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更(为月票1050张+)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更(为月票1050张+)

  沈水镇,城门口。

  宋福生一脸诚恳和守城衙役好顿说,说让我们逗留吧,俺们不乱走,我们的目的是为看病。你瞅瞅这老的老小的小,好多受伤的。

  守城门的衙役官望着这伙人,问你们怎么是受伤的?是不是路上没吃食抢别人的了?

  这怎么可能,怎敢。

  别人不抢他们就不错了。

  衙役嗤了一声,瞧你们造的那个样吧,谁抢你们。

  宋福生说,官爷您得信我。随后指向瘫在车上的松子袋子,有的袋子已经被扎坏,松子袋子上虽然被盖着破布,但是从袋子里也漏出不少,手推车上有散落的,一眼就能看到。说是打这个摔的。

  守城门的衙役真没想到,这伙人造的不像样,还真有些货。

  微皱眉,在思考。

  宋福生发现有门,知道人家顾虑的是他们像丐帮。

  别看是丐帮,啥帮它一旦成为帮了,人数众多,也会被定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尤其他们还是难民出身,外地来的,不是本地人。

  继续游说道:

  “官爷,您看这都几时了,我们就是看完病马上出城,夜黑前,路上也找不到客栈落脚,就让我们在镇里对付一宿吧,真不会给您添麻烦。

  就是出去买饭食,您放心,我们也不会一帮人出去走,只寻两个老实巴交的去买。

  你看我们有这么多松子,真不会干出来半夜出去抢谁偷谁的事,饿了大不了吃松子是不是?”

  是啊,这都几点了。

  衙役心想:你们要是再晚来会儿,我们就要关城门了,只剩城楼上守值夜的,无战事无特殊情况,这一宿城门就不会再打开,连他都要下班了。

  而衙役所担心的,正是宋福生猜到的那些。

  看宋福生一脸老实,后面也真是老人孩子一堆,说的头头是道,终是点了点头:“不准乱走,夜里真急用什么出去寻买,也只准两三个人出去。明日卯时务必离开。”

  宋福生给人家抓了一大把松子,说官爷辛苦辛苦。

  进了镇,高屠户力荐宋茯苓,让去寻人打听哪里有便宜又看的好的医馆,最好地方大,还能顺便让他们对付一宿的。免得还要再花钱住宿。

  “高爷爷,那位官爷不是告诉咱了吗?”

  “那是药堂,药堂多贵。就咱老家那地方,以前镇里就有我说的那种医馆,祖传的,爷俩开的,反正你问问去,问问怕什么滴。”

  宋茯苓觉得她问不问也完不成这任务,哪有想花少钱看好病,还带蹭宿的啊?搁楼下网吧包宿,认识还得花钱呢。

  高屠户振振有词:“老天爷稀罕你,我算是看明白了,老天爷也稀罕米寿,米寿小,就是说不明白话。”

  什么运气好,都快倒霉透顶了,最多她沟通能力还成而已。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宋茯苓头回怀疑,难道老天爷对她还行?

  宋茯苓只是随便看了看,发现城门不远处有一对穿布衣棉袄的母女,那对母女看了看天色很落寞的转身,她觉得看起来人挺好就过去问了。

  接着这对母女就走了过来,看见大家伙眼圈就红了,说咱们是老乡。

  马老太惊怪,问你谁呀?哪里的人?老太太一口乡音出来,那位妇女当即落泪,一把握住了马老太的手。

  彼此一打听,真是离得不远,女人的娘家,老父老母哥哥弟弟就住在离马老太不远的镇上。

  就这么巧。

  可不幸的是,女人天天过来看城门,也花了银钱托人去最边防的幽州城给打听,等了这么些天,娘家人愣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宋茯苓的大娘何氏听完跟着哭,哭的都要收不住了,好些个妇女也想起自己娘家眼泪吧察。

  倒是这位许姓娘子先收了泪,吸了吸鼻子拽住马老太手:“走,跟我走。”

  一个大院子,院子后面的园子也挺大,院中间有井。

  别小看这水井,打个井需不少银钱,房子也挺多,虽然两边是茅草房,似乎是堆积杂物用,只正屋三间是土砖房,但是也能看出来这位许姓娘子家过的尚算富足,“当家的,当家的?”

  女孩也喊:爹,来客人了。

  这位许姓娘子的男人,就是高屠户提到的那种祖传医师,靠爬山倒卖草药,和给人看病维持生活。

  双方见面又是一顿说,说那面好惨。

  同时也挺感慨,太有缘分了,太凑巧了。

  “拾掇拾掇今晚就在这落脚吧,正好你们也有被褥,也就是帮你们熏熏屋子暖和暖和。你们人多,就只能住偏房委屈些。至于看病,我也不多收你们银钱,一会儿我挨个给看,需用多少草药,我就留个草药本钱。”

  大伙就受不了别人对他们好,要是对他们正常一些,他们觉得买啥都贵,花半两银看病都是在要他们命。可人家只收本钱,宋里正还劝人家:“既是老乡,俺们更是晓得生活不易,你得留些辛苦钱,该多少就多少,不能难为你,这就够麻烦。”

  高屠户和宋福生的大伯,看见人家最小的儿子出来,还特意出了屋捧了好些松子放在窗台上:“给娃炒着吃,留着吃。”

  头一个看病是宋里正,给老爷子头上敷了一大块绿,也不知是啥药,用布给包上了。

  第二个就是钱佩英,宋福生给她推那坐下的。

  还成,口子一般深,给包上了,用大夫的原话是:“养好了,往后还能干活,种地什么的也不耽误。”

  这回答简直太接地气了,钱佩英心想:她真就是个干活的命。

  宋福生扯住媳妇的伤手瞅了瞅,然后拉着媳妇的手趁人不注意、趁马老太和这家妇女一顿讲述路上逃荒的艰辛,赶紧出了屋,紧接着宋茯苓也溜了出去。

  三口人在这家后院子墙根下集结。

  “娘,给这个扔进去。”宋茯苓教她往空间带货。

  钱佩英:不行,扔不进去。

  宋福生说:“那你就是能往外拿东西,你进去吧。”

  “那你俩可得守着我哈,我进去好好溜达溜达,完了看看有啥往外拿的,”说完,钱佩英白眼一翻,进了空间。

  一进去,她就像怕踩到地雷似的,习惯性的开始收拾屋子:

  “哎呀,你说这爷俩,真是的。你瞅瞅这蘑菇,就往卫生间放,一个取一个送,俩人来回进出愣是不知道找个啥给装上,一进来就在卫生间,要是不小心踩碎了可怎么整。”

  钱佩英推开女儿屋门,什么味呢?

  这事也怪,宋福生总进空间取东西,溜达一百八十回也没闻到屋里有味,钱佩英一来,她就竟事儿。

  顺着味,钱佩英打开了宋茯苓衣柜下的一个抽屉,打开就捏鼻子:“这孩子,换下的脏短裤就这么扔这了,可真是看出来她能往里放东西了。瞧瞧,给干净的都整上味了。”

  钱佩英把脏的拿出来,去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水龙头真的没滴水,按了按电源开关,也没亮,心里叹气:看来她进来也白扯,她的技能不是又来电又来水。

  只能去北阳台找个黑塑料袋,打算给脏短裤装上,然后等到地方了,让老宋给拿出来,再给女儿洗吧。

  钱佩英还没等走到北阳台呢,就觉得屋里有些不对劲。

  是,乱,一看老宋就没轻了翻找东西。

  奶粉罐子是敞开的,水果也乱放,你瞅瞅这厨房操作台上,摆一堆小柿子,怎么不知道给……

  钱佩英握着脏短裤,忽然愣住。

  哎呀?不是都吃没了吗?

  她眼睛瞪溜圆,几大步蹿向北阳台,打开柜子挨个纸箱翻找,自言自语道:“啊?这饮料,我天,哎呀?咋没少几瓶呢?”

  钱佩英不敢耽误,脑子嗡嗡的,她直接出了空间,自然,脏短裤没带出来,掉卫生间里了。因为卫生间是他们三口人的出现入口。

  也就是说,她既不能带货进去,也不能像丈夫似的拿东西出来,可是?

  “我说,老宋。”

  “是,你说,小点声。”宋福生也一脸着急。

  “你不是说水都喝没了吗?饮料啤酒矿泉水,那阵渴的不行,你不是说都喝没了吗?”

  “那是自然啊。”

  宋茯苓肯定道:“娘,是喝没了,我进去也翻了。”

  钱佩英直磕巴:“不不不,它们在,我还瞧见小柿子了。”

  宋福生、宋茯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