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进不去出不来(一更)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进不去出不来(一更)

  古老的城门前,两条长长的队伍,都看不到尽头。

  就怨古代出行太费劲。

  不仅装主子,装吃穿、装喝、装用的,而且还要装好些奴仆。

  只一家的车辆就会排出去很远。

  而门口此时排着好些家,半天不挪一步。

  乌压压的天空下,又飘着漫天的大雪,雪越下越大。

  各家的管家和小厮,频繁往返于城门和队伍中,帽子上没一会儿就会变白。

  平日里,这些人借着主子光在外行走有几分脸面,此时却一个个佝偻着腰,不顾形象俩手插进暖袖里,冻到恨不得团成球。

  只跑一个来回,为问一句准信儿,鼻子估摸都被冻僵了。

  宋福生也排了有半个时辰了,手里用来当热水袋的水囊早已冰冰凉。

  今日的天气,用马老太的话就是:冷的邪乎。

  老太太可是日日往返送点心,早练就一身风吹雪打浑不怕的精神,却也说今儿格外冷的受不住。

  且老太太有些后悔,没听小孙女的拿炭盆子。

  当时她祖孙俩的对话是这样的:

  “奶,拿炭盆子,门口排队的时候烤烤火用。”

  “在城门口那过日子哪?排队烤什么火。”

  “那万一不让进,一排排到天黑呢。”

  “我呸呸呸呸呸,你可拜说啦,我本来就闹心巴拉。”

  再看看眼下,这可真是照孙女话来了,瞅这样,那些当官的搞不好就得一家家排到天黑,更不用提咱们这些老农。

  宋福生掀起门帘子:“娘,下车。”

  “干啥去。”

  “不能这么干等,去城门口听几耳朵也比坐这强。”

  “可是才喊完话,不让乱走。”

  宋福生先跳下车,到啥时候规矩都是死的,人是活的。

  不让他们这些平头百姓乱走,让死守着排队,那些官家小厮却东一趟西一趟没轻了折腾。

  高铁头和大郎也下来了,宋福生却摆手道:“你俩别跟着去,高叔,郭老大,你俩跟我去。让我娘和高叔打头,岁数大的人到城门口,起码不能上来就巴掌撇子的,总得容说句话。”

  宋福生一手扯住马老太,一路迎着风雪往城门步行。

  中间听到好些家都着急进城。

  干啥买卖的都有。

  开油坊的,开茶庄的,还都是做稍大买卖的人家呢。

  应是都听到了信儿,不放心城里的店铺,大年初一的全赶了回。

  走了一多半时,马老太才后知后觉发现:那不是任子苼家嘛。

  恰好谢文慧正一脸不耐烦的掀开帘子往外瞅,瞅见马老太了。

  老太太寻思都瞅着了,眼神都对上了,就吱声道:“艾玛,你家才排到这啊?”

  谢文慧剜了一眼老太太,一甩帘子,似是一肚子气。

  马老太被儿子扯着走,边回头瞪谢文慧的车帘子边在心里骂:装你奶奶个腿,真牛逼你倒是哗哗哗就进城啊,谁也不敢拦你,算你尿性,排你孙子个队。

  “三儿,那个任子苼是个几品官?”

  “正七品。”

  “他大,县令老爷大?”

  “差不多,他是都察院的都事。”

  高屠户抹了把眉毛眼睛上的雪,跟着好奇问道:“都察院是管啥的。”

  宋福生懒得细解释,关键解释多了,他们这伙人也听不懂,

  “就是他不怕被人告,就那么个地儿。听说也是才升上来。以前是光禄寺下面一个小头目,光禄寺就是管理伙食的地儿,下面老多人,所以他能给他爹搭上线嘛,收鸡收鸭,凡是做这方面的都属于一个圈里的,都认识,有点油水。”

  “那他现在当都事有油水吗?”

  宋福生微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任子苼相当于纪委的一个小办事员。

  这得多大的案子能到他们那里去。

  到了都察院,真要求人办事也求不到任子苼头上,小办事员能解决什么问题,也就是能听到些消息罢了。

  指定是不如光禄寺管理一些进货小事油水足。

  要是他,他就扎在后勤,宁可不升职。

  也不一定非得是光禄寺,不要去大衙门口,凡是后勤这一块,和百姓接触的,油水都足。

  当然了,眼下的情况是,得亏他不是官,现在谁给他官白当,他都不当。

  这种背景下,宋福生心想:

  燕王干赢了行,干不赢,换主子了,这些官能有好下场?

  就这,都要不好。

  即便他家是个平头百姓,往后也不好说。

  因为要是传出去和国公府有牵连,到时换主子了,会不会也不放过他家?

  擦。

  你就说吧,当初逃荒往哪跑吧?

  有种感觉,往哪跑都不对。

  因为甭管去哪,最终也会你打我,我打你,为统一干起来。

  当初寻思这里有皇上,至少能安稳个一二年,最起码让他们挣些钱,有点家底扛得住折腾,结果才几个月。

  你就说他三口人这是啥命吧。

  没人了解宋福生心底的不安。

  到了城门口,没等凑近,只听了几耳朵,宋福生心里就更不安了。

  城门处正在审的是一户四品大员家。

  四品哪。

  四品官就在现场,都已经下车了,竟没有全部放行。

  理由:奴仆不能全放,说不清你的奴仆来历。

  马老太都听见那家夫人说:“当年随我陪嫁的丫鬟,她怎么就成了说不清的?”

  四品老爷倒挺有正事儿,着急进城为皇上尽忠尽孝,想尽快回衙门,关到城外不清楚怎么了。虽然心里门清,也正因为门清才慌张。

  没在丫鬟奴仆的事上纠缠,让管家速速安排空出一台车,安排这些不被放行的暂时返回老家乡下。

  接着又是一户二品大员家的亲属。

  整个奉天城有几个二品大员。

  这家亲属又不是隔得多远,那都住在一个府里,那就应该是一家人。

  然后摆谱,就总有人觉得自个牛,啥证明也没带就被围上了,城门可有好些严阵以待的兵将。

  吓得那家也不敢叫嚣,立马满马车里寻二品大员的墨宝,找一切他们真是亲戚的证明。

  结果是不抓人了,守城官也信了。

  其实宋福生觉得,守城官或许都认识,但是就在那里装不认识,让打哪来回哪去,一切按规定走。

  就这么严苛。

  之后,那就更不用提了,无法证明丫鬟小厮就是奉天城的,准予这些当官的进城,不放那些所谓“身份不明的”。

  “嗳?你们几个干啥的。”

  宋福生扯着马老太立即后退几步,让前面开油坊那家的打头。

  跟着宋福生反应极快的还有其他几家奉天城开店的。

  油坊老板左看看右看看,他刚才瞧热闹明明不是排在第一号。

  只能硬着头皮道:“官爷,小的是这城里开油坊的,敢问您,几时能审我们啊?”

  “去去去,进城着急当值的都审不过来,哪来的回哪去,没听到传令?十六前,开什么铺子。”

  “可?小的?那铺子?”

  宋福生已经扯着马老太走了。

  得了,进不去,在这白挨冻,头三天风声指定紧。

  也不知童谣镇由姐夫田喜发带的那队怎么样。

  马老太坐上牛车,看到三儿真将牛车掉头不排号了,心里猫爪挠般:

  “这怎办呀,我眼下已经不寻思十六前卖不卖点心了,我就惦记城里的要是去退订金,看咱店关着,能不能砸店呀?”

  与此同时,城里气氛比城门外还紧张。

  宝珠和大德子被巡逻兵叫住盘问了。

  “回官爷,我们只是想去店里收拾收拾。”不得将红蜡烛之类的收起来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