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七百九十一章追梦赤子心(二更)

第七百九十一章追梦赤子心(二更)

  女人们蹲在溪流边,撩起水就洗脸洗脖子洗胳膊,再沾点水按压按压头发。

  “咱们到地方要买些虱子药,我这一路下来,头皮又痒痒了。”

  “那是必须的。”

  爱美的媳妇们一边探头看水面里的自己规整的咋样,一边七嘴八舌笑着回道:

  “咱们再不是泥腿子了。”

  “咱们可是县太爷家的亲属。”

  “那对,县太爷家亲属头上生虱子像什么样子。咱们可以不要脸,但不能让福生丢脸。”

  “嗳?谁那里面油在外面,快给我擦擦,我脸干的像榆树皮。我面油不知晓掖哪里去啦。”

  “我这,我这里有。”

  有妇女还喊丈夫:“你也洗洗,将那眼屎抠掉再拾掇车。”

  宋阿爷的大儿媳抓住丫丫按溪流里用肥皂水冲洗。

  洗的丫丫带着哭腔说:“奶奶,太凉啦,那头不是在热饽饽?热饽饽下面的热水添盆里再给我洗呗。”

  “你别净事儿,还得翻盆,吃一口收拾收拾咱就要进城了。”

  丫丫憋着泪,顶嘴道:“净事儿怎的了,胖丫姐姐说过,女人可以净事儿。”

  葛二妞和田婆子她们岁数大的,站在大锅前热干粮。

  边热边说:“终于能松快松快了。”

  眼下,老头老太太们看见车就打怵。

  可以说,这一路,牲口不歇,他们就不停。不分黑白的赶路。

  孩子们又孝顺,怎么倒班也不让她们这些岁数大的下车,蜷缩一路,腿都要蜷缩成罗圈腿了。

  简单吃一口,上车,出发,这回再停下就是进县里。

  大概是快到地方了,吃饱饭后,再次出发,大家的心情都不一样了。

  几位老太太凑头挤在车窗前,探头向外望。

  碧蓝的天空上,燕子排成行的向南飞。

  随着走,越来越能看见人烟。

  最奇特的是,有很多一帮帮的小孩子在漫山遍野的挖着东西。

  “嗳?小孩儿,你过来。我问你,你们这是挖啥哪?”

  “婆婆丁呀。”

  “挖这么多呀,能吃了吗?”

  “不多,俺们县青天大老爷贴出告示收婆婆丁根儿,俺爷说,能卖几个铜板呢。”

  “那你们知县大老爷可真厉害,这东西都收。”

  宋大伯坐在车里和外面的小孩子们喊话,笑的眼睛都没了。

  “嗳?那些人是干啥的,怎瞧着像犯人。”

  巡检队带另一只犯人队伍,正在凿石头,预备盖驿站。

  宋九族看他们奇特。

  他们也停下手里活在眯眼望着他们。

  看见那个“镖”字出现,带队的头领,顾不上训斥犯人们赶紧干活别卖呆儿,心算了一番日子,这是知县大人的亲属们到了,急忙腰胯着佩刀跑上前。

  “敢问队伍是为宋姓?”

  宋福寿撩了下头发,露出独眼龙眼罩。

  想必你们该有这个眼力,我曾经在这个县里大打出手:

  “姓宋。”

  这一肯定,巡检队领头立马回身向手下喊话,“快,骑马回县里送信儿,知县大人的家人们到啦。”

  宋九族挂着辣椒的车,是在一众犯人注目下,巡检队卒吏的拱手行礼中通过的。

  当宋福生在县衙接到消息时,宋九族已经过会宁城门。

  会宁城门大开。

  一辆辆拉着新米和家当的车驶入,衙役们热情地在前方指挥。

  当宋福生搀扶着宋阿爷,和马老太、王婆子赶往城门时,看到的就是宋九族全体都有,全部下车。

  他们穿着最体面的衣服,将家里能装来的都装来,风餐露宿一路,却雄赳赳气昂昂的向他们走来。

  让岁月铭记这一天吧。

  高屠户激动的不行,一激动:“小三。”

  宋大伯张开双手向宋福生跑来:“福生,俺们来啦。”

  牛掌柜手里攥着鞭子:“姑爷。”

  宋福生一身官服,攥了一下拳,眼角笑出皱纹。

  宋阿爷圈一热,带小跑的上前,嘴里念叨着:“咱家又凑齐了。”一把抱住宋大伯。

  给宋大伯截住,不准抱福生,百姓们都看着呢,你给官服抱皱了不好看。

  马老太和王婆子一把攥住田婆子和葛二妞她们的手,手都不够用扯了,八位老太太叽叽喳喳说着:

  “点心店早就开门了。”

  “那我们还是来晚啦?”

  不晚,到啥时候都不晚。

  让你们来,就是为带你们一起飞。

  这天,知县大人明晃晃的翘班啦,老百姓们都知道。

  宋福生做东,在会宁最大的饭庄,大白天的,推杯换盏,请全家人吃饭。

  饭庄老板特意赶来,差些跪下说不要饭钱,想要同喜同贺,祝贺宋知县一家团团圆圆。

  宋知县拒绝。

  宋福生又作陪,身后跟着一众家人去选屋子,早早就将吏舍收回。

  承租楼上楼下两层小楼,下面有炕有火墙睡人,上面存货,房租钱他给县衙交的。

  九族们表示:阿爷,老规矩,记账,这么多屋子,一年好几十两银钱呢,凭么让福生掏。

  一向不愿意让别人占便宜的宋福生,大手一挥,记什么帐,就凭大伙撇家舍业的奔他来,他请住宿。

  宋知县又穿着官服,亲自点燃炮竹,迎家人们搬家。

  相聚的日子是快乐的,感觉一眨眼就两日后了。

  县衙后院,所有的人都或蹲或坐在院子里。

  大伙面上带笑,期待的望着前方桌前坐着的宋福生。

  太留恋了,福生终于又给他们开起了会。

  宋福生一身家常衣裳,像极了当年带领大家挣钱,地窝子里种蒜,盖房,以及分发第一笔银钱时的模样。

  他正在前方不停说着:

  大哥宋福财,从即日起,依旧是做火锅辣块和辣酱的生意。

  务必扩大生产,因为已经开始给五十多位进士朋友各地知县写信。

  二哥宋福喜,从即日起,拉起一只会宁县手工队伍做包装盒。

  姐夫田喜发,四壮一组,铁头、忠玉一组,分别带队会宁人参挖掘队,蘑菇木耳山货队。蘑菇木耳完事,组队当地打猎能手收皮子。

  大堂哥宋福禄,二堂哥宋福寿负责会宁特产总运输,将数目点对远处去。

  高叔一家除铁头外,今年先负责收猪,咱们灌肠向外卖。

  郭家几位哥哥要先辛苦一段,头两次特产运输,要负责往返于路上,负责会宁到奉天、到京城,到几十位进士朋友那里的运输,具体情况富贵会与你们说。

  这个会,足足开了一个多时辰之久,开到最后,家里的所有人身上都有担子。

  至于钱的事,宋福生说分到谁头上的,谁就拿那一摊的利润。

  他除千里马掌控百分之六十股份,其他只占一成,不要再劝。

  但丑化说在前,对外就等于被老宋家的九族垄断会宁特产从运输到最后销售了,我们的利润很大。

  刨去所有的成本包括给百姓的收购钱,我们要从净利润里拿出三成,建设会宁,回馈百姓,中不?

  “中!”

  秦主簿在前衙一抖,后院这是干啥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