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六百四十九章 I’m back!(二更)

第六百四十九章 I’m back!(二更)

  宋茯苓站在小红身边,扭头看大伙吃,喉咙动了动,咽了口吐沫。

  太香了,全是嚼饭声。

  太爷爷嘴边沾了饭粒子,摘下来往嘴里一塞,又用手掌蹭了下嘴边的汤,接着端盆呼噜噜吃。

  坐在太爷爷身边的大伯早就吃冒汗了。

  二伯盘腿坐在地上,身上的衣裳还湿着,却吃的满脸通红。看来那辣汤够辣,够味儿,里面猪肉也放了很多。

  富贵叔是蹲在旮旯里,头发吃的掉进了盆里,他也不擦,将头发从盆里拿出来往耳后一掖。

  还是老爸看不过眼了:“给你根头绳扎上,你慢些吃,我瞅你都噎得慌。”

  有一碗饭垫肚后,宋阿爷假装拿烟袋看了眼盛饭的盆,看到里面已经见底就不吃了。

  他岁数大,吃那么多干啥?虽然没吃够。

  小心翼翼取了点儿烟叶塞上,吧嗒抽了一口,阿爷眯眼坐在小板凳上问道:“你媳妇忙一小天吧?就为做这口饭。”

  “恩,她娘累够呛,今儿真累够呛。”

  “让她别的啦,就说是我说的,偷偷摸摸给娃子们做点儿就中,不用惦记咱这些人。咱们这些大人怎么也能对付几日。等咱回家再吃好的。”

  高屠户笑道:“不过,老爷子,你承不承认这饭是真香啊,可能是吃独食的事儿?反正今儿这顿饭,我是一时半会儿忘不了。上一次忘不了,还是咱们喝蘑菇汤那顿,啧。”

  今儿又喝上口热乎汤了,这回还是肉汤。

  不是喝牛奶。

  他喝不了牛奶,喝上就噗噗放屁。

  有时候旁边有人都憋不住。今天在油棚子里,好些人听见。

  不止是高屠户,像宋阿爷、宋福生的大伯等几个岁数大的老头,也喝不了牛奶。还纳闷:家里的孩子咋能愿意喝那个呢?

  尝过后,真觉得没有苞米面粥好喝。

  那咋整,坚持吧,没水也要喝。

  “福生,那任族长与我说,让你今晚去他家住,你俩一铺炕。”

  “行,我知道了。”

  阿爷抬眼瞅宋福生:“用不用开仓房给你找出笔本?他说要和你切磋学问。”

  “啊,我不去他家。油棚子里,那些破箱子上面不是搭木板子了吗?我和我大哥他们就在那里住。倒是富贵他们,赶路一直没睡好,阿爷等会儿去各户给找找空地方。”

  连宋福生大伯这回都开口道:“你最好去,还没考完呢。你忘了你娘嘱咐的啦?”

  宋福生:瞧大伯,你那话说的,就像我多害怕她似的。

  我娘能管了我吗?

  再说了,我娘在哪呢。

  你娘在路上呢。

  此时,马老太正顶风冒雨向家走。

  走之前,还将奉天城里的人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比如杨明远,这是你定的二两银钱列巴,咱说到做到,准时交货,顶大雨送货上门。

  与银钱多少无关,绝不让人背后私论宋福生的老娘说话不算数。

  比如牛掌柜。

  马老太告诉他,牲口不带走,带回去也是累赘,俺们推车回村。就需要你受累喂这些老黄牛。

  至于牛掌柜你什么时候回村呢,给她盯住了下成绩那地方,儿子秀才成绩出来后,就赶紧回去通知。

  如若那时候城门还关着,给这镖局门贴上暂不接单,让大郎给你找人回村。

  老太太使唤大郎这里,自然就成了:

  “你给奶找人,我要回村。”

  大郎为难:那都不是一个系统的,别看都是官身。

  嗳?奶,要不你寻寻隔壁祁掌柜,他看我三叔面子应能给办。有时候,对于有交情的人来讲就是一句话的事。

  “放屁。”用你说?

  马老太就是不想找祁掌柜。

  祁掌柜是谁的人?那是陆畔的人。

  啊,家里啥事都要麻烦陆畔不成?让人怎么寻思咱家。

  这求人啊,得让嘴值钱一些,大事找陆畔,道理上说得过去,咱确实办不了。

  此等小事也麻烦人家?

  快拉倒,能花三瓜俩枣解决的,马老太觉得,即使她以前好意思求的事,以后也并不会那么做了。

  咱要往长远想,别眼皮子浅,屁事都找陆畔,那多给孙女丢面子。

  “我不信你们仓场衙没有认识人。”

  这不嘛,大郎寻人套关系,经过仓场衙一名同僚介绍,现认识的守门衙役,只能趁着大晚上的,让衙役偷摸将城门角门打开,让他奶出城。

  马老太过城门时,给了大郎四盒九宫格点心,示意大孙在她出城后,看着给。

  愿意给帮忙介绍衙役的同僚就给同僚,愿意直接给衙役就给衙役。

  意思一下,别让人白忙。

  最起码的客套话,大晚上,小兄弟们都饿了,为百姓执勤不容易,吃点儿垫垫肚,自家的买卖,奶奶的心意。那九宫格点心,当差的拿回家孩子准保高兴。

  马老太这个送礼的人没有不好意思,给大郎弄的脸通红。

  拎着四盒点心,望着奶的背影:

  “奶,出城了就不能回来啦?您可想好!”

  回应大郎的是,马老太扭头一摆手让回去吧,大晚上扯脖子喊么喊,这不是给人家添乱嘛,人家是偷着给咱放出来的。

  才推车走三分之一的路,老太太就气喘吁吁,心想:完了,这不完犊子了嘛,照刚卖点心那阵差太多。

  那时候,大冬天,推车风里来雪里走,推点心跟玩似的,推一车砖也不含糊。

  这人啊,就不能过太好的日子,自从她成为有车一族,体力不行了。

  宋银凤也累的不轻,“娘,你要不要歇一会儿?”

  马老太望了眼推车上用油布包的像粽子的药包,一咬牙:“不要。”

  走三分之二,老太太俩腿没劲了。路况太差,车陷进泥里,她走的艰难,深一脚浅一脚。

  四壮接过了马老太的推车,还扒拉肩膀让老太太坐在车上,由他推。

  马老太坐在手推车上,扭头看了眼童谣镇的方向,正好走到这个岔路口,也不知那里怎么样了。

  “唉,天什么时候能放晴啊。”

  任公信家孙儿房里,一帮孩子也在说:“再也不盼雨了,天赶紧晴吧,俺要回家。”

  说完,一个个低头吃西瓜,感谢小将军哥哥给予西瓜。

  “姐姐,你说小将军哥哥家进水了没?”

  “进了吧,”他家多点儿啥,在老天爷面前,众生平等。

  这天,茯苓给赶回村的马老太还吓着了。

  老太太穿着雨披进了屋,寻思摸摸孙女,告诉一声,奶回来啦。

  结果就发现不对劲,这孩子怎么扒拉不醒了,一炕的孩子都兴奋的坐起身,就孙女一动不动。

  空间里,宋茯苓打着呼噜睡的喷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