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二十八更(为盟主bearbaby打赏+9)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二十八更(为盟主bearbaby打赏+9)

  最后一拨,村里人也都走了。

  任族长摘下棉帽子,抹了把头上的汗,连跑带颠儿赶过来,可给他累完了。

  任族长欲言又止地拍了拍宋福生的肩膀,又关切地询问宋阿爷怎么样,用不用请个郎中后,也跟在村民们的后面离开。

  他还有事要做。

  找来的那些小子们,就想那么地儿啦?

  不可能。

  已经让村里的壮劳力们给控制起来赶到祠堂。

  他倒是要问问,都是哪个村的二流子,要好好和那些村的里正说道说道,务必管好那些不入流的东西。

  另外,他也得去任公信家。

  任子傲刚才随他二哥离开,屁都没敢放,灰头土脸的。

  但不代表没发生过恶性事件。

  村里是他任子傲想去闹就去哪闹的地方吗?

  还当你爹是里正哪。

  个欠收拾的。

  倒是宋福生他们,在大家离开后,似乎眨眼间就恢复了正常似的。

  明明在斗殴时,大伙也挂了小彩。

  有的是手和胳膊见血,有的是脸被抓挠有血印子。

  可是大家却像是没发生啥大事似的。

  在纷纷询问完老爷子,听阿爷说,是装的,吓唬他们,怕他们讹咱们才躺地上时,更是一副没发生啥大事的模样,迅速的该忙啥忙啥。

  互相擦药,上药的。

  收拾院子,收拾门口推车的。

  问孩子们今日有没有好好念书的。

  高屠户取来药瓶,一边帮忙给抹红药,一边问道:“今儿都卖了没?最后一日出摊,有没有又订货的?”

  这一问,田喜发忽然想起,拽回的石头还在外面扔着。

  迅速叫上四壮他们,赶紧去给拽回来。

  宋福禄也一拍脑门,车在河边。

  顾不上回话,也带着人急忙过了河,去捡丢在村口的手推车。

  到了河边。

  那个欠嘴告诉他们家出事的村民,竟在原地没走,冻得直吸溜鼻涕,两手插在袖子里暖手。

  问他怎不家去?

  他说:“在给你们守着车哪,听说你们给他们干的服服的?快,快些推走车,我好赶去祠堂看热闹。”

  “会议室”里,又开始炒新一波的辣料,呛人的很。

  每个端盆进去的人,再从会议室出来时,都会站在门口又打喷嚏又流鼻涕,恨不得站在外面先不回屋,先吸几口冷空气去一去鼻子里的辣味。

  没一会儿,葭县和童谣镇的两拨人也回来了。

  王婆子指着宋富贵的脸问:“那脸怎的啦?还抹药。那红药你晓不晓得有多贵,树枝子剐蹭就不要抹了好伐。”

  宋富贵捂着脸:“什么树枝子刮蹭,婶子,我是和人干架被挠的,不抹药留疤怎么整,我这张脸本来长的就磕碜。”

  “啥玩意,你让谁挠的?你这是和村里哪个老娘们挠一堆去啦?”

  宋福喜听不下去了,就给他们细细地解释了一番。

  他可是全程都在,属于干第一炮的那种。

  童谣镇和葭县的两伙人,听完当即气的骂娘。

  汉子们更是很遗憾他们怎没赶上,要不然非将那些拿锄头上门的抽成猪头。

  最后一伙回来的是马老太他们。

  嗳呦,马老太忙呦。

  快过年了,平日里吃不吃蛋糕的人家,舍不舍得买蛋糕的人家,眼下也都凑热闹买两块尝尝新鲜。

  晚回也不是在等着卖光,早就卖没。

  是在等着订货的去,记单子,定准了要多少锅,到底要啥,不交订金,不能给他们做。

  有的那跑腿的,就得急忙跑回府去找主家确认。

  就咱店里的那三个菜单?到了下午都被人借走了,让主家尽量看图说话,别整句看着办。啥叫看着办啊?店里不接这种业务,太随便,怎么出货。

  老太太回来后,第一样,雷打不动,盘腿坐在炕上先收钱,将四个店今日的营业额收回来。

  收的她是眉开眼笑:“卖的好。”

  接下来,记单子。

  最近比往日多了这么一样活,给老姐妹们开小会的时间也越来越拖延。因为那仨县,也会收到预定的单子不是?

  还是那句话,离年越近,平日里买不买蛋糕的都买。也有自个不吃,打算年前年后走礼用。

  “你画的这个乱圈是什么意思。”马老太抬头问道。

  郭婆子瞅了一眼:“啊,一个圈是一锅,这里头画多少圈就是多少锅蛋卷,画在一起就是一家订的意思。”

  明白了,马老太一边往自个本上记,一边头也不抬道:

  “不是我说你啊老郭,你这个账记的,就不如老王和老葛好。总是乱糟糟,你回来对我说明白倒也中,但是我就担心你记不住客人的名字,再付错了货。”

  “那不会,老齐帮我记呢,她那人,认人眼睛可毒。再一个,我这不是画了嘛。你像这份他姓邹,我就画个小人出门走,姓刘的,我就画个小人进屋,就留。”

  “不够费劲的,老郭,学一学字吧,好不好?总画图多麻烦,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抽着空写一写,一个月里哪怕会写一个姓,日子一久,积少成多就不会是睁眼瞎。”

  以上马老太教育老郭的话,都是宋茯苓常平日里训导马老太的原话。

  其实老太太们不爱学习,几十年过去了,早习惯了,学习可苦呢。

  但是宋茯苓经常这么说马老太:

  奶,你这样可不中。

  发展起来会受限的。

  将来,你买得起大房子,成了当家老夫人,却看不明白下面采买写得帐,他不得糊弄你吗?

  而且,你想写个书信,有个私语,比如你想悄悄告诉我,你又攒了多少钱,这种大事总不能让别人写吧。

  老太太当时想象了一番那画面:说得对,可不是?

  就这么的,她就硬着头皮学写字了。

  这不嘛,才死记硬背学会写几个姓氏,这就开始嫌弃上别人。

  不过,马老太最后记完老郭那面的单子后,还是笑了,对订单量很满意,翘大拇指:“不错。”

  接着又扯过来葛二妞给的两张纸,往本子上记。

  等都记完了,几个老太太坐在炕上,这才问马老太:“家来时,见着富贵那张脸没?”

  “怎的。”

  “就晓得你没瞅着,让人挠啦。你还不知道吧,咱家和人干仗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