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见(一更)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见(一更)

  米寿顾不上多思考哪里不对劲。

  因为他要照顾小将军哥哥,像曾经去国公府哥哥照顾他那样。

  “哥哥,这衣裳是这么穿的吗?”

  陆畔低头看了看自己,反问米寿:“不是这么穿的?”

  米寿挠了挠脑袋,好像是,可又说不出来的别扭。

  “哥哥,”米寿蹲在陆畔的脚边,用小手拍了下陆畔的脚后跟:“这里提不上吗?”

  “提不上。”

  “那不行呀,鞋可不能对付,走路趿拉,我去给哥哥要双合脚的草鞋去。”

  “米寿,”陆畔抿了下唇:“要草鞋时,再给我找条新的短裈。不要管你姐要,恩,要自己翻,翻不到新的就回来吧。”

  短裈,俗称犊鼻裈。

  犊,就是牛,还得是小、牛,

  一言以蔽之,就是给小、牛穿的。

  没有新的,他就不穿了。

  米寿边点头表示听懂了,还边扫了眼陆畔某个部位:“哥哥那里都被浇湿啦?”然后就跑了出去。

  奇怪,姐姐的画摆在炕上,竟没湿。

  ……

  “哎哟,您出来啦,”田婆子急忙回身,冲陆畔笑着弯腰点头。

  可下出来了,比他们大家公认磨蹭的胖丫还能洗。

  恰巧旁边的屋门也打开了。

  宋茯苓一身浅紫色碎花衣裤,一手举着她自制手绘的油纸伞,一只胳膊挎着筐。

  可见,她爹地就是这种审美,爹地负责在外采购,就喜欢给她买大碎花小碎花的布料。娘亲也恶趣味,一套套的给做。

  不过,比起刚才山妞阿苓打扮的麻花辫,这回瞧着能洋气些。

  由于洗了头发,只擦个半干就要出去,宋茯苓就给头发上面半拢了起来,剩下的长发齐腰披散着。

  再加上她手上自制的油纸伞格外漂亮,侧身间看向陆畔时,陆畔竟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这是宋胖丫第一次不再是小丫头的打扮,忽然像一位大姑娘家,亭亭玉立出现在他面前。

  微风一吹,吹乱了她的发。

  宋茯苓也在回望陆畔。

  心里想的是:宋茯苓,你可以的,坚持住,别笑。

  要知道,如果陆小将军此时像个山里汉阿畔,那么你也并不比他强到哪里去,你的打扮也半斤八两,就是个山里妞阿苓。

  抱着老大不要笑老二的心思,宋茯苓不失礼貌的先冲陆畔点了下头就挎筐走了。

  小碎步极快地倒动到门口。

  隔着雨,陆畔也能清楚地看到油纸伞下笑到抖动的肩膀。

  “……”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

  不就是袖子紧了些,衣身短了些,裤腿到小腿的长度。

  有那么好笑吗?

  米寿露出不失真诚的笑容:“哥哥,我姑父说过,劳动者是最光荣的。再说对于你来讲,穿啥其实已不重要,你穿啥都是将军。不像我们,有时出门在外,要人靠衣装。”

  得,又学杂了,米寿给宋富贵那套话也学来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嘈乱声,有几个汉子喊:“您老慢些。”

  宋阿爷的身影就出现了。

  “陆公子!”阿爷有些激动。

  一晃,小半年没见了。

  虽然一路上,家里小子们有提醒他,不要提感谢小将军没让他们被征上兵,人家或许不爱听那话。是,咱可以不提,但是不提就不存在吗?真心感谢是实实在在的。

  没有小将军,家里将要少二十多个小子啊。

  陆畔接过田婆子递给他的油纸伞,也赶紧往前迎了几步。

  当宋茯苓挎着买来的豆腐回来时,看到的就是陆畔正被太爷爷、大伯、二伯等几人陪着,拉着“视察。”

  望着陆畔背影,这一刻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即便穿的像“阿畔”,气质也不像。

  你看在烤炉房那,宝珠俯身叫少爷,陆少爷一身粗布短小衣,却很自然的微点下头:“起。”

  你看她那些姐姐们,一见冷不丁出现小伙子,宋茯苓离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姐姐们的紧张尴尬气氛。

  可陆少爷愣是在一群“女工”中,对姑娘们好奇地偷偷chuachua他毫无知觉,只专注的与太爷爷他们说话。

  似乎在问一天能做多少,又掰了一小点尝了尝。

  似乎也问了是谁研究出来的。

  因为陆少爷忽然回头了嘛,宋茯苓就进了公共厨房。

  在宋茯苓看来,陆少爷很奇怪,几十位姑娘同时抬眼看他那一瞬,他不尴尬,倒是她娘出现,怎么竟紧张了呢。

  而且,她确定自己没观察错。

  钱佩英要将矮桌摆上炕。

  陆畔之前本是在炕沿边坐着,正在扭头看炕柜。

  柜子很熟悉,是他曾给米寿装书本的。现在地上堆着粮食,这几口柜子就搬上了炕靠墙摆放,里面有书本,有衣物,也装有杂物。

  看到钱佩英搬桌子进来,陆畔急忙站起身,“我来。”

  外面下雨,屋里有些黑,钱佩英要将油灯和蜡烛点上,陆畔也伸手说:“我来。”

  钱佩英冲他笑了下。

  一道道菜端上桌。

  老爷子说了,人家陆畔还着急回去呢,就挑简单又要好吃的做,别又炖又熬的耽误功夫。

  钱佩英没招了,老宋不在,大伙就瞅她,指望她给来几个拿手的。

  就给陆畔炒了个辣椒炒肉。

  肉皮炒黄豆芽。

  麻婆豆腐。

  蘸酱菜。

  这几个菜都快。

  汤是让闺女帮忙做的,南瓜奶油汤。

  每一次钱佩英往上端菜,陆畔都会站起身,礼貌的一点头。

  当汤端上来,钱佩英瞟了眼陆畔那耳朵怎么通红的,想了想,她说:“虽然这世道说这话,不太合适,但是我还是想说,听到你只是一直在后面练兵,并没有去前面,我挺高兴的。”

  可见,这真是大实话。

  陆畔直视钱佩英,眼前落在钱佩英半湿的头发上。

  从回来后就为给他做饭,没顾得上换身衣裳,擦擦头发。

  这番话,祖父祖母、母亲以及一众亲人从未说出口,想必和眼前的婶婶一样,也是这么想的吧。

  所以他这次来,特意没穿孝衣,没告诉大家他即将要启程。

  真的只是想来吃顿饭。

  想来看看她。

  说初五见,一直不得见。

  也顺便见见这些莫名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人。

  他们很努力的在后方,给予支持。

  支持的程度到了他这次来,竟没有见到宋福生。

  这些是他不知的。

  陆畔对钱佩英笑了下:“谢谢。”

  钱佩英也笑了:“快坐下吃。”

  之后,陆畔在宋阿爷、钱米寿的陪伴下,真的有认真吃饭。

  听米寿讲,姐姐很会吃,麻婆豆腐要拌饭哦,蘸酱菜,哥哥你要这样卷噢。

  陆畔就学着米寿的样子吃饭。

  “哥哥,其实我觉得我家烤肉最好吃。”

  没一会儿,宋阿爷出来就说:“给张罗烤架子支炕上,切些五花肉,辣椒圈,蒜瓣,去园子里薅些生菜。”

  陆畔吃着生菜包五花肉,边吃边与阿爷和米寿笑谈。

  阿爷告诉他,“没想到俺们还挣钱了呢,挣了多少多少。”可实在了,实话往外唠。

  米寿被陆畔问及墙上的道道是怎么回事,“哥哥,那是身高线。那面高的,是姐姐的几条线,这面的是我的。”

  陆畔歪头看着墙面,他就说嘛,她好像是长高了不少。

  所有的人,都以为陆畔这次来,是真的路过。在外面练兵久了回府休假,然后来他们这里坐坐。

  得说没有宋福生在,最近也没有人进城,任家村的消息是滞后的。

  只有宋茯苓觉得,这人今天笑容是不是有点多呀,而且看起来心态特别平和,特别的平易近人。

  太爷爷讲水车拔地而起的盛况,陆公子听的津津有味可以理解。

  但是种地的事,那人明明不懂,却也很认真像入迷了似的听。

  宋茯苓和陆畔从回了家后,是没有什么机会说话的。

  陆畔也不会失礼的看她、找她。

  因为他心里时时刻刻装着,万一,他要是回不来呢。

  这么多人在,会对她名声有碍。

  并且,与她说多了,她会惦记他。

  能回来行,不白惦记,但是连父亲都出了意外。

  “小将军哥哥!”

  陆畔闻声回头。

  河对岸此时齐刷刷地站着几十个孩子,每一个孩子都在。不再是米寿一个人叫他。

  只看这些孩子们忽然对即将离开的陆畔,做了一个整齐划一的动作:比心。

  带头做的,是宋茯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