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七十章 谁吓谁(三更大章,为小花猫喵喵叫打赏+)

第七十章 谁吓谁(三更大章,为小花猫喵喵叫打赏+)

  钱佩英:你说都累成这样了,今个一天走了好几万步。

  她都想学女儿往那哐当一倒,饭碗一推,是事儿不干,脸皮一抹,爱咋咋滴。

  这臭老爷们还给她娘俩布置任务,他是不是欠揍?跑古代来皮子紧了。

  什么任务呢?

  当托。

  没错,就是现代社会的那个托,饭有饭托,卖货有卖货的托。她俩的任务是思想托。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小品里有一句歌词:“生产队开会,组织学习啊。”

  晚上七点多钟,新任命的“政委”宋里正,盘腿坐在最前面,嘴叼烟袋锅子。烟袋依旧没冒烟,舍不得。

  宋里正先咳嗽两嗓子,然后才说道:“让大伙先别眯觉是么意思呢,就是想总结总结下山的第一天。不过都小点动静说话,能让大伙听见就中。讲话之前也不能你一嘴我几句的,那不乱套了?谁想讲两句谁举胳膊。”

  宋福生在他旁边小小声提醒:“阿爷,是举手。”

  “对,举手发言。”说完,宋里正又给大家比划了一下,作个示范:“就这么的举。”

  大伙坐在各自的铺盖上,你瞅我我瞅你,眼里大圈套小圈,各个寻思着:

  讲这一天?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大伙都在啊,不都看见了吗?还讲什么。再说以前也从来没这样过啊,过完一天还得唠唠,没经验。

  咋讲啊?不道咋讲。

  宋福生忽然咳嗽了一声:“咳咳。”

  钱佩英先翻个大白眼,才举手:“我先说两句,咱们得吸取教训啊,不能再心软出现今个给人干粮的事儿。这是打过了,打不过呢。你们想想那后果,都会有什么后果?”

  呀,对!

  是啊,真不能再心软,以后有人死在眼前也不能再给人干粮。

  这话立刻给大伙引导了思想方向。

  尤其是几个老太太,那斗争经验足足的,一边数落王婆子,一边撇嘴道,要是没打过,这些小子们再被人打伤,咱比那些人还得惨,都得踩着咱身体扒住车抢粮,你信不信?

  信,那指定的。

  而且咱还不能软,这一软,都欺软怕硬。

  你看看那些人,干不过就跪地求,那是没办法了,要是能干过咱,不带跪地求的。谁愿意下跪啊。

  是,人都那样,咱必须得齐心干。

  有的人说的激动,都忘举手了。

  宋里正心下很满意。

  宋福生是挑挑眉,看大家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得到了深刻的认识,他又清咳了两声:“咳咳。”

  宋茯苓没翻大白眼,万一她将来还得在古代拼爹呢。

  很给她爹面子先举手,得到允许才站起身讲话道:

  “各位阿爷阿奶,伯伯叔叔伯娘婶子们,我也说几句。

  我想说的是,就像我爹在下山前和大伙讲过的那两个字,团结。

  我们要团结。

  因为在这条路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生面孔从我们身边路过,可我们却一个也不认识,只认识身边坐着的这十四户人家。

  因为不管以后是饿是渴、是和人干架,甚至是生是死,有难时,只有这十四户人家,只有在坐的这些村里人,才会互相帮忙,不能眼瞅着。

  就像富贵伯没了,这条路上逃荒的人明明那么多,却不会有人将他埋了入土为安,只有咱们自己人,才会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到了多难的程度也会帮忙。

  因为有一天,我们一路进了新的城镇,终于安家落户了。可在那么大个城镇里,我们是那个城镇人眼里的外地人,我们谁也不认识,只认识现在身边坐着的这些阿爷阿奶叔伯婶子。

  以前,我们是一个村里的。

  往后,在路上、到新的地方落户,再没了其他亲属,我们是最亲的人。”

  宋茯苓一握爪:“所以,一定要团结!”

  这番话,宋茯苓特意用浅显易懂的语言描述,希望帮到她爹给这些人洗脑,别路途遥远这事那事。

  确实,一旦要成为散沙,谁都不好过,包括她家,容易是挨宰的命。这一路上多危险呢,一个好汉还得三个帮呢,得亏是一大帮人一起浪迹天涯。

  宋茯苓这话也真的起到了煽情作用。

  这些人不细琢磨时,不感叹。

  当这话有人给刨析开,细想想,可不就是这样,嗳呦,真是,唉。

  宋里正被宋茯苓煽情煽的啊,一想起村里那些杳无音讯的人,他就心难受。

  他十分动容、总结陈词道:“都好好活着,好好的,一个也别少,熟人就剩咱们这些了,没啦!”

  虽然后面这个话题,大伙并没有七嘴八舌发言,但是起到的效果却是很深入人心。甚至“生产队开大会,组织学习”前脚一完事儿,后脚微妙的变化就出来了。

  高屠户拿着猪的胃来到郭家铺盖这:“郭老二,听说你一道也没个水囊,拿着。这猪泡子我洗净了,明个儿用它装水喝。”

  “哎呀高叔,这东西好,这玩意能装不少水。”

  王婆子也和挨着她家铺盖的小媳妇说:“你别打娃,没事的,他翻身过来就过来呗,一个小娃娃能盖多大块被子。你家人口多,我们家被子够用。”

  还有男人拿着茶叶沫子,凑到宋里正和宋福生身边,又招呼田喜发他们,要泡一小捏茶沫和大伙分享着喝:“这东西才解乏哪。跑的时候顺手就给塞包袱里了,婆娘才翻出来,都喝点儿,尝尝。”

  马老太坐在自己棉被上,不知为何,就很想扭头看几眼隔着几家的大嫂。心想:算了,这一路不和你打嘴架了,怕气死你。你得好好活着,等到了落脚地,我要你亲眼看看,我几个儿子是怎么出息怎么孝顺我的,眼馋死你个臭婆娘。

  而给这一切带来微妙变化的宋茯苓,深藏功与名,和小姐姐们往远处跑,去上厕所了。这事不能懒呐,这事得靠自己。

  却没想到,她自己奇特的穿着,上身古代褂子,下面休闲黑裤子,褂子到腿侧长度,手上甩手巾,腰间别不锈钢水壶,落在有心人眼里了。

  这位有心人,以前在城里就是靠小偷小摸过活,这次逃跑,他和他哥也没带出什么值钱的家当,家被难民占领,别说银钱了,就是迷人药也没带出来。

  哥哥人是真傻,别人十个心眼他六个,但敢干,对弟弟说:“抢这伙人?”

  “你疯了哥,这伙人一人一棍子就能给咱哥俩抽死。咱们不但不能抢他们,也不能碰他们的粮和车。动静大,看见没,他们有守夜的。”

  “守夜的怕甚,睡着了。”

  是的,新选出的四个打更人,太累了,走一天,天亮还得接着走,在闭眼迷瞪着。

  “那也不行,一有动静他们会醒。

  听我的哥,咱俩去偷那小丫头腰上的东西,那不是铁的,不知是什么做的,啧,也没看清是干什么用的,不管了,反正看起来十分金贵。我这眼力错不了。

  等将来咱哥俩进城,转手一卖,弟弟带你吃香喝辣。而且那小丫头好对付,咱俩鸟悄进去不惊扰人,摸到那金贵东西就走。等天亮他们发现,咱哥俩早没影了。”

  哥俩一顿这样那样商量一番后,从侧面骡子车和牛车中间的空隙悄悄潜入了进去。

  运气很好,借着月光和没燃烧完的火堆,一眼就发现了在火堆正上方的腿,那条小细腿穿黑裤子。

  弟弟打个手势,哥哥点头明了,俩人脚速很快没出现任何声响就来到了宋茯苓身边。

  探头一瞅:一个顿时一屁蹲坐在地上,一个从嗓子眼里情不自禁道:“哎呀娘啊!”

  宋茯苓被惊醒,看到两个陌生人瞪眼瞅她,给吓坏了。

  嗳呦我的老天额啊,有贼要抢她。

  宋茯苓和那俩小偷兄弟异口同声尖叫道:

  “有人抢劫!”

  “有鬼啊!”

  戴着面具的宋茯苓:啊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