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我果然是女主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我果然是女主

  啊?

  宋茯苓和陆畔不得不再次四目相接。

  想从他的眼神中寻找答案:那你是想去哪呀?

  “随我来。”

  陆畔引领宋茯苓沿着河边,一直走一直走,连磨坊都过了。

  陆畔还瞅了一眼伫立在那里的水车和磨坊,那里怎么也有人,这个村里怎么到处都是人。

  宋茯苓也顺着他眼神侧过头看了下,“陆公子,我们盖了两间磨坊,也给村里又新建了一个更大的水车,你要不要去看看?”她无时无刻不忘自己是名“导游。”

  行走在前方的陆畔,头都没回,背着双肩包很坚定地回道:

  “不看。”

  紧跟后面的宋茯苓,无声地用嘴型冲陆畔背影吐槽,只有她自己知道说了啥。

  同一时间。

  顺子斜靠在方老爷子家大木门上,一边往嘴里扔樱桃,一边眯眼放着远处咧嘴傻乐:

  少爷,能给您支走的,小的都给您支走了。

  今儿,真是天时地利人和,连先生都没在家,多好个机会。

  这时候,您和宋姑娘是单独在一起吧?

  这时候,您准备那么久的礼物,应该是送出去了吧?

  可是顺子笑着笑着,脸上的笑容却慢慢转淡,忽然就很感慨,心想:

  礼物终归是礼物,是死物。

  在宋姑娘眼里,您不过就是送了她一个礼。

  欢喜了,能给您一个笑容。

  要是不欢喜,或许还……

  唉。

  她却不知,您为了那件东西,锯、刨、锉、磨。

  那是您,在青城,用无数个夜晚精心打造的。

  好些个夜晚,小的都有看到您在制作时,动作大了裂到伤患处,疼的暗自咬牙。

  只有小的知。

  小的今日才承认自己是真嘴笨。

  因为找不到办法,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让宋姑娘也知。

  “顺子啊?”钱佩英喊道。

  “嗳,来了,夫人。”

  什么活,都他来,他啥都能干,就是往后当牛做马也行,只求你们家姑娘善待我家少爷。

  ……

  再往前走就要进田地里了。

  陆畔突然站下脚,在河边回眸看向宋茯苓。

  宋茯苓没看懂他眼里的意思,就是直觉他浑身散发出的,透着那么点迫切。

  没感觉错。

  陆畔心里正想着:就是这里,没有人,可以的,就在这里说。

  “能否帮我将包袱取下来?我背部有伤。”

  宋茯苓心里装着无语上前:

  那你之前背它干什么,还以为你学我爹背双肩包,背包就走,完全没问题呢。

  搞了半天,你连卸下都费劲,还要靠人帮忙。

  女孩青葱的手指搭在陆畔肩上,帮着往下脱包。

  陆畔歪着头,始终看肩膀上的手指。

  虽然那手指,只稍稍在他的肩膀上停留一小会儿。

  在宋茯苓正要将包递给他时,陆畔说:“帮我打开。”

  姑娘蹲下身,将包放在地上,依言照做。

  “里面有个盒子,帮我取出来。”

  宋茯苓拿出来一瞧,当即:

  哇,紫檀的木料,非千年不能成材,寸木寸金。

  更惹她注目的是,好精致,盒面上竟有一片枫叶。

  那可不是像现代印上去、贴上去之类的,做盒之人是将木材先雕出了一个枫叶凹面,随后将真枫叶襄进去,严丝合缝。

  “打开盒子。”

  “还打开?”

  “是。”

  宋茯苓拨弄滑锁,盒盖打开然后就愣住了。

  里面绒布上摆放的是:一把紫檀木梳。

  陆畔望着姑娘头顶,满是期待:“做的怎么样。”

  “能看出来很用心。”

  一咬牙,鼓足勇气:“茯苓是否钟意他?”

  宋茯苓猛然抬头和陆畔对视,半张着嘴,心跳有点快。

  枫叶,木梳。

  古代可有枫叶传情一说,现代还有片片枫叶情那歌。

  至于木梳: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可就是子孙满堂啦。

  俩人一蹲一站,两两相望。

  陆畔的眼神紧追女孩眼底一丝一毫的情绪。

  同时也在用眼神诉说:

  茯苓,你可知我的意思?

  一木一梳诉春秋,一片一叶诉温柔,一生一世牵你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