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最佳主角(一更)

第四百五十六章 最佳主角(一更)

  毛大人嘴里嚼着刚咬的那一口,低头还凝视着手里掰下的半块黑列巴。

  他忍着酸臭味,硬生生将手里的黑列巴全吃了进去。

  一口一口又一口,表情极其认真。

  牙口不好,就用唾液化开,囫囵往下咽。

  四名文书也围了过来,冲宋福生伸手要:“给我们也尝尝。”

  宋福生急忙将剩下的黑列巴递了过去。

  你一块,他一块,每人都掰了一块,站在毛大人办公桌前沉默地吃着。

  他们本不需要这样。

  可是此时心里涌动的东西太多。

  只因宋福生告诉了他们整个的制作过程。

  讲最开始,家里以前有开点心房的买卖,马老太糕糕兴兴店。

  家里卖的点心就是面包、蛋糕,独家手艺。

  现在不做了。

  然后由于自个提过,想为前面做些啥,让家里的小女听见,转回头女儿就去用独家手艺的烤炉,去研制这种扛饿的食物。

  四位文书认为:是宋福生太会说话了,太会煽动。

  因为随着眼前这人的讲述,他们好像看到了很多画面。

  一炕的这种黑点心。

  一个小丫头频繁出入烤炉房,认认真真笨拙记录做出每一块的配料,就怕弄混。

  一个女孩为了怕家人看见她艰难往下咽的表情,掰下这种拉嗓子的点心,偷偷躲在没人的地方试吃。

  还顶嘴。

  爹娘让她别吃了,小丫头说:“这是给前线兵士们吃的,他们都能吃,我就吃几天,又有啥可不能吃的。”

  四位文书:这人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回的话要不是这么质朴,他们就不会当真。

  在这个部门当值,什么谄媚的话没听过。

  可这话,一击即中每个人的心口。瞧瞧大人,明显动容。

  是啊,在前面奋勇杀敌的将士们都能吃,他们又有啥可不能吃的。

  毛俊易咽下最后一块,喝了口茶。

  笑起来表情像极了曾经去路边摊吃饭的模样:“丫头叫啥。”

  “回大人,叫茯苓,宋茯苓。”

  “恩,茯苓?呵……好。”

  随后毛大人又笑着对几位文书摆手:“你们几个就别吃了,剩下这些我可有用处。”

  “是,大人,”几位文书也笑着退下,最后一位退下的工作人员还将黑列巴用油纸重新小心包好。

  “你说,这一块就能供应八到十人?一块就是八到十个兵士一日的口粮?”

  宋福生拱手:“没错,大人,在家里试过。准确地说,应是,吃了后不能说再吃不进去食物,但是不吃是没有太大饥饿感的,不会饥肠辘辘。”

  毛俊易点头,他最看重的就是这点。

  给某些特殊的队伍配备,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不过,得找人试,八至十人的普通兵士试吃。

  “这个又是什么?”

  “这个叫奶豆腐,但大人您看看,其实硬的也跟砖似的。只不过才出锅时确实嫩的像豆腐,这是放在外面冻的,草民捏下一小点儿,您尝尝?”

  毛俊易忍着饱嗝,“好。”

  接着四位文书又像刚刚一样在心里吐槽着:这人太会说话了。

  刚才说的是他女儿吧,这回又变成老娘了。

  而且与刚才的路数还不一样,云淡风轻的提及。

  听听:

  那人说,这奶豆腐可是家里点心买卖里的核心,其中有几种点心必须得用这个。

  点心房停工了,可是奶牛不管你那事啊,正常产奶。

  怕浪费,就想着这天,做好奶豆腐也不怕坏,就不停地做。

  无意中,家里孩子们说没粮吃了,就啃它,很扛饿。

  证明过,确实很扛饿,腻腻的,吃完浑身有劲还不冷,很神奇。

  所以,大人派人去寻时,老娘就拿出一大块追了出来,让呈现给大人。

  老娘说,甭管有用没用,拿着,呈给大人看看,万一呢,就为了这万一,也要与大人提提。

  家里老娘还说,就是费牛奶,牛还日日产奶,不用那牛奶也得挤。要是都做了送前面,能给省不少粮。

  其实宋福生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是有私心的。

  怕女儿风头太盛,岁数太小,前面有提茯苓,这里就不能提了。

  虽然确实是闺女弄出的奶豆腐,但是不能什么稀奇古怪想法都往女儿头上安,就分到了马老太那里。

  那可不可以不说啊?不说哪能行。

  咱的努力要让人看见,心要让人听见。

  四位文书:你听听,他老娘全是过日子的话,十分契合他们毛大人一文钱掰八瓣花的心理。

  果然,毛俊易马上做出反应,这个他能马上就做主。

  因为这个好吃。

  这个哪怕产量不多,哪怕只提供给前线将领。

  毛俊易细细地问宋福生,你家有多少头牛,每日产多少奶,你多少斤奶出一块奶豆腐,一块奶豆腐能吃多少日。

  宋福生不仅回答的很详细,而且还给出建议。

  说草民收过奶,大人,在收奶的过程中发现个问题,咱们的奶牛分布的太均匀了,这几头,那几头。

  从来没有哪个村落,就即便是适合牧区养殖的,也有好些人家不养。

  养耕牛的特别多,养奶牛的在外面四散着,能不能给集中起来,这样咱们的奶产品也能转化成量。

  俩人在奶砖的问题上,又讨论了一盏茶的时间,包括这个吃法。

  关于肉松,宋福生说:“牛肉松,鸡肉松,猪肉粒,这些通通便于往前面带,送来肉,就能做出松。”

  且他还不知道毛俊易去他的小摊吃过。

  也有解释缘由说,他们家里的男人们和外面的男人不一样。他们支过摊,在家掌勺,好些个壮小伙都能抡起大马勺做饭,自个研发的。

  四位文书:果不其然,又变成他们大家伙了。

  心里挂念的人挺多呀,都来大人这里提了提。

  瞧大人那表情,就知道今日他们这办公室里出现了三最。

  最动人奖项:面前这人的女儿。

  最质朴奖项:面前这人的老娘。

  最暖心奖项:面前这人的所有亲属。

  看看,这就是说话的最高艺术,没怎么提他自个,却在细节处见真章,女儿、老娘、所有亲属,全是被他自个影响。

  毛俊易被人寻走了,尚书大人找他问话。

  匆匆离开时,一脸官架子也没有,对这样的优秀老百姓还摆官威,他还是不是人民公仆,当他老毛是啥人。

  毛大人拍了下宋福生的胳膊告诉道:“两日后,你再来。”

  其中一名文书立即又给了宋福生一块牌子,是出入牌,下回自个主动来,别再让人找。

  宋福生以为毛大人所说的两日后,是两日后才能定夺。

  好吧,可以理解。

  现代都得一层层审批,各种卡戳,更不用说没有现代效率的古代了。

  但实际上,宋福生还是不了解毛大人。

  毛俊易可是实干型。

  所谓的两日后,是很有可能直接就让你拿着条子去拉砖拉牛啦,还有一大堆手续,直接就让你去童谣镇寻县令办去啦。

  让其他的那些官配合,动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