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此子只应天上有

第六百九十三章 此子只应天上有

  漫天的雪花下,就马老太这种激动到扒住金榜不放的模样,谁能不知晓她和头两名有关系?

  张贴榜单的衙役们,都在仰头望着她,纷纷恭喜她。

  一口一句恭喜老太太啦。

  附近来看榜的人,在听说此老太是亚元的娘亲,也由衷的向马老太祝贺

  这老太太厉害呀。

  那是能培养出举人老爷的娘亲。

  这回,马老太也真配叫一声“老太太”了。

  因为宋福生没爹。

  他要是有爹,中举后,其父会被外人称为“老太爷”,宋福生其人真真正正被唤上一声“老爷”,其子为少爷。

  正可谓,一世中举,三世为爷。

  所以,与之相匹配的,马老太就是老太太,钱佩英会被人称为夫人或是太太,宋茯苓是当之无愧、地地道道的小姐。

  有人认出马老太感慨道:

  “依在下看,应得的。

  你们不知,这位老太太曾支过科考棚子,帮助不少赶考者存放物什、换银钱,提供开水,让陪考的人有地方坐,帮那些赶考者存书。

  那日下大雨,她的点心都被雨浇了,书生们存放在她那里的书却完好无缺。”

  “那个扛饿的点心就是?”

  “没错,就是此老太卖的,她在中街有间点心铺子。”

  这番话一出,很多人又开始夸赞,果然有其母才有其子。

  其母都能做到这种程度,其子的品性可想而知。

  其母的好心肠让老天爷看到,所以老天爷才让老太太得偿所愿。

  马老太笑着掉泪,这事整的,还被认出来啦,失态啦。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谢谢,谢谢大家伙。”

  说完,马老太双手合十,又再次冲榜前的人表示感谢。

  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恭喜她,谢谢这些人给添喜气。

  老太太还很注意形象,一脸笑意示意富贵他们:咱得往外面撤一撤,你们挺高的个头别挡在榜前,让别人也能看清楚榜单。

  此时,榜前那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没疯几个都算定力强的。

  毕竟,百里挑一啊,一百个秀才里才出一个举人。

  毕竟,自古以来,穷秀才,富举人。

  比如,此时杨明远的母亲,那都激动的抽过去啦,比起马老太的定力差远。

  杨母能不抽过去吗?

  她儿杨明远此次高中举人,名次排在中间靠前,名字被写在第三十六位。

  杨家苦日子彻底走到头,以前所有的苦楚都将成为过去。

  可以想象得到,以前那些不和杨家联系的亲属都会纷纷登门,杨母那口常年被瞧不起的恶气出了。

  一些认识不认识的大地主土绅,更是会请她儿当座上宾,要想从她儿这里得到一些好处,送丫鬟送银钱甚至送房子都会出现。

  她那双常年给人浆洗衣裳干裂的手,再也不用干活啦。

  瞧,就是这么现实,杨母抽归去那一瞬,她儿媳掐着她人中哭的那叫一个真心实意,比对亲娘还真心。

  往后可得好好对待婆母、溜须小叔子。

  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也纷纷过来帮忙。

  一看都能喜的哭抽过去,那就是这家出了举人老爷呗。帮忙给送回家,即使没有好处,也能得到举人老爷的一声谢不是?

  马老太一看有那么多人帮忙抬杨母,有去叫郎中的,她儿媳还要脱棉袄给杨母保暖,又给搓脸搓脚的,也就拦住了田喜发,没让过去帮忙。

  这是杨母。

  此时,榜前还有一群小厮发疯的,属于马老太备不住能认识上的。

  那就是丁坚、林守阳、谢文宇仨人的小厮。

  丁坚不用说,他一向实力够,这次高中经魁第四名。

  但也得说,他占了些便宜。

  丁坚占的那点儿便宜,也是林守阳和谢文宇能挂榜中、榜尾通过的原因。

  那就是越往上考,越会考实用策论题史论题,像是论述如何当官,对当下形势的见解?以史为鉴,你怎么看?

  这可不是一些阅历不足的穷书生,还有闭门造车的学子能答好的,最起码要多念几年书院,听听先生传道解惑。

  这几人别说书院了,打小连府里的西席都是很有名的大家。

  他们占着与生俱来的家世,占着被其祖父、其父常年熏陶如何为官,占着比平民学子高出不少的见识,也就会在史策题上得优。

  就拿杨明远和他们几人比,杨明远基础题就没有错的,一道都没错。

  但是后面的几场大题,论述深度远远比不得这仨人。

  丁坚的小厮看到自家少爷高中经魁没咋地,林守阳和谢文宇的小厮们却在榜前疯了般跳跃着报信儿:“少爷,少爷,高中啦!”

  弄的丁坚两名小厮互相瞅瞅,觉得不喊不好,被比下去啦,也跟着喊:“少爷,经魁!”

  好些人扭头看向那三位穿着狐裘披肩的翩翩公子。

  就是其中有两位公子形象太差啦。

  林守阳用扇子打着丁坚的胳膊笑道,“前几日我等不及去拜访学政大人,难怪他让我收拾收拾去京城吧。”

  当时,他心一冷,寻思完啦,让他去找爹报道,指定是落榜。

  此刻才搞懂那句话的深意。

  就可想而知他考完有多么的不自信。

  一会儿觉得自己答的挺好的,一会儿又觉得完蛋啦。

  林守阳拿着扇子张开手,觉得今日的雪花真漂亮。

  而谢文宇比林守阳还要夸张得多。

  他堂堂大少爷在冲小厮笑到弯腰,张着大嘴,笑的小嗓子都能瞧见,雪花也落进了嘴里。

  “本少爷考上啦,本少爷再次拉着榜尾过啦!”

  录取的最后一名,这份运气谁人能敌。

  考试全凭运气的谢文宇,笑的不过瘾还跺跺脚,就差让小厮们给他围个圈,他要跳一番。

  这几人就这么边笑着边说话,从马老太他们身边路过,眼里已经没有别人,但是马老太却看向了他们。

  因为那几人在说她珉瑞不是人。

  你说啥,你给我站住。

  还好,在老太太要出口问:“定海将军你们也敢胡说”时,谢文宇大笑着嚷嚷道:“陆珉瑞那是神人,我们就不要和他比啦。”

  神人陆畔,就像会预知这一切似的。

  他人虽不在家,但是存在感却始终在刷。

  这不嘛,书肆祁掌柜来到点心,拦住要去买糖果的马老太。

  一挥手,两排十二个小厮抱着各色糖果出现。

  当祁掌柜说出他们家少爷早就准备好了这些,遥祝宋老爷高中亚元时,遥祝俩字,惹的马老太心一热,眼圈当即就是一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