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59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59

  

  ?”阚首归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提起了季婉的腰,他衣物褪尽,一身光裸强壮,掀开了她的雪缎长裙,大掌照着翘起的粉白臀儿就拍了几拍。

  季婉气的想转身去挠他,奈何腰肢被掐的太紧了,扭着小屁股反而被阚首归又摸又捏,须臾便被他抬起了一只腿,紧接着……

  “疼!不、不要进!呜呜!”

  硕猛的巨蟒火热如铁,抵进娇嫩的花缝,一个劲儿的往里面插,不曾润滑的甬口顿时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含的这么紧HHH(加更)

  不曾扩充也不见湿润的花径紧致出离,肉头只嵌进前壁,就被卡的动不了,加之季婉叫的凄厉,阚首归只能屏息抽身。本是想心一横给季婉些教训,终究是舍不得,放开了她,就起身去取东西来。

  好些时间没进食加之高度紧张,季婉这会四肢已经软的不行,瘫爬在大床中央,已经无力再动,等到阚首归再过来,整个人就被他翻了个身去。

  解了她的裙衫,白嫩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一览无遗,精致的锁骨下,丰满挺茁的玉乳急急起伏不定,一点嫣红盈盈诱人,撩的男人恨不得立刻去爱抚那一对玲珑乖巧的奶团子……不过他此时的目的不在于此。

  目光下移,曼妙的纤腰颤颤,柔美的曲线都是软的娇媚,平滑的腹儿下阴户微凸,不甚浓密的纤卷毛发遮蔽在腿根深处,拨开她不安紧闭的两条玉腿,只见半阖瑟瑟的阴唇发红,那是方才被他蛮力挤入后留下的痕迹,可惜就是不见往日潺潺的玉露。

  “腿儿再分开些,出不来水,得抹些东西才行。”

  季婉知道是躲不过的,着实害怕了将将的痛,乖乖的张开了腿,就看见阚首归将一瓶淡粉色的液体倒在了掌中,紧接着大掌覆在玉门间一阵摩挲,微凉的腻滑处处皆湿。

  “唔!”掌心炙热,打着圈轻柔在花缝间,直压着凸起的小肉蒂渐硬,那是最直接刺激的地方,涩涩的酥痒直冲阴部腺体。

  润滑的膏液阚首归倒的多了些,眼看一缕缕的往季婉退后滑,便用手指勾起往嫣红的小洞儿里塞,紧嫩的小眼才戳弄了几许,明显就多了一丝不同于膏液的粘稠。

  湿亮的娇花晶莹玉嫩,一道缝儿揉开了,那明显的小孔已经透着万千的诱惑,扶着鼓涨的硬棒顶上,这次终是顺畅的一插到了底。

  两人同时发出了闷哼,只不过季婉却是被胀的难耐,直挺挺的躺在阚首归身下,在他畅快低吟着抽动时,眼泪不住的落。

  媚肉吸夹裹附着棒身,随着他的磨动而律动,他插的快时,肉璧便紧的颤缩,稍稍一慢,绵软的无边娇嫩就开始浸着水在蠕动。

  “嗯~还让我滚吗?小淫妇,含的这么紧,倒叫我退都退不出来了。”

  幽幽娇窄,挤着细嫩的淫润而入,通体都是叫嚣的爽快,掐住季婉盈盈腰肢,阚首归猝然大力的撞了几下,直捣的季婉绷紧了腿儿,咬着唇的贝齿一松,难受地哭咽了起来。

  “呜呃……别、别撞,轻点……呀!”她话音未落,填满蜜道的巨柱便是快速的抽插连连,操上花心嫩蕊的力度像是恨不得将她撞碎了一般。

  如此凶猛的热烈,拍击的她下身快感纷纷,过分的湿腻已经让他插到了最深处,碾磨细肉的龟头更甚蓬勃,撑的季婉小腹直缩。

  大掌捏着惹火的两团莹软蹂躏,蓄起的力度都用在了她周身各处,很快便有水润的闷响在交合处乍起,仔细一听都是羞耻的欢愉。

  “说,还让不让我滚?”

  肉柱滚烫,怒张的青筋擦着细窄的肉璧,来来回回,大开大合,直将膣道也抽插的火热,愈见淫腻的花肉层层绞缩,极媚极软,嘬的阚首归后背不由窜起一股麻意,粗喘的沉息渐乱。

  雪臀被捧上了男人的双腿,也不知是沾染了润滑的膏液还是穴中流溢的水儿,湿的厉害,只待大肉棒狠狠填入,季婉便颤哭着声在他胯间抖了起来:“不……不了,唔!”

  变态如阚首归,得到了满意的回复后便不受控制了,唇际扬着笑一俯身就重重的压在了季婉的身上,大口大口贪婪地吃着她的雪颈香肌,狼腰下挺动的速度猝然迅猛,如同打桩般疯狂顶撞在她体内。

  “呃呃呃啊!!”

  密密实实的堵塞已经让敏感的花肉受不住了,再遇这上狂风暴雨的急乱拍打,玄奥的小蜜洞顿时水声紊乱,汁液飞流。

  一波一波的情浪卷滚,又疼又胀的小腹颤颤,被男人精壮的腹肌无情碾磨,直插入内的大肉棒已经顶开了娇嫩的宫口,季婉纷乱的忍不住喊叫,却只得发出断断续续的破碎音节,应接不暇的被男人捣的凌乱不堪。

  极度的抵入嵌合,将性与肉欲糅合到极乐,阚首归身心都是舒爽快感到巅峰的,一边挺身一边狂热的凝视着身下泣哭欢浪的季婉,粗暴的力道,势要捣乱她的花径,撞碎她的花蕊。

  “要你~阿婉~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他低吼着,碧瞳火热都是狼藉的欲,加快着节奏,顶插着她的蜜道,徜徉在水液交织的紧致中,他的理智渐失。

  层层叠叠的肉儿又软又暖,插的深了愈发夹据的紧紧,磨动着娇艳的媚肉,剐蹭着蠕动的内壁,撑开的阴唇翻撅之际,汩汩透明水液挤了往外渗出。

  一身莹白玉肤呈现怯怯的粉色,薄透的香汗淋漓,季婉愈发高亢的叫着,可怕的电流袭涌,她开始奋力挣扎身上的压制,奈何腰下的冲击更加恐怖,雪臀被操的一跌一起,终是躲不过那急烈而来的快感。

  操地爽不爽?HHH

  女子艳靡的娇吟和着男人紊乱的喘息,在床帏内交织着浓浓热焰,浪声戛然而止时,空气中弥漫的淫腻情味在片刻加重。

  “咳咳……”

  季婉被突然灌入口中的浓稠液体呛的岔了气儿,高潮的余韵尚在,她整个人趴在床沿处,光裸着雪肤美背哆哆嗦嗦的剧烈咳嗽,唇齿间都是去不掉的精水味。

  阚首归长臂一伸将她抱回了怀中,长指拢着散乱的秀美乌发,情欲未退的目光落在通红的娇靥上,绯色的唇畔那一抹浓白格外灼眼,念起方才肉头抵入檀口的瞬间紧实,下腹便是一热。

  “好吃吗?”指腹勾着她吞咽不下的精液,在指尖捻了捻,悉数抹在了她胸前挺立的樱桃乳尖上,嫣红的小奶头微弹间湿亮的惹人。

  季婉手酥了脚也软了,周身都是快感冲刷后的麻,剧烈运动后的心室怦然难停,加之那一路入了腹的精水,胃里都泛着烫,大口的呼吸着温热的空气,难受的说不出一个字。

  稍稍一动,双腿间的潮意便汹涌,硕物填塞后的蜜道还残留着被撑开的酸胀,嫩壁一缩一颤,倒是将深处捣成粘液的蜜汁都从里面滑了出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