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话痨的弟子_重启:赎罪
红豆小说网 > 重启:赎罪 > 第三百三十六章:话痨的弟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三十六章:话痨的弟子

  瓷玉城,北斗宗内。

  沙沙沙的扫地声不断在道观中响起,扫去地上的尘埃,扫去树下的落叶,仿佛要扫去尘世间的一切烦扰。

  道观里很干净,除开树下的落叶不可避免外,并没能看到其他值得去扫净的地方。这般枯燥无味的做活,不由得让扫地的道童无聊到哈欠连连,却还是不得不继续抄起扫把,打扫地上那些师父口中的“尘埃”。

  若是没能及时扫净,敷衍对付任务,待师父回来可是要挨教鞭的。

  “菩提本无树,宁静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道童一边无趣地背诵前些时日看的书上内容,一边无趣地挥舞扫把,时不时还要往道观门口瞥一眼,看看师父回来了没有。眼看过去许久,门口仍旧没出现那熟悉的身影,道童顿时起了歪心思,索性将扫把一扔,准备先稍稍放松一番,随后再做打算。

  谁知道童刚转过身,便觉一股强烈的威压自身后袭来,仿佛一对铁锁般锁住了道童贪玩的双脚,让他僵在原地不敢动弹,良久,他才敢微微撇过头去,果不其然,此时的门口已经出现了那熟悉的身影……

  师父,回来了!

  “师父恕罪!弟子只是……只是口渴了想先去喝口水,绝对没有要逃避劳动的意思!”

  道童紧张兮兮地跑到师父面前一个劲地道歉,可谁知下一秒,他听到的却不是师父的训斥,而是一声无力的咳嗽。道童连忙抬起头,这才看见这惊人的一幕。

  只见道观的门口,沈萧鸿正静静地站在原地,看似淡定自若,可若是修道之人仔细观察,便可发现沈萧鸿身上已然多出诸多内伤,白色的道袍下,似乎也隐藏着许些外伤,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师父,你……”

  “红绫,”沈萧鸿轻声道:“起来,扶我进屋。”

  红绫连连点头,起身搀扶着沈萧鸿一步一步走进屋中,将沈萧鸿在椅子上安顿好后,又赶忙跑去给沈萧鸿端茶倒水,只是眼神还时不时好奇地观察一下椅子上的沈萧鸿。只见此时的沈萧鸿正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随着他的呼吸吐纳,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有形,如同棉絮般,一丝一丝被他吸入鼻腔中,调养他体内的内伤。

  只不过,这样的调养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沈萧鸿身上的伤,似乎有点重了。

  看着师父如此狼狈的模样,红绫不由得既恐惧又好奇——他是北斗宗第一百一十四代真传弟子,也是“道祖”沈萧鸿的关门弟子,沈萧鸿的实力如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究竟是怎样的强者,才能让他这个活了三千多年的老头子伤成这样?

  “师父,水。”

  红绫轻轻端上一杯茶递到沈萧鸿面前,却被沈萧鸿轻轻挡开,随后又是一阵咳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师父,”红绫疑惑地皱起眉头,缓缓把水放下:“你伤成这样……不会是因为女娇吧?”

  沈萧鸿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人?”红绫更加疑惑了:“师父您当初说要下山一趟,我就老感觉我这右眼皮一直在跳,果然出事了!不过以师父您的修为,怎么可能……”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沈萧鸿终于有些不耐烦,出声打断了红绫的话,随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红绫见状也没有办法,只能搬来一张椅子坐在沈萧鸿旁边,可即便如此,对于沈萧鸿为什么会伤成这样,他还是格外的好奇。

  从小争强好胜的他,对于这些强者,总会有那么一些强烈的好奇心。

  “女娇分魂,已经被封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萧鸿总算是开口说话,向红绫解释了他此番出行所发生的事。见师父终于开口说话,红绫的眼中顿时有了光彩,赶忙拖着椅子凑上前去,一脸八卦准备听故事的样子。

  “被封印了?不愧是师父您!那么厉害的异妖都被您给……”

  “不是为师封印的。”沈萧鸿无奈道。

  “啊?不是师父?”红绫微微一愣:“那……那还能有谁?难道是德川阿姨?不可能吧!德川阿姨虽然也很厉害,但和师父您比起来可差远了!依我看……”

  “……是伊露娜。”

  “伊露娜?”红绫昂起脑袋回忆了片刻:“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之前师父您说过的那个路西法型(维度系)异能者!不对不对,应该叫她“大魔法师”,哇没想到她这么厉害!不过和师父您比起来应该还是有差距的吧?我记得她……”

  “……”

  红绫总算注意到了沈萧鸿不满意的眼神,一下子愣在原地,片刻后才畏畏缩缩地低下头去,摆出一副谦卑的模样,闭上了自己那罗里吧嗦的嘴。

  师父在身边,他这样做,无疑是在抢师父的风头。

  见这小子总算安静下来,沈萧鸿这才继续说下去:“很可惜,为师没能亲自降伏这妖怪,还让她落入了外邦人之手。至于为师身上的伤,便是在与伊露娜争抢时造成的,此时她应当已经抵达羽木岛,就是不知这下一步,她会作何动作。”

  “羽木岛?”红绫皱了皱眉头:“羽木岛最近打我们打得可狠了呢!他们……”

  红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又把嘴闭上,随后转过身询问沈萧鸿:“师父,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事已至此,为师也不知该做些什么才是正确之举,”沈萧鸿摇了摇头:“不过为师日夜观天象星宿之移动,阴阳五行,乾坤八卦皆有异动,恐世间将迎来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只怕女娇一事,不会被我等如此轻易解决,当务之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是应想方设法,唤醒剑仙前辈。”

  “剑仙?李苡茹?”

  红绫抿了抿唇:“这恐怕并非易事吧师父?剑仙前辈都已经沉睡多久了,想要唤醒只怕是难上加难!再说了,这女娇真有那么厉害么?以师父您的实力,我觉得完全……”

  “你只管听便是!”

  沈萧鸿总算有点生气了。有这么一个话痨的关门弟子,沈萧鸿真是被又好气又好笑,也不知该说他些什么。只见他缓缓起身,长袖一甩,一副如全息影像般的画面顿时展现在师徒二人眼前。

  “如今这华夏,剑道似有崛起之意,‘剑妖’李璐,‘剑鬼’禾易,皆是‘剑仙’李苡茹之正统传人,更有禾易真传弟子夜幽辰弃暗投明,皆是剑道复苏之现象,为师以为,若是你想要唤醒剑仙李苡茹,务必取得这几人之帮助。”

  “另外,先前为师与你所说的那姐妹二人,许烟宁与许穆熙,此刻八成也是在羽木岛之上,为师虽修为不够,但也能勉强看出这大千命运之走势,这番变局,只怕是与她们姐妹二人有……”

  “许烟宁?就是那个守望者擂台?”

  红绫顿时兴奋起来。

  “哇她真的是超厉害欸!可惜前段时间听说她越狱了,还以为她会跑到瓷玉城来呢,没想到是跑羽木岛去了!哎呀真没意思……嗯师父?”

  红绫的话语戛然而止,紧随而来的便是一柄迎面而来的长剑差点砸在他的脸上。红绫吓得连忙抬手,还以为是师父又要教训他,谁知那剑竟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手中。

  “此乃北斗降妖剑,乃是我北斗宗历代掌门长老亲手锻造,斩妖破魔无所不能,其剑中灵力可助你施展五行神力,为师今日将它传给你,务必好生利用。”

  不等沈萧鸿说完,红绫便已经兴奋地把玩了起来。只见他握住剑柄用力一拔,锋利的剑刃顿时出鞘,凌冽的寒芒在阳光下微微闪烁,随后只见红绫双眼金光一闪,持剑手的血管竟逐渐化作五种颜色,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缓缓注入剑刃之中,随即剑刃也逐渐散发光芒。

  红绫四下搜索一番,很快便锁定了屋外菩提树上的一根树枝,立马一剑斩出。只见一道剑气飞快射出,轻松将那树枝斩断,掉落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落叶,然而再看红绫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师父,北斗降妖剑……不是在您的大匣子里吗?”

  红绫缓缓收剑转头,看着沈萧鸿质问道。

  “这把……是仿制品对吧?”

  “……”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沈萧鸿无可奈何地瞥了红绫几眼,随后轻咳一声,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话可真多,记得把树叶打扫干净!”

  ……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