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三百九十章 蚯蚓(二更)

第三百九十章 蚯蚓(二更)

  什么话最伤人?

  脱口而出的话。

  那说明是对方的真实反应,对方就是那么认为的,在心里就那么想的。

  宋福生却很不爱听。

  他看了眼穿的像红绿灯的女儿,心想:他闺女怎么就配不上陆畔了?

  啊,在老太太心里,陆畔那样的,退一百万步也压根儿看不上他闺女是吧?

  他闺女就那么差吗?

  真有意思。

  就陆畔那样的,给他当姑爷,他还不要呢。

  一个古代人,知道啥叫研究生不?玩过电子产品吗?去过几个国家?见识的有他闺女多吗?

  宋福生听马老太那话,心里格外不得近儿。

  总之,陆畔看上他闺女,宋福生会很不舒服,陆畔叫女儿去,没看上,他也不舒服。

  “这回就这么地儿,你已然答应。但是,娘,我郑重其事通知你,往后让我闺女去见谁,你不能直接给作主。你只是她奶,我是她爹,回头你必须得告诉我,我说行才行。”

  马老太将手里的包袱皮一扔,下了炕,瞪着眼睛喝问:“你再说一遍?”

  宋茯苓急忙去拦马老太:“奶,你别喊呀。”

  钱佩英也赶紧去推宋福生,让他出去,别俩人再干起来:“别吵吵,有啥话不能慢慢说,这回都答应了,等下回的呗。回头你好好说,反正是去陆府,又不是去什么危险的地儿。”

  灶房里,宋福生也和钱佩英瞪眼睛了:“你闭嘴,什么府也不行,你也觉得去陆府没啥事是吧?无所谓是把?去那就应该应分的是不是?”

  钱佩英寻思:我看你要赛脸,骂谁呢,但是却好脾气道:“好好好,我闭嘴,我没那么想,你快去摘蒜黄吧。”

  米寿扒着门框子,扯着四壮那屋的门帘子,一句也不敢吱声。

  有些后悔给姑父叫回来了,低头自责。

  尤其是听到大屋里,奶奶哭着在说:

  “我给银钱时,手都打哆嗦,这辈子都没花过那些钱,我图个啥,看谢馥春卖那个抹了管我这脸上沟沟坎坎的,我搁心里头那么想买,都没舍得买。

  280文钱,我给我孙女只绣鞋一双就花了二两多银钱,能买十罐那样的擦脸油。

  我图个啥?一句好没落下,让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给臭训一顿。

  谁是娘?俺俩谁生的谁?”

  钱佩英:“是是是。”

  马老太抹把泪:

  “是啥呀,你就会是。

  你不懂,我不就寻思咱体体面面的吗?

  到了你男人那里,怎就想那么多,给人往大坏蛋了想。

  你家坏蛋管咱们的救济粮啊?一次次帮忙,还给俺点心房亲手做了两套捣蛋的。

  我就寻思,咱也不道人家缺啥,给送啥都不对。

  可下子,人家小将军张回嘴了,说想学,好像是对那个盘子挺稀奇,那咱就让胖丫好好告诉告诉。

  我能不应吗?换你,他杵在你面前,你好意思不答应吗?

  结果到了你男人那里,这就不行了,就好像我在卖孙女送孩子跳火坑似的。

  钱氏,你自个说,他污不污糟?你闺女长那根筋儿了吗?

  咱家胖丫,一天天嘻嘻哈哈,还堆雪人呢,就那些男女乱遭的,她比米寿都强不到哪去,心里干净的呢,我也干净,备不住你也是干净的,咱几个,都没往那不着边际的想。

  就他一个,心里可埋汰了。

  一下子扯哪去啦?给我都说愣了,给小将军想成了啥?

  还好意思嗷嗷的冲我发脾气。

  我说对人实在些,对那样的都不实惠,防备着,那样为人处事对吗?

  真的,你男人那个心里埋汰样,一点儿也不随我,我至多在银钱上留一手,但是我对实实惠惠待我的人,从来不会给人往坏了想。”

  钱佩英听的心累,老太太是真能说。

  有些方面,她理解,可是也不赞同。

  这事吧,说白了有点像什么呢。

  像现代,城里人羡慕村里人很热情,一个村里住着,谁家有点啥事,大伙都主动搭把手,不要钱就帮忙干活。

  在城里不可能,住一个单元的,住一年都不认识是常有的事,更不用说搭把手让别人白给帮忙了。

  可是羡慕归羡慕的,什么事都有利也有弊。

  城里人羡慕的同时,会很反感村里有的人家没有分寸,比如别人家正吃饭呢,你就进屋唠嗑,唠起来就不走。这种事,自然在城里也不会发生。

  就这个分寸感的拿捏,城里人宁可冷漠些,也不会热情大劲。

  就像眼下也是一样。

  钱佩英懂,宋福生心里一定是承认陆畔是个好孩子,是贵人,能接受给人什么东西都行,但接受不了在古代男女见面很是不便的背景下,让女儿去人家男孩家里玩,这就属于她举例的那种没有分寸感。

  为人处世,实实惠惠没毛病,但要冷静,别觉得人家是咱们的大贵人,咱们就要掏心窝子对人家。

  是,他在咱们眼里关系近,咱没拿他当外人,可也得琢磨琢磨,咱们在对方眼里是个什么关系,人家拿没拿你当外人呀。

  钱佩英冲女儿使眼色:“有些事儿,你慢慢和你奶说说,我去看看你爹。”

  出了房门,阿爷问:“你娘怎的了?”

  “没事儿,阿爷,就拌了两句嘴。”

  “快过年了,这个福生啊,我去说他,这么多乐呵事不唠,非拌嘴闲搅合嗓子。”

  没一会儿,宋茯苓就给她奶哄好了。

  最起码老太太不再伤心抹眼泪。

  从窗户纸传出,老太太和宋茯苓的低语声:

  “你爹那个人,脑子里不知在想啥,都给我造懵了,竟敢惦记那不着边际的事,你可不能那样心比天高。

  丫,咱就是普通农家孩子,到时候找一个身板结实能干活很听你话,不敢有俩钱就去逛青楼的,比啥不强。

  小将军那样的,我和你爹刚就是瞎掰扯,你可不行听我们拌嘴几句就寻思多喽。

  要知道,人家是天上的鹰,咱是地里的蚯蚓……”

  窗户纸传出宋茯苓清脆的声音:“好哇奶,我在你心里竟是蚯蚓。”

  “不是,你在奶心里自然是好的,可是在外面人的眼里,你不配……”马老太顿住,忽然提高嗓门冲外喊道:“还好意思和俺们吵吵,要不是你止步童生,俺们能是蚯蚓吗?”

  宋茯苓扶额。

  过了一会儿:“奶,我能不穿你买的这一身吗?”

  “嗳呦,丫噢,你是不道,我那手啊,给钱的时候都凉,等于咱白给人做个十六寸的大蛋糕。

  小十两银子啊,对于咱农户来讲,你知道那能干些啥?我再添个几两银,就能给你大哥娶个媳妇啦。

  你这一身,等于是给你大哥的媳妇,一个大活人穿在身上,你要是不穿,真的,奶就得……”

  “行了,奶你别说了,反正我也是蚯蚓,穿啥不是穿。”

  米寿在旁边听了个全。

  姐姐是蚯蚓,那他是啥呢。

  与此同时。

  陆畔才将第一册书摊开,一直在他身后琢磨事的顺子,没经大脑脱口而出问道:“少爷,明日派哪辆车去接茯苓姑娘。”

  “你说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