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学习能力强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学习能力强

  宋茯苓和满是笑容的陆畔对视一眼。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奶茶。

  她猛喝一大口,冲陆畔撅嘴,“唔。”

  已经要落座的陆畔,又赶紧凑了过来。

  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心口猛跳。

  耳朵都热了。

  茯苓要用嘴和他分享甜水,这是他没想到,也不敢想的。

  所以说,女孩子不需要长高,喜欢你的男孩子会为你弯腰。

  高大的陆畔,横在桌子上,腰弯到不能再弯,带着一颗火热的心,将唇凑到茯苓的嘴边。

  就在即将要分享时:

  “噗。”

  陆畔满脸黏糊糊的奶茶,僵在茯苓的面前,脸上再次浮现不可置信。

  茯苓没心没肺的笑开:“哈哈哈。”

  陆畔用手抹了把脸上的奶茶,“你?”

  好哇。

  “哎呀,我错了,陆珉瑞,我错了。”

  这回轮到茯苓讨饶,陆畔在用脏脸蹭她干净的小脸。

  一张帕子,两个人擦。

  茯苓是拒绝的,她宁可用屉布,也不想用陆畔的帕子。

  和陆畔胳膊搅成麻花没跑掉。

  她眉毛少一半。

  她眉毛淡,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知识,知识早就学杂了,不记得是谁说过,剃掉再长出就会浓密。

  陆畔搂住茯苓的脖子,给怀里这张漂亮的小脏脸擦完,愣了:

  眉毛呢,还是就长一半。

  ……

  宋茯苓顶着半截眉毛,丑得很,嫌弃地推掉陆畔喂过来的蛋糕。

  “你不是想吃吗?你自己吃吧。”

  “你先来。”

  算了吧,她先来就剩不下了,拢共也没有多大。

  在现代,总听别人讲,和男朋友在一起,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将吃一半的食物扔给男朋友。

  那时,她就想,说话不要那么绝对嘛。

  她要是有男朋友,她男朋友要是需要等待她剩下的那口食才能吃上饭,她能饿死男朋友。

  她就没有剩饭的习惯。

  来了古代,有过逃荒挨饿的经历后就更是了,给她吃,她就会全吃了,要不就别给。

  “我说,你这次来,会待多久啊?”

  陆畔舀蛋糕的手一顿,抬头看向茯苓道:“应会小住多日。”

  他这次回来见到皇上,交虎符时,皇上问他想要什么。

  他就两个要求。

  一,请旨赐婚。

  二,汇报行踪,去黄龙。

  皇上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他要休息一阵,即使大军归来,无事不要召他回京。

  “那你要一直住在柳将军府邸吗?”

  陆畔抬眼说:“我想住你家。”

  但你爹不让。

  茯苓无语。

  她和陆盼盼之间出现问题了。

  问题在于,陆盼盼言简意赅。

  其他先别聊了,这个不解决,没法谈。

  “陆珉瑞,你知道咱俩眼下等于是什么关系吗?”

  你要敢向自己头上泼污水说,这是私相授受,我这就带你去柳府取圣旨。

  “什么。”

  “谈恋爱啊,就是成亲前,要先谈,看看合不合适。”

  陆畔微皱眉,从没有听过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谈不好,会如何。”

  “谈不好,那就分开呗。”

  你还想分开?!

  陆畔扔掉勺子,这回真生气了,伸手就要搂茯苓脖子亲,想要给亲求饶。

  你都被我这样那样了,你竟敢想分开。

  不可能,死要埋一块。

  成亲后,我们就要共同选墓地了。

  宋茯苓再次讨饶,别闹。

  瞪着少半边的眉毛道:“所以说,你要好好谈啊,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这怎么谈。你话太少了,我不喜欢。”

  陆畔愣了下。

  他话少吗?

  被茯苓突然指出来,第一次反思自己平日做派,想了想,或许吧。

  或许是因为他平日里无需对任何人解释,只需命令,所以才会显得话少。

  陆畔思考到这,连这个原因都没有向茯苓解释,没有给自己辩解。

  只记住,她不喜欢,那就及时调整。

  “我想住你家,你爹不让。那阵,你不在前院,不知柳将军来了,你爹有松口气,我瞧见了。他在宴席上,还说我带的亲卫太多,我并未带多,只带一队亲卫,是为赶车。”

  宋茯苓忽然憋不住笑,感觉这话里很委屈。

  是啊,赶车还是因为她家亲属太多,拉着那些人。

  她的陆盼盼,没有摆亲王谱,老爸这是干什么呀。

  “你不高兴了吗?”

  陆畔先规规矩矩的咽下嘴里的点心,才回答:“没有,我明日会再去。”

  说完,想起自己又话少了,急忙补充道:“我想着,先和柳将军回去,让亲卫们住在柳府,明日再带着顺子去你家,这样,你爹就不会说亲卫多了,我就能在你家住下。”

  茯苓两手捧着脸:“你有没有想过,到时,我爹还会找其他的理由,你仍不能住在我家。”

  “有想过。如果叔有其他要求,我再想办法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我们就都不住在你家。”

  “什么意思?”

  陆畔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

  “茯苓,你爹是这里的知府,他要带我选址,盖生祠。我要是想看一看这里,知府、同知要陪同。同知就算了。叔陪着我就足够。我还没有爬过长白山,我们一家人去爬长白山?”

  “你怎么知道我没爬过。”

  “爬也只是一角。”

  “嗳?你连这都知晓,你是猜的?”

  陆畔伸出手,放轻动作掐了掐茯苓的脸蛋。

  离开两年多,关于茯苓的一切,他都知道。

  茯苓成为知府千金,没了从前想穿男装就穿男装的自在。

  没了在街头买碗山樱桃跑回家的快乐。

  外面的人,都知晓她是知府千金,她很谨慎小心,就怕给她父亲带来不好的影响。

  米寿还往府里招来许多同窗,茯苓避让不见。

  所以,今日为他爬墙,是很出乎意料的。

  当在前面引领他来到点心店,兜里揣着点心店的钥匙,他跟在后面,望着这样的茯苓格外感动。

  因为不敢行错步的茯苓,只为他大胆。

  也是今夜的茯苓,让他有了自信。

  这就是姑娘家最真的心。

  当然了,陆畔也自然知晓前一阵马老太怒骂许多夫人的事儿。

  从战场回来,一直在这里两名暗卫,全都有一五一十的对他讲。

  宋家的女婿高不成低不就?

  外传,知府的女儿不好嫁?

  哼。

  还敢说他婶儿无子,底气不足。

  女婿就是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