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六百七十九章 肉之多,一锅炖不下

第六百七十九章 肉之多,一锅炖不下

  “坐,坐!”

  宋阿爷和宋福生都示意陆畔坐在主位。

  陆畔却虚扶了下宋阿爷,让老爷子坐在主位。

  只虚浮这一下,陆畔的手碰到了老爷子的后背,老爷子就激动的浑身颤抖、满面红光。

  将军摸他,那是多大的尊荣。

  最终,陆畔坐在宋福生的右手边。

  “珉瑞,这你都认识吧?”

  宋福生给一一介绍,那是他大伯。

  宋大伯来之前,特意洗了牙。他寻思和小将军一个锅里搅食,别埋了吧汰的被人嫌弃。

  宋福生又指向三位高大汉子:那是他大哥二哥、大姐夫。

  田喜发、宋福财、宋福喜通通是特意换的衣裳,干完活又一顿洗,才上的楼陪客。

  宋福生介绍的很有技巧。

  按理,陆畔叫他一声叔,那么从他这头论,陆畔也应该向他大哥二哥和大姐夫叫点啥,包括他大伯,理论上这都该有称呼。

  但是,人家陆畔是什么身份?

  这里是古代,尊卑有别,身份差异是鸿沟。

  冲咱叫声叔就够捧咱的,总是不能让人家都叫叔伯。

  所以,宋福生是以第一人称在介绍。

  “那是二郎,我大哥家的二小子。大郎你有点印象吧?”

  陆畔点了下头,有,还有高铁头、虎子,这都有印象。

  就是这位“小二哥”二郎,实在是存在感太弱,感觉像第一次见。

  宋福生笑着拍了拍二郎的肩膀,“这个比他大哥还不爱说话,等再过二年的,再大一大,也得琢磨琢磨让他干点儿啥。”

  这就是变相许诺了,还是在人前说的这话,宋福财硬压下兴奋,怕在陆畔面前丢脸。

  换往常,他一准儿会冲三弟搓着手憨笑。

  二郎往宋茯苓旁边站了站,脸通红,陆小将军盯着他瞧,他紧张。

  “金宝,我二哥家的小子。”

  陆畔忽然问道,他几岁?

  听完答案,陆畔瞅了眼政打他身边过的米寿、你小子像宋金宝那么大时,能长那么高那么壮实就行。

  然后,剩下的,宋福生就不用特意介绍了。

  他老娘、他媳妇、闺女、米寿,这都不需要与陆畔多讲。

  除了茯苓和陆畔可能不太熟悉,细接触就是那次给上课,那也比大多数人强很多,最起码说过话。

  剩下的人就更不用提了,与陆畔有过好些次交流。

  都是见面就唠过磕、什么都能聊上几句的那种。

  即使是他媳妇也和陆畔聊过家常,有几回他不在家,过后有听说过。

  这就能看出来了,楼上阳台这一桌是以家庭为单位,论亲属关系这么坐的。

  宋金宝都能上桌,人家是宋福生的亲侄子。

  倒是钱佩英和宋茯苓,按古代规律,女卑嘛,应该回避。应该去楼下与何氏、朱氏、大丫大丫坐在一起。米寿是宋福生的“儿子”,那么米寿能留下,她俩都不准留下。

  但是,谁敢说那对娘俩卑?

  别说宋九族早就看明白了,就是任家村人也通通晓得一个道理,宋福生拿媳妇闺女当眼珠子,谁敢让那娘俩卑,宋福生就能让他们卑微。

  再说了,马老太也不能让。

  人家陆畔来看谁的?

  来看他们这些老脸的啊?

  今儿这座位,人选方面就是老太太故意安排的。

  以三儿为中心向外扩散,谁与三儿有血缘关系谁上楼,这样的话,小孙女出现合情合理。

  要不然,就她大伯哥那模样的,老太太宁可让能说会道的富贵来陪客,也不愿意让福生的大伯坐上头,这是实在实在没招了。

  “吃,”宋茯苓给二郎夹了一大块肉,二郎挨着她坐,她怕二郎哥放不开,不敢夹。

  这羊蝎子锅,烀的烂烂的。

  宋茯苓用羊肉蘸了下麻酱,哇,真香啊,芝麻酱也香。

  她家芝麻酱从磨坊磨完后,舀碗里时还是热乎的。

  陆畔坐在宋茯苓的对面,将她的神色全部看在眼里。

  怎么吃什么都很香的样子?

  “珉瑞,饿了吧?吃。”

  “噢,好。”

  陆畔对钱佩英有礼的笑了下,学着宋茯苓的样子,将羊肉裹上一层麻酱塞进嘴里。

  马老太和钱佩英都半张着嘴看他,看他吃进去了,齐声问:“咋样。”

  “唔,恩,”不错。

  宋茯苓低头吃肉,心里吐槽:要不要这么夸张?人家还能说不好吃吗?

  米寿坐在姐姐旁边,一手攥着筷子,一手攥着大骨棒,抬头看了看天。

  小人大概是在心里想着,这回不会掉板子了,然后啃肉啃的嘴油呼的,笑弯了眼睛。

  最开头没人敢提喝酒。

  因为宋福生和陆畔刚考完九天回来,看起来好人一般,但是大伙都知晓在那舍号里吃不好睡不好,指定是累了也饿了。别整那景,都不是外人,让先吃饱。

  所以,陆畔时不常就不着痕迹看宋茯苓一眼下饭。

  是真下饭。

  你看呐,将放不开大吃二喝的二郎去掉,圆桌另一边依次的茯苓、米寿、宋金宝,仨人筷子使唤的贼溜,小嘴就跟仓鼠一般。

  他感觉自己好似听到了茯苓咬萝卜的脆响声,搞得他也胃口大开。

  “要什么?”钱佩英立即用眼神询问要起身的陆畔。

  “无事,我再盛些芝麻酱。”

  “我给你盛吧?”

  “不用。”

  瞧他,就着茯苓下饭,一气儿吃了一斤多羊肉,蘸料都吃没了。

  马老太在陆畔站起身盛麻酱时,偷摸瞪眼小孙女脑瓜顶。

  哎呦我天,胖丫呀,吃的头不抬眼不挣,你倒是瞅瞅他呀,他不比羊肉好看啊?

  又掐了一把宋金宝的大腿。

  吃、就认吃,羊肉一好,你就去夹。稍稍停停筷,都快要供应不上你了,个没出息的货。

  唉,你可是将军未来的小舅子,真是一点儿也不像。

  疼的宋金宝低头呲了下牙,没敢出声。来三叔家前,奶警告过他,要是敢出丑回头就扒他皮。

  宋金宝:来三叔家吃顿好的太遭罪,冒着大腿被掐青的危险。算了,多吃一些弥补自己吧。

  喝酒那事还是楼下先张罗起来的。

  楼下吃的比楼上还热闹。

  一方面是九桌人呢,人多,一方面是楼下有顺子、富贵、王忠玉他们在。

  顺子做不到与少爷同桌吃饭,怕噎得慌,特意来到楼下。

  要说这楼下的九桌,顺子离近看才发现,那汤底真就是汤底,不像少爷那一桌里面全是肉、全是羊蝎子。

  并且楼下热气腾腾的锅有几桌不是铜锅,就家里普通的大铁锅底下架着炭搬了上来。

  顺子在心里头琢磨,回头留意下,府里要是有多余的、淘汰的铜锅拿来几个。

  宋富贵和王忠玉坐在顺子一左一右吃的嘎香,锅底里没有羊肉咋的啦?就是骨头汤也是很难得嘛,涮菜有油水。等吃完的,这锅汤都要全喝喽。

  富贵说:“来,咱喝一口吧?”

  顺子立马响应:“来,必须张罗起来。”咱就是搞气氛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