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荷尔蒙

第五百八十一章 荷尔蒙

  马老太拎着白芷等几味治肾虚尿频的中药包,从药房出来后,她又去了炒货铺子。

  “那个,店家,这核桃仁怎么卖的?”

  “一百三十文钱一包。”

  一包也就一斤多点那样。

  啥玩意儿?

  马老太心想:你抢去得了,老百姓谁能吃得起一百三十文的核桃?白米才多少文。

  要不是她小孙女太能吃,将家里秋天打的那点核桃都吃完了,她现在想给儿子补补脑也没有,谁花钱买这个?

  不过,话说回来,效果是真好啊。

  那阵三儿媳给小孙女和米寿做芝麻核桃仁,用蜂蜜、芝麻、黄油、糖做的,金宝去吃了几回没轻了念叨,那真是啥孩子那么吃都能聪明,难怪记性好,那是吃钱。而且小孙女那头发眼瞅着越吃越黑。

  然后那阵听说小孙女不止吃,还喝。

  用核桃仁红糖小火慢熬,用核桃粉加苹果和梨子,加一些奶,每天就那么喝,那眼瞅着小脸还变的透白透白的,说很是补脑。

  (宋茯苓:奶,我是为丰胸,不是为白,人家本来就白着哪)

  就这么可劲吃,给吃没了。

  咱也不敢说,不敢管,三儿两口子惯孩子全村出了名的,再加上又没吃到别人嘴里,也就那么地儿了。

  可是,马老太此时很后悔。

  到了三儿那里,要科举正是用脑的时候,没有啦,吃啥呀?早知道留些。

  店家瞅了瞅老太太,敢问这个的应是识货的:

  “我这是核桃仁,您可瞅见啦,都给您扒好了。您也别说贵,你要是九十月份买,那不是这价。可眼下是什么季节?不信你去问问核桃酥涨钱了没?”

  马老太眼神闪了闪,回忆了下自己卖松子那阵也是卖好几十文,“那你便宜些,我不用你扒的能卖多少银钱?你就说吧,痛快的给个实在价,价不实在我就走了。”

  “不行,你这价不实在,你再便宜三文钱就买。不行啊?那我走了,反正是可吃可不吃嘎巴牙的东西。”

  马老太边走边寻思,咋还不喊我?

  “嗳嗳?大娘你回来,卖你啦!”

  你看,这就对啦。

  “你说你早痛快点多好,我还得走两步。”

  就这么的,老太太花了小二钱银子拎着几斤带壳的核桃回了家。

  这回可得特意嘱咐孙女,别吃了,给你爹买的,长点心吧。

  话说,孙女和三儿媳咋还没回来呢,老太太拎着烧火棍跑门口望了望。

  陆畔的那间三层楼书肆里。

  宋茯苓走了好些家书店,只在这里找到了历年真题。

  由于中间空了好些年科举,这套真题就显得很珍贵,且只有一套,不卖,不外借,不准弄脏,只供书生们在这誊写。

  宋茯苓本是想拿着试卷,找一间空屋子,用手机拍,却没有这种机会。

  因为祁掌柜不在,只有四名像书童似的伙计在。

  也是因为这些卷子眼下就在别人手中,需要互相借着看,不可能你一来,就将别人手里的卷子收走。

  所以,宋茯苓老老实实坐在二楼大间的书桌前,两边全是书架书籍,只有中间有十六张桌子是供读书人写字看书的,就像现代图书馆的自习室似的,她坐在这里也像一名书生似的在誊写。

  宋茯苓看的快。

  一些基础的,在历年真题中频繁出现的知识点,她单独记在小本上。

  一些疑难的出自哪本书,是不是多次出现这本书名,如果是多次出现就决定花钱买的,将书名记下。

  而有些历年的策论题,她胆大的选择淘汰。

  一代新皇换旧皇,治国理念会发生改变。

  她看的快,她得借呀,哪年的真题你看完了没有?就会时不常的扰到同样坐在那里看试卷的书生们。

  宋茯苓虽然没有回头张嘴就问,没有大咧咧见到男生就说话,还一身男装,小皂靴,大部分是钱佩英过去问:“这位公子,你看完了吗?能否借我们看一看?”

  那也扰的这些公子们今儿没有好好看书。

  别以为他们看不出,那里坐的是位姑娘家。

  姑娘有耳朵眼。

  姑娘有一张白净好看的侧脸。

  垂眸间眼睫毛像小刷子似的,那唰唰写字的手更是白皙透着青色血管。

  宋茯苓坐在那,时而思考的皱眉,时而习惯性捂眼睛沉思,钱佩英就只能特意用胳膊拄在桌子上,半个身体挡住邻桌公子的目光。

  其实邻桌书生的研磨书童也无奈,心想:少爷,你墨滴答着又污了纸。你刚才就举着半天不落笔污了纸张。

  宋茯苓右手边的书生独自一人,没有小厮,只穿布衣,不像左边的穿的是锦缎。

  但是小伙子长的很精神,眼神也清正。

  钱佩英就没怎么防,她偶尔还瞅上一眼呐。

  虽然那位小伙子在写一会儿字后,也会不自禁的偷瞄她闺女一眼。但是一眼后,该看书就看书。

  再说前面几排坐的书生,会假装站起来活动时回头看。

  后面的,可能也有书生在小声问,她在看什么之类的。

  总之,这些全是钱佩英观察出来的。

  哎呦,她就心想:这十六七岁哈,少男少女的,它是不分古代现代的,它是男女这种自然的吸引力,啧啧,她这么大岁数都能感觉到自从闺女进来,屋里头那个气氛不同。

  唉,要是这里能自由恋爱就好了,别限制女孩子出门。

  要是那样的话,她闺女在这里估计比在现代还得有市场,不算长相,就识文断字有共同话题这一点,就能赢了不少姑娘家。

  钱佩英又瞅了眼宋茯苓右手边的书生。

  那是谁家的小子啊?看起来十七八岁,也不知结没结婚。

  就在这时,三楼“贵宾间”下来人了。

  在路过时,或许是也敏感的察觉到二楼气氛不同,略停了停脚,只一眼就看出问题出在了哪,毕竟钱佩英穿的是妇女装,眼神略移就能看见坐在那里写字的宋茯苓。

  刑部尚书幼子林守阳,陆畔的好友之一,书肆的伙计们自然都熟悉。

  “二楼那位姑娘是谁家的?”

  “回林公子,不知。”

  “那她在看什么?”

  当晚,祁掌柜带着随从回来后,就知道了今天下午来了位女客一直在誊写。

  他还纳闷呢,是谁?引得林公子都在打听。

  第二日一大早,没抄完卷子的宋茯苓出现。

  此时二楼十六张桌子都坐满了,林守阳也在二楼,特意没去“贵宾间”。

  可是祁掌柜却给宋茯苓引到了三楼,专属于陆畔的书房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