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六百六十章 枸杞加玛咖

第六百六十章 枸杞加玛咖

  宋福生毫无心理准备的,又在为考举人做最后冲刺。

  考的太好也是烦。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头三天,宋茯苓哪也没去,啥也没干,就一直盯着她爹来着。

  考试那两天,被雨又耽误这么多日,茯苓担心老爸又坐不住凳子。

  她总是天没亮就起床去敲门,当当当:“爹,该念书了。”

  而宋福生完全是在用家长的承受力忍耐,躁动时就想想:

  自己可是家长,要当榜样。

  闺女最愿意睡懒觉,现在日日早起,别伤了孩子的心。

  反正用种种理由劝自己,倒是能起得来。

  大早上,宋福生看完一本书,宋茯苓又递过去半本。

  之所以半本,是由于有些书有的部分不是为应试写的,不用看。

  宋福生认命的接过,掐掐睛明穴,打个哈欠接着看。

  三日后,老宋同志莫名高兴起来,因为女儿终于不坐在自己眼前。

  “你在那笑啥呢?”钱佩英拎着拖布路过。

  “她只要别坐在我眼前就行,我瞅她眼晕,你闺女就跟那书一样一样的。”

  “瞧你那点儿出息”,都不敢奢望女儿出家门,只要别在面前晃悠居然就能乐够呛。

  后园子。

  “奶,这些都拔掉啊?”

  “那可不得全拔掉重种,你看奶的,”马老太给宋茯苓演示:“掐住这里敲一敲,给土坷垃敲碎。你戴上些手套别伤着你那嫩手,其实不用你干活。”

  “我还是干吧,咱家活太多。”

  过一会儿,宋茯苓拿着草,草上还带着土坷垃,站在后窗处说:“爹,你干什么呢。”

  哎呦,宋福生捂着心口看女儿:“吓我一跳。”

  宋茯苓不多说别的,那是她亲爹长辈,也是很无奈,提醒这么一句就走,然后帮奶种一会儿菜,再神出鬼没出现。

  一张戴口罩的小脸歪头道:“爹?”

  给宋福生气的,为啥总是才躺下就能被发现,气的他在女儿离开后使劲捶了下榻榻米。

  而在这些天中,不,是直到宋福生临考前,所有人都在默契的为准考生提供良好环境。

  像拾掇地窝子,小娃子们脖戴防疫香囊脸戴口罩直嚷嚷:“好臭哇,”那里存了好些污泥和雨水,天如此热,它能不臭嘛。

  喊什么喊。

  妇女们会及时揪住孩子脖领子警告,闭嘴,愿意帮忙干活就帮忙,不乐意滚一边去,就是不能大声吵嚷影响你们三叔看书。

  考举人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这次考不过,搞不好要等三年的,它不是年年都有。

  像是大伙从田里干了一天活回来,拎水洗脚都尽量降低声音,每个人都是坐在院子里沉默地用水冲脚。

  愿意唠嗑就出去唠呗,非得在院子里唠吗?有时候不是怕打扰,是怕他们说话让福生听见分心。

  夜里,大伙互相帮忙用艾灸消毒解乏也不敢怎么出声。

  四壮露出坚实黝黑的后背趴在炕上,他扭头瞅富贵。

  富贵是眼睛盯着在附近转悠的蚊子。

  就在富贵想要一巴掌拍死大蚊子时,四壮伸出大长腿踢了他一脚。

  “你踢我作甚。哎呦呦,烫着了吧,”富贵急忙捡起艾灸条,连那声“哎哟哟”都是降低音量的。

  旁边宋福生家,钱佩英正端给宋福生两杯水,“枸杞水,”又用下巴点点另一杯:“体质能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