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十九更(为盟主笑晓打赏+17)

第三百六十五章 十九更(为盟主笑晓打赏+17)

  宋富贵和老头聊的可好了。

  好到老者听的一脸笑意,又要了一壶米酒。

  邀请宋富贵和虎子他们一起喝。

  还说:“你们这口音,我爱听,多说两句,就当是陪我吃饭了。要不然我一人坐在这里,也怪没意思。”

  宋富贵寻思这老头好啊,虽然咱不会喝客人花钱买的酒,但是听的心里暖和。

  人家都那么实在了,咱也做人实在些。

  不舍得给其他顾客多放辣椒,给这位老爷子得多放点,点这么多样。

  特意嘱咐做饭的几个小子:

  “铁头,给老爷子烤肉串多撒点辣椒面。那个谁,虎子啊,给老爷子饽饽鸡也多放些料,别不舍得。”

  老者一串钵钵鸡入口。

  这一口咬的,当即就咳嗽的不停。

  心想:我谢谢你了,我都后悔刚才说出要请你们喝酒的话了,你们这不是瞎热情吗?放这么多辣椒作甚:“咳咳咳,咳咳咳。”

  老头攥拳头摆手,嗓子眼辣到说不出话,眼泪都下来了。

  宋富贵急忙给人倒酒:“那么辣吗?嗳呦,您不能吃辣呀?”

  老者离开时大排档时,还在用帕子堵着嘴,边走边时不时就咳嗽一声,咳的都驼背了。

  连句再会也讲不出。

  辣椒面好像呛到了嗓子眼里,只来得及摆摆手掏出块碎银子就离开。

  高铁头指着盘里,肉串剩下啦,那位老爷子没吃:“那咱们吃啊?”

  大郎指着瓦罐:“他钵钵鸡也没吃完。”

  宋阿爷的大孙子:“这锅里下的也没咋捞,好几串哪,他就吃了两个小饺子,吃了几口面条。”

  虎子急忙将剩下的小酒坛抱回去,再添些,又能当新的卖了。

  宋富贵瞅了瞅手心里的银子,竟是银子。

  而且给多了不少,竟给小一两呢。

  出手也太阔绰了,这是为点儿啥呀。

  他唠的好?

  “你们几个吃吧,剩都剩下了,趁热乎。”

  宋富贵才说完,几个小子就连忙笑嘻嘻坐下,大手齐齐去抓肉串,一人两串,还知道给别人留点呢。

  “三叔也不道啥时回来,咱们给他留两串,正好炭还有火,放上面热着。”

  高铁头一边吃着手里的肉串,一边取出两串放回在烤炉子上。

  回头喊宋富贵:“富贵叔,你寻思么呢,过来垫垫肚呀。”

  宋富贵站在棚子前,忽然问:“就刚才那老头,你们觉不觉得,他可能是位官爷?”

  “怎会,穿的不像。”高铁头他们几个一边吃一边回答道。

  不,宋富贵却越回想,越觉得自个没猜错。

  因为那老头咳嗽,从怀里掏出的帕子,面料极好。

  还有,那老头在咳嗽时,不小心给筷子弄掉地上了,他弯腰捡时,正好看见那老头迈步走的鞋底。

  看的虽恍惚,不那么真亮。

  但是,怎么回想怎么觉得,那不就是他羡慕耿良那帮人的鞋底吗?

  鞋纹吧,很深,很特别。

  宋富贵抬脚瞅了瞅自个的鞋底。

  据说是上面发的。

  宋富贵有点惴惴不安。

  宋福生一回来,他就主动承认错误。

  至于错在哪,不知道。

  但他自个就是觉得,以后说话真需要注意了,不能再那么多话了。

  尤其是当不知道旁人底细时,谁知道会不会惹祸。

  虽然那老头,他直觉认为挺面善,给的银钱也多,不像是坏心眼找茬的。

  “鞋?”

  “啊,你忘啦,我还问过耿良手底下那些兵呢,哪来的鞋底,咋就怎么跑都不滑,他们说是上面发的,鞋纹很一样。

  还说只有他们兵将才会发。

  可是那老头,瞧上去挺大岁数了,他能是军营的?那他这个岁数,要是军营的得是官了吧?

  他问了我好些辣椒的事儿,我嘴一秃噜,我?往后我改。”

  宋富贵说着说着,还轻拍了下自个的脸。

  高铁头一脸无语,将给三叔留的两串羊肉串递过来:

  “富贵叔,我觉得是你想多了,俺们几个也在,人家说话啥的,一点儿不像官爷。一听就是小老百姓。或许是哪个小兵的爹呢,不舍得穿的鞋给了老子。”

  又告诉宋福生道:“从那老爷子走,富贵叔就心里不安。咱又没偷没抢,也不知他有什么可小心的,他想的可多了。”

  宋福生瞟了一眼高铁头,“哼,我看是你想的少,这点你应该和你富贵叔学,凡事多留意总比心粗好。”

  “噢,知道了。”

  反过来,宋福生也劝宋富贵,一边吃肉串,一边含糊说道:“没事儿,别瞎寻思,不就是问了能不能生吃吗?即使他有目的,也应该不会是太坏的目的。看看他之后再来不来吧。”

  看了看日头,“走,回店里,大郎端锅撤摊子,到你奶那,将剩下的面都抻啦,咱们用剩下的锅底一起涮着吃。吃饱了再回家,回头就不用吃了,也省的锅底倒了白瞎。”

  大郎一边拾掇一边打听:“三叔,陈东家那面订啦?订多少?”

  “小块,暂定一百块。”

  棚子里的几人当即咧嘴乐:“怎订那么多?一百块,咱们能收回二十五六两银钱了吧?”

  宋福生吸了吸鼻涕,他有点要感冒,回头得吃几片药:

  “恩,收他二十五两,去了个零头。

  我劝他别多定,他不干。

  他说能放住,也怕咱棚子里种的辣椒有数,别等他几样新菜推出去了,火锅也支起来,忙活一溜十三招,咱这里再供不上。

  估计是担心各县酒楼都来咱们这买底料,再卖没了。

  说一百个都是少的,看看卖的怎么样,要是好,他再多订。咱这几日,抽空要再炒些料。”

  几人一听,更是高兴极了,手上加快速度收拾,撤棚子,擦面板,搬桌子凳子,碗筷全部放在桶里,装炭炉子。

  满满五推车的东西,堆的高高的,一路推着去了马老太店里。

  今儿是第一天出来摆摊,带的东西多。

  以后就好啦。

  他们这些人,包括另几个县的那几个摊子,以后将东西放在蛋糕店里就成。食材上,再从家里缺什么带什么。

  “马奶奶,他们家来了。”大德子在后院喊道。

  马老太坐在吧台里,支起耳朵一听,急忙将正在数的银钱严严实实包好,塞进裤腰里,这才带小跑迎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