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_高昌王妃
红豆小说网 > 高昌王妃 > 分卷阅读60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60

  

  男人结实矫健的身躯无不展露着狂野,抱着娇弱馨软的佳人,健硕的胸肌上热汗隐约,轻抚着季婉的后背,方才的激烈亦是让他受益良多,碧色幽幽的目光邪佞依旧。

  “真想喂阿婉再多吃些。”

  闻言,季婉仓惶的睁开了眼睛,蝶翼般的长睫轻颤,漆黑的瞳中流光溢彩盈盈,透着水光看了一眼他的腹下,发软的白嫩玉手就抵上了他的胸前,有些抗拒的恐慌。

  再次蓬勃挺立的肉柱粗大过她的手腕,沾染着白沫的青筋愈发怒胀,雄赳赳的红紫狰狞之势,就在须臾前,顶撞的她差些断了气。

  “不要,不要了……”

  她扭着腰肢想从他的臂弯中离开,阚首归却已然霸蛮的将她抱着转身面对自己,两条玉白的匀长腿儿跪在他的身侧,正下面处,滴着蜜液的口儿对准了擎天之威的巨柱,张开肉冠的龟头即将顶入她的体内。

  “好了,我要松手了,阿婉若是不想要,便撑住了。”

  深邃的碧眸间尽是炙热的欲望和戏谑,大掌撤离的瞬间,季婉便惊呼了一声,她哪里还有力气支撑中心,润滑的娇嫩肉洞一寸一寸的套在肉棒上往下沉,她越是攀着他的肩膀挣扎,越是往下沉的快。

  “太胀了!肚子……肚子疼……呜,停下、快停下!”紧缩的肉璧被肉刃抵开,享受过一番极乐的媚肉远比此前敏感,肉棒挤压带来的摩擦酸痒加剧了。

  她的叫唤也是软糯的带着哭声,若非是自己已经置身入内,清晰的感受着她失常的裹吸,阚首归都快以为她是真的不舒服了,滚烫的手掌贴在她的小腹上揉了揉,就看她双腿急急战抖,再也没忍住坐了下来。

  “唔~”被蜜肉套吸的快慰让阚首归顷刻低吟,贴着平滑肚儿的掌心处蓦然凸起了一小块,颤动的娇嫩又湿又滑,插的太深了,忍不住含着季婉粉色的玲珑耳垂轻咬:“这可是阿婉自己没忍住的,嗯!”

  吞下了整个肉棒,季婉僵坐在了阚首归的怀中,根本不敢乱动,渗着香汗的额头抵在他胸前,急促的娇喘吐息,肉璧间酸胀爆满,是百般滋味难言,她异常害怕他会突然抽动,因为腹下翻涌的生理冲动已经压不住了。

  “求求你、呃啊!别动、别……”

  她吐字不清的兰芳香息暖暖的喷在他的颈间,痒的阚首归喉头大动,本就一身燥热难以平息了,季婉这无心的一撩,野兽也就不再强忍。

  胯部用力一挺,坐在其间的人儿便被颠的起起伏伏,连连媚哭淫呼顿时充斥寝内,只看两人腿根契合处,绷开的嫣红肉唇泛白,水液横流。

  “啊啊啊!!”

  硬邦邦的肉柱庞大,一刮一蹭便刺激了她所有的敏感点,骑坐在上方的季婉被顶的失了重心,跌落的瞬间,送入宫颈的粗硕将她撑的只想胡乱尖叫。

  如此刺激的欢愉,使得她盆骨不断收紧又放松,深插入子宫内,阚首归更能清晰的感受着那股阖动的美妙,他一手扣住了她的纤腰,大力的操动之际,另一只手抓住了她柔软的玉乳,五指肆意的捏着。

  “告诉我,操地爽不爽?”他低声嘶哑,浓浓的情欲中都是占有的意味。

  猛烈的顶撞极度疯狂,插的肉穴发紧发烫,湿漉漉的淫腻不堪,最明显不过的便是季婉的小腹,平坦雪白的肚皮上都是肉棒肏入的形状。

  “呜呜……爽!够了够了~啊嗯!!”

  风雨欲来的快感比之前还要凶猛,大起大落间,季婉仰着头又哭又叫,无处安放的手指在阚首归的背上用力的抓挠着,而蜜洞中的抽插却仍在加速的驰骋,极致的贯穿霸道又粗暴,不带半分缓驰挤磨着所有的媚肉,连带最神秘处的子宫,也遭受着龟头的碾压。

  砰砰砰!!

  操穴声不息不止,也不知道又插了多久,高高颠起的季婉跌回阚首归的怀中时,含着肉棒的穴口猛然发紧,绷直的神经剧颤开来,“哗”的一声,竟是裹着阳具潮喷了。

  “啊……”

  从尿口中出来的簌簌透亮水液喷的两人下身尽湿,就着狂乱的热浪,阚首归迫切地将季婉压回了床间,低吼着加快了最后的操动,精水喷入子宫的瞬间,他爽的闭目直抖,张口咬住了她的雪颈,耳畔是她细弱的嘤嘤呻吟。

  彼时,浓精射入,季婉已经瑟瑟发抖的半晕在他身下,娇红的眉眼间无不透着欲仙欲死的欢慰。

  坐在肉柱上吃粥HHH

  抵在深处的肉柱不曾退出,圆硕的肉头卡在宫颈中,整个肉棒都享受着嫩肉淫糜的紧紧缩动,阚首归伏在季婉的身上良久,待躁动的狂热渐渐退却,大掌甫轻柔的抚着她的额头,将湿乱的青丝拢到脑后,薄唇又吻着上头的细汗,说不出的眷念深情。

  粗沉的喘息吁吁,两人都不曾说话,待季婉恢复了几分力气,就尝试着推抵身上的滚烫阳刚的男躯。

  阚首归顺势低头含住了她的手指,在她怒目看来时,微微扬眉:“要是阿婉能一直都这么乖就好了,肚儿可还饿?”

  抽回自己的手,季婉就将头转向了另一侧,难以平息的呼吸着,酸软的纤腰并不敢乱动,毕竟埋入体内的巨物依旧硬硕的极具危险性,半分不退的填塞堵的许多浊液出不去,以至于小腹内胀的发慌。

  “你出去……唔!”

  好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的几个字,软绵绵的撩人心扉,阚首归自然是不会听,反而一手环住她的腰,就着深插交合的姿势,抱着酥软的她下了床去。

  “啊~放、放开!不要走,不要!”

  秀长的玉腿无力盘桓他的窄腰,在她差些滑落时,他的大掌扣住了浑圆的娇臀,往上稍稍一抬,粗巨的肉棒再次将她插的满满当当,他赤足每走一步,那物便震磨着整个花径内道,极致的痒难受的她在他怀中哆嗦着泣不成声。

  温热的洞儿颤的厉害,吸附棒身的媚肉绞缩不止,清亮的热液混杂着白浊自阚首归的腿根处潺潺滑下。

  “好了,马上就停下了。”他放缓了步伐,这样异常刺激的体位季婉不好受,他亦是,晃荡在腿间的阴囊倏地发紧,置于蜜洞中的肉身被吸嘬的忍不住又想喷射了,终是走到了小几旁,坐在了上面。

  阳具直挺挺的顶插,本就腻滑敏感万千的花穴,顷刻又旋起了更加急烈的快慰,肉璧瑟缩蜜唇含吸间差些又要泄了,季婉咬着唇娇喘不及,终是忍住了那股可怕的冲动。

  无力的伏在男人宽阔的怀中,胸前的玉乳避无可避的被他挤压着,她小幅度的捶动着他的肩头,泠泠水眸紧闭:“拔出去吧……呜~”

  撑开的花口处灼热异常,蓬勃的巨龙抵的她连本能缩动都要小心翼翼了,哀哀出声时,只见阚首归端了那碗已经凉透的果粥起来,搅了搅便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