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六百零二章 要了老太太的亲命啦(两章合一)

第六百零二章 要了老太太的亲命啦(两章合一)

  马老太使劲的咽了咽吐沫。

  不存在听错和理解错。

  因为她在离开国公府前,老寿星还对她说了那么一番话。

  那番话,很是意味深长。

  老寿星说:

  “我是盼望着,在近几日,你就能将你小孙女领到府中来看看我。

  让我也见一见那俏生生的丫头。

  不过,同为祖母,我知你要思虑的事定会多,近几日不能来,没关系,我却是不急于这一时的。

  你呀,万万不要作难。

  也没必要犯难,啊?

  过些日,我就要随皇上一起离开,迁都,登基大典,我都要在。

  咱们可以来日方长,在京城见。

  到那时,你要是去了京城,不见我,可不成。

  咱们要说说话的。

  唉,多与你说话,感觉这园子景致都好,能忆起那一山一石是在哪个年月建造。

  到时,我再给你仔细介绍那新府邸的山山水水。

  这样的话,等过些年啊,咱们坐在一起吃茶聊天,宴请宾客来家里,我要是年纪大了,万一想不起那些个景致是怎么一回事时,你还能从旁提醒我,帮我告诉告诉她们。”

  此时,车里的马老太抹了把脸,再次认真回顾老寿星的话,额角有些见汗。

  强按下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心情,她已经尽量冷静的让大脑运转起来,分析出了那番话的意思。

  一,老寿星眼下就想相看她小孙女。

  二,如若她没想好行不行,没给领来,没让眼下见,那就在京城见。

  见啥呀?其实就是相看嘛。

  并且,这话往深了琢磨,更可以理解为,老寿星预定了胖丫。

  没见着前,是在提醒她这个当祖母的,不能给小孙女定旁人家的亲事,不,是连相看都不能与旁人相看,是在知会她呢。

  三,老寿星想的实在是很远啊,勾勒出往后相处的画面来暗示她。

  如若这门亲事真成了,她马老太就是以亲家奶奶的身份出现在国公府。

  甚至能以半个主人身份,一介布衣农妇,却可以向朝廷命妇们介绍国公府的花草树木。

  要知道,这亲家之间的关系,有的是可以处的很近的,有的不想那样,也可以处的很远的。

  而老寿星的意思很明显,宴请宾客时,让她露面伴在左右,就说明想姻亲成了后,关系处的极近。

  也算是再次强调:没有门第观念,不存在嫌弃她出现在名门贵妇们面前的情况。

  分析出这些,说实在的,这对马老太来讲:诱惑很大啊。

  就在这时,感觉马车停顿了一下,掀开车帘探头一看,更是感慨至极。

  啧,瞧着没?

  只国公府的马车出现,大门就得给打开。

  那大门和旁边平民百姓走的角门,差距大着嘞。

  犹记得曾经,她的粉头巾被衙役一把扯下,吓的她差些腿软。

  来回赶车入城出城,也常常遇到被守门官差呵斥快些通过的情况。

  你再看看现在,就因为她坐的是国公府的车,那些衙役一个个屏息静气站两旁恭送她。

  车里更是有热茶,一盘新鲜的各色果子,一盘能闲嚼牙的果脯,能歪躺下的锦缎大软垫子,她手都不敢多摸,怕手太糙给划出丝线,车里冒着香气。

  而不是她曾经赶牛车,风里来雪里去,老牛还边走边拉屎。

  臭?

  不是。

  香臭倒是不打紧。

  主要是需要立即停车,冻的哆嗦乱颤却要忍着冷,将手伸出,将牛粪蛋捡回。

  牛粪蛋有大用处,不能白扔。

  要不是后头,儿媳们舍得用布给缝了一个牛粪兜,她可能就会一直一路走一路捡。

  谁也不知晓,马车里,马老太突然扯起衣袖悄悄地哭了。

  别问她为啥要如此,理由太复杂。

  有难以置信小孙女好像有一步登天的可能,从此就过上了坐这香喷喷的马车、吃那燕窝的激动。

  不像她这个祖母糟心大半生的命运,也不像她娘钱氏,需要扛锄头和三儿共同白手起家。

  女人家最难,这也要会,那也要会,扔掉针线要做饭,煮好饭扯孩子,有的还要干活挣银钱。

  村里自从熬奶砖,她作为管理者,真看出来有的那女人比男人还能为挣钱拼命。

  就这,还有那不知足的婆母会骂,你看看你不如谁家谁家的媳妇能干。

  她也是做婆母的,她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就够刁钻的了,那有的居然都能让她听不去耳。

  而小孙女要是真能“上天”,就不存在这些情况。

  贫贱夫妻百事哀。

  孙女压根不用哀,啥都有,现成的,那才是女人家最盼着的坐地享福。

  马老太哭,也为宋福生。

  她很现实地琢磨:

  三儿你虽然没生儿子,但是胖丫这一个要是嫁好了,真是太顶用。

  比别人家好些小子捆在一起还借力。

  全家借力。

  你终于啊,有个人能帮衬了,而不是被拖累。

  不用一个人去争去搏,你能有个靠山,不用再像曾经逃荒过武泉县被人难为的危机时,只会选择鱼死网破。

  在马老太心里,咱老百姓要是真被当官的难为,可不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剩那一条以命去搏为自己做主的路。

  也有虚荣。

  此时,满满的虚荣心作祟,让马老太想象未来美好画面就想笑着哭。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听着不好听,可也别说那酸话,实际上当“鸡犬”美得很,当鸡犬是要看命的。

  要是小孙女成了什么什么夫人,她可是夫人的奶奶。

  她那可真是和公主殿下没事就能唠嗑,公主哇,她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人,竟有那一日。

  她们老宋家的后代,不夸张的讲,甚至能借光几代人,从此出现一位了不得的“胖丫姑奶奶。”

  你说,就冲这点,谁能不飘?得亏不是走路回村,要不然只寻思这些就脚底没根儿。

  而更让马老太说不清到底是不是喜极而泣的缘由,那就是以上种种喜滋滋里,掺杂着大量的心焦。

  如若她不是真心疼爱小孙女,她只需要考虑“孙女搭梯子登上天”即可。

  可是,胖丫是她三儿的独苗,她掌心很疼爱的宝。

  本来觉得嫁人还远着,但是眼下忽然有人提及,马老太在脑海里假想了番,胖丫拜别她出门子那一幕,眼泪就控不住掉落,舍不得。

  更何况她很是茫然孙女“上了天”后,在那天上能过的是啥日子。

  真能过得好吗?别她们这些“鸡犬”借光过的不错,小孙女一人倒遭了罪。

  她虽然不识几个字,却是懂得:在地上有当草民的自由,去了“天上”,那里有许多规矩要守。

  马老太急忙用衣袖擦擦眼泪。

  你说速度咋这么快呢,就这么东想西想,到地方啦。

  哭的鼻涕出来,又赶紧擤了擤鼻涕,差些习惯性抹车上,紧急手一拐,将鼻涕蹭在大酱色裙子上,下了车。

  车外,围着好些人,都知道马老太今日去陪公主唠嗑去了,人家国公府来人就在村口说的。

  马老太的大儿宋福财一身辣椒酱味儿,一边摘围裙,一边亲切的和两位马夫、两位小厮说话,表示感谢给他娘送到家。

  马车没停留,几位陆府仆人恭恭敬敬向马老太行礼道:“老夫人,那小的们就先回去了。”

  村里人听傻了眼:老夫人,小的们,哎呦,不得了,去了趟国公府,你瞧瞧人家马老太这派头。

  直到马车出了村,妇女婆子们才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追问。

  王婆子:“你真的见到公主啦?她老人家长什么样啊?”

  她大嫂葛二妞:“你去了那里都干了些么?”

  九嫂子们:“快给俺们讲讲那府里都有啥?听着开开眼。”

  哪有多余功夫理你们。

  马老太边往三儿家方向走,边言简意赅扯嗓门回道:“国公府大到能划船,公主面善人好看,我被邀在那里吃过燕窝、歇个晌午觉,公主领我在园子听曲四处游玩。”

  就这么挥舞着手,比比划划喊着这番话,脚步不停直奔三儿家。

  她大儿媳何氏在后面叫她:“娘,馍给你座锅里啦,要是饿就垫一口,我帮大郎他爹装完辣酱就回去洗衣裳,您不用伸手,”她也只是摆摆手,一派风风火火的架势。

  村里人望着马老太背影啧啧出声:啥命哪,人家那命咋就能那么好呢。

  宋福生家,大门口。

  马老太在推门进去前,先深深地吸口气,然后才一把推开门。

  结果入目就让她想闭眼。

  画面太美,她不想看,太幻灭了。

  她家宋胖丫带着钱米寿,正在狼吞虎咽吃饭,用的是小盆。

  谁家诰命夫人用小盆啊?

  “奶,你回来啦,吃了没?锅里还有点儿菜。”

  钱米寿也抱住饭盆,扬起小俊脸道:“奶奶,你去那府里没发生什么不自在的事吧?”

  马老太走上前,先看了眼孙女盆里的白辣椒炒肉和米饭,又看了眼米寿是不是也吃了那齁辣的,还行,米寿吃的是豆角丝炒肉。

  岁数小,不能吃辣的。

  而白辣椒,是去年三儿媳用青辣椒又是烫又是暴晒,晒成发白色一个个剪开,用盐巴腌制装大桶里密封起来的。

  这样的辣椒,能存放很久,炒出来的也好吃。

  “奶不是给你买碗了吗?饭碗呢,往后不许再用盆吃饭,米寿也不许,打小养成好习惯。”

  宋茯苓讶异道:“您怎么啦,多出的饭碗不得去山上送饭?再说我也不愿意多刷碗,”怎么忽然还讲究上了。

  马老太收起孙女吃完的饭盆,没回答,抢先一步进了屋去刷碗。

  往后孙女不能刷碗。

  “奶?”

  马老太躲着孙女追问的眼神:“那什么,你爹娘呢?”

  “我爹读完书,去河对面看房子啦,我娘和二伯母她们每日这时候不得上山送饭?”

  “恩。”

  确实是这时候送。

  他们大伙又开始种地了。

  去年的荒地经过种了一年豆子,给地捂了捂肥后,今年能多种一些玉米小麦高粱,至于山上,还是多种菜。

  河对岸眼下还忙着盖房子,更是需要人手。

  村里的壮小伙白日里种完自家地,晚上贪黑去河对岸帮忙盖房子,她们夜间还要供一顿稀粥。

  宋茯苓觉得不对劲,寻思抱完柴火,回头就和她奶细聊。

  然后奶一听她要抱柴,急忙几下刷完盆,就急火火去抱柴火。

  抱完柴就告诉她:“走,米寿,跟奶走,俺俩去对面喂鸡。”

  实际上,马老太是想对河对岸寻三儿。

  大门口。

  宋茯苓望着她奶拉走米寿的背影,微皱眉头。

  ……

  这头,马老太和米寿还未上桥,村里方向就跑来俩人喊她。

  一个是自己的大儿媳。

  一个任三叔家大孙子,要上桥直奔河对岸去喊宋福生,这回宋福生可在家。

  “娘,国公府又来人啦!”

  你听听这词,又。

  那么个高身份的人,别人想求见一面比登天还难,而来任家村串门却像是吃家常便饭。

  任三叔家的大孙子,和何氏喊的遥相呼应:“定海将军又来啦。”

  妈呀,正被那“未来的孙女婿”搅合的心乱糟糟的,这就来啦。

  马老太:都不给她一个缓冲的时辰哪。

  一把拽住要跑去迎接的米寿:“你听奶话,跟着你大伯母他们先去喊你姑父回家,啊?快点儿,快跑。有你见的。”

  而陆畔此时为什么来呢,连家都没回,却直接来了这里,是因为他喝多了。

  下朝后,陆畔先和表哥丁坚他们喝了一顿,接着下午又和兵部的几位大人喝了一顿。

  第二顿酒,顺子和小全子还没跟着,顺子去帮他收账了。

  陆畔猜:喝完上马车时,随行小厮有问他去哪。

  他可能、大概、也许,是回了句:“去任家村。”

  总之,过程已然记不太清晰。

  他趴在马车的茶几上眯了一觉后,就发现已经进了任家村。

  而赶回家的马老太,她是万万也没有想到,今日没有最精彩,只有更精彩。

  前面说啥,没听着,回来晚了一步。

  可后面的,她站在灶房门口,听的一清二楚,小孙女在对小将军说:

  “你先告诉我,你要寻我爹说什么。

  如果你要说的是那件事,打住吧。

  不,是甭管什么事,都要先打住,好不好?

  我爹现在正是关键期,我不想让他分心,他要将所有的心思先用在学习上,现阶段,真的是对他的前途对他的未来很重要的。

  我看你也在读书,是不是也要参加科举?

  那我觉得你应该也……

  奶?”

  宋茯苓呆呆的叫道。

  陆畔平静的回头,也跟着唤人道:“奶。”

  马老太捂着心口,嘴哆嗦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