笑并未深入眼底,那碧色的瞳中散发的阴鸷正在加重。

  “是吗?”

  明明是个反问,从他口中出来却是发凉的陈述词。

  季婉心中并没有多少紧张,或许连她方才的一举一动他都是清楚的,再想瞒住什么,都是徒劳罢了。

  “过来。”他倾着金樽倒酒,一边对季婉说着。

  也是无所畏惧了,季婉漫步走了过去,在距离半臂之距时,阚首归蓦然抓住了她的手腕,滚烫的掌心驱走了玉肌上的微凉,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他拽的一个趔趄,重心前扑摔入了他怀中。

  “啊!”

  她手忙脚乱的还未爬起来就被他箍着纤腰往下一按,紧接着一杯浓香的葡萄美酒便被灌入了口中,微烈的酒液呛入了气管,她在他怀中咳的眼泪直落。

  “咳咳!!不……咳咳!”

  阚首归寒冰似的眼神微敛,将手中的酒盏随意扔开,掐着季婉的腰往上一提,弧度完美的薄唇便压了上去,含着酒香果液浓浓的粉唇嫩舌,优雅顿失,狂乱的搅拌吸嘬。

  只可怜季婉先是呛的差点背过气,接着就被无度强吻,粉白的面颊迅速涨红,很快最后的一丝氧气也被男人霸道的吸走了,临近窒息的极端缠绕,让她垂死挣扎在他怀中。

  拍打在肩头的玉柔荑力气越来越小,阚首归深吻的舌头却是越吸越狠,吃着女人细软的妙舌,他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卡住了她挣动的粉腮。

  源源不断的气息从他的口中渡入她的喉间,带着酒香又夹杂着冷冽,生疼间占据了她的一切。

  直到被放开时,季婉已经失力半晕在阚首归怀中,男人把玩着她发红的素白玉指,餍足的舔了舔唇角,野兽般的瞳孔中闪过丝丝嗜杀之意。

  “我说过,觊觎你的人都该死,一个都不能放过,先从老头子开始吧。”

  半是认真半是玩味的话浅浅如了季婉的耳中,身子一僵,老头子?是指阚伯周?她迟疑的看向阚首归:“你,你要什么?”

  修长的手指轻柔挑开她颊畔细细凌乱的发丝,擦拭着她唇间濡湿的印迹,他笑了笑:“乖,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我……”季婉还未说出第二个字,阚首归便用手指封绛了嫣红的唇,看着她乌黑湿亮的美目,他将她抱的更紧了,濡湿的舌舔在她的腕间。

  “包括你今夜见过的那个男人。”

  他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季婉浑身发凉,果然,她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阚首归抱着僵直的馨香娇躯,箍在腰间的大掌蓦然下滑,隔着软缎的裙纱揉弄在雪股间,她紧张害怕的小模样着实撩拨了他。

  这种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

  操她,干她,插她。

  “阿婉,这个世上只有我能对你做这样的事情,别的男人,都不可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她腰间的裙带,缀珠的宫绦猝然落下,罗裙也很快遮挡不住玉润如霜的美腿了。

  作者菌PS:好久没更新,努力加更

  蜜液如水注HHH

  chase

  蜜液如水注HHH

  擒着金玲杂响的纤细脚踝,阚首归将手脚并用的季婉又拉回了身下,撕碎的裙衫半裸,她的本能反应总是让他大动干戈,俯身压下去,扳住她的脸,用力的吻着她。

  大掌游移,极尽爱抚的摸在曼妙的曲线上,无不是柔软的美好。

  吸吮着她的耳垂……舔弄着她的耳廓……他狂乱喘息失去理智,牙齿咬过她的脖颈时,霜色的玉肌上留下了暗红色的痕迹。

  “你,你弄疼我了!唔!”

  季婉被咬的生疼,一个劲儿在阚首归怀中扭动,奈何他抱的太紧,大概是不耐烦了,他直接扯开了她的双腿,将自己的腿挤了进来,将她想要闭拢的地方顶开。

  “疼吗?”他伏在她的身上,薄唇贴在起伏急促的玉色胸脯间停止了啃咬,凌乱的卷发被季婉拽的剧痛,腾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腕,才轻轻一捏耳边就是一声软软的轻咽。

  混乱中,季婉察觉他带着她的手往下方挪去,她蓦然瞪大了眼睛:“你放开!下流!”

  未料,这变态只是淡然一笑,舔着她微微圆润的下巴,握着她的手探入了自己的袍间,杂乱的男性毛发在胯间硬的扎手,很快那巨大火热的肉柱便被强行挤入了她的掌心。

  “快忍不住了,还是先揉揉吧。”

  明光下俊美妖异的男人突然温柔了起来,压着涨红了脸的季婉慢慢轻啄,不经意发出的声音格外淫糜,牙齿咬开了胸间的碎绸,粗糙的大舌由下而上的舔舐着浑圆白嫩的乳肉,涂抹着口涎,将那对嫩生生的玉笋吸的发红发颤。

  “呜!”

  突然缓下来的节奏并没有让季婉轻松多少,身体很快有了诚实的反应,她压抑的娇喘,紧蹙着柳眉挣动,被男人控制着缠在狰狞巨物上的五指更是不曾停下。

  他能藏住表面的粗暴,却掩饰不了本能的凶残。

  “手!嗯~我的手……你慢点!”

  快速的磨动在看不见的下方越来越淫乱,含着她硬立的朱色乳尖,阚首归鼻息间愈发灼热,他闭着眼睛不曾流露出欲色,可是舒展的眉间满满都是快慰。

  女人的手着实娇嫩,尽管是没有半分技巧的来回搓弄,也足以让他得到纾解。

  “已经够慢了,你乖些,对,就是这样……再揉揉下面,快了……继续,不许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