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49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49

  

  停!”

  纤细的玉指温润,裹着蓬勃的肉棒微颤,酥酥麻麻的痒蹿动在阚首归的腹间,他畅快的低吟,握着季婉的手由着自己的需求变换撸交。

  骇人的阳物摩的季婉手心一层热汗,凹凸肿胀的巨大在脑海中愈发明晰,一手堪堪握住的来回旋弄撸动,很快就让她酸了胳膊,而身上的男人依旧不见停息,含着她的奶团,更加得寸进尺的抚慰。

  直到一声低吼炸开,还不等季婉收回自己的手,阚首归便用最快的速度褪去了两人身下的衣物,挺立在腹下的柱形巨棒狰猛至极,对准了她被分开的莹白腿心喷出了浓精。

  “啊!”

  粘稠的热液敷满了娇花般的阴户,她尚且失神,吐着白浊的龟头已经抵入了湿润的花缝,插着隐秘的紧窄洞穴狠狠的冲了进来。

  这一下,她便是喘息都弱了,倒抽了一口冷气便绷紧了身体,在他的胯下瑟瑟发抖。

  炙热的异物瞬间盈满了细小的花径,猛然的抽动,摩擦震动给予了肉璧最直接的酸麻,再往深处交合就是大力的捣击,就着水声不过几下就操的季婉美眸中热泪不止。

  “呃呃!不要进了!”深填而入的巨大快感,冲激的季婉头脑发胀,腹间亦是胀的难受,汁水四溢间,仰躺在长毡上的后背一阵阵的颤栗。

  阚首归并不言语,只一个劲儿的进出在绷紧的嫣红肉洞中,淫润的内道夹吸,让他的驰骋更加疯狂,修长的手指掐着季婉的双腿,碧色的眼儿近似欣赏的看着两人交合的地方。

  白沫横生,蜜液如水注……

  加速地冲刺、贯穿、摩擦,将难以启齿的酸爽送遍了季婉的周身,肉棒越插越深,娇嫩的软肉几乎有了快要胀爆的错觉。

  男人一边挺动腰腹,一边用手去擦拭她面上快慰的泪水,写满情欲的粉颊嫣然,大抵是无力承受更加猛烈的操弄,微阖的小嘴里不住哀婉呻吟起来。

  动人心魄的淫媚,只烧的人心都燥了。

  “啊啊啊!!”

  腿儿被扯开到最大的程度,粗猛的肉棒正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灌入她的体内,激烈洪亮的水声响彻,最叫季婉难堪的便是臀后的长毡,已经湿了大片。

  不过她已是无暇顾及,抽插拍击下极端的酥痒占据了她的神经末梢,让她情不自禁的大叫战抖,过多的情水混杂了精液,被纳入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捣进花心深处,宫口微痛间,一阵阵电流似的麻如海浪般卷席!

  “只有我能这样弄湿你,对不对?乖,叫的再浪些~”

  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却在第一时间遵循了他的命令,更疯狂的操弄冲来时,用最好听的声音吟喔着此时的一切快感……

  交易

  chase

  交易

  这夜之后,季婉将阿伏至罗的事情埋在了心底,属于阚氏兄弟的争斗还没正式拉开帷幕,高昌王便“病入膏肓”了……

  再见到阚义成时,俊雅的少年意气风发,携着未婚妻在大宫的金殿上执手情深,颇是叫人惊奇,季婉就站在阚首归的身侧,目光落在阿依娜的身上时,她蓦然一怔!

  带着金臂钏的腕间微烫,握上来的修长五指轻轻摩挲了下细润的肌肤,见季婉迟迟没反应,阚首归侧首问道:“怎么了?”

  清冽的声音如暮里钟声,沉稳的淡然。

  季婉控制不住的发颤,那是压抑不住的欣喜,她炙热的目光很快引来了对面两人的回视,阿依娜是不明所以的瞪着季婉,唯独阚义成却敏锐的看了看阿依娜颈间赤金华美的项圈,其中嵌有一枚甚是普通的玉佩。

  “在看什么?”

  难得阚首归的目光从身上扫过,依偎在阚义成身边的阿依娜突然挺起了胸脯,将最傲人的地方展露,由此,颈间的项圈更为显眼了。

  回过神后,季婉忙摇头回道:“没有没有,只是觉得阿依娜公主今天很美。”

  可谓拙劣的谎言,自然是骗不过阚首归,将季婉眼中的兴奋记在心中,便不再追问,微微弯起唇侧阴沉的弧度:“好了,随我去看看父王吧。”

  走出很远了,季婉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阿依娜,却不小心对上了阚义成的视线,那意味深长的笑,显然是已经明白了。

  糟糕!她之前似乎告诉过他,只有那枚玉佩能帮她回家。

  ……

  进入王寝后,季婉就心神不宁,她并不想看到阚伯周,哪怕此时他已经口不能言,四肢不能动弹,形同废人般,她却还是能记得那个午后,被他压在花架下的一幕幕。

  “别怕,那样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发生了。”

  大掌轻柔的握着纤细的五指,温热的安心,无端端让季婉镇静了下来,看着阚首归难得柔情的一面,季婉很快就垂下了头。

  阚首归缓缓地走近了王榻,透过薄如蝉翼的金纱帐幔看着躺在其间苍老如厉鬼的男人,他并没有多么开心,淡漠的神情没有一丝人情味,安静的凝视这个他称之父亲的男人。

  前半生他害死了他的母亲,后半生他又肖想他的女人。

  “父王是在害怕?”看着张阖着嘴发不出声,面露惊恐的阚伯周,阚首归无声息的笑了笑:“怕我杀了你?呵,我又怎么会杀了你呢,再如何你还是我的父亲。”

  这样的话,莫说是阚伯周了,便是他身边的季婉都不相信,阚首归却说的无比认真。

  “我知道你留了密诏要将王位给谁,无妨,我要的从来不是你的王位,今日的一切,只当是你还给她的罢了。”

  他的母亲,那个死了十几年的女人,或许在阚伯周的记忆中早已不复存在,但是这迟来的惩罚终究会让他一点一点的记起曾经的一切。

  “至于阚义成,他用季婉同你做交易,真的是该死,我的女人,可不是被你们用来交换的筹码。”深邃的碧眸中,明显起了一丝煞气。

  闻言,季婉大为惊诧:“交易?什么意思?”

  阚首归却并不打算将这些肮脏的事情告诉她,眉间的凌厉深沉,只有握着季婉的手时,他才会有些得到救赎般的安然。

  “走吧。”

  他不愿意说的事情,很快季婉就找到了答案。

  ……

  阿伏至罗走后,阚平昌颓然伤心了几日就又变回了以往的姿态,不再提及那个傻子木头,也不曾追问季婉那夜的话是何意,又变回了俏丽爱笑的小公主。

  “我也是从母妃那里知道这些事儿的,那日若非阚义成让人告诉父王你在花苑里,你也不会被……哼!他居然还装作不经意出面救你,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季婉怎么也没想到那日发生的事情会是阚义成一手策划的,他当时对她说的话,她一直铭记在心的,她无助害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