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八百四十二章 亲啊,有能耐当面整啊?

第八百四十二章 亲啊,有能耐当面整啊?

  后半夜一点多,两人聊的挺多。

  陆畔时而憋笑:你字还写的很不像样吗?

  你字,才不像样。

  不过,茯苓很诚实,嘻嘻笑道:“颜老先生就说过我的字,不像其父。我爹名声在外,我太差了。颜老先生要是知晓有的字,我还不认识,估计更会吃惊。”

  “有不认识的?”

  “有啊,少。那也有。”

  陆畔说,已经很好了,好到让他出乎意料。

  实际上,他心里话是,茯苓像个宝,许多男子不如她。

  颜家送到京城的样本书,他看到了。

  “恩?你怎么能看到?”

  陆畔反问茯苓:你不知道民间最大的书坊姓祁?

  宋茯苓惊讶,眨了眨眼,奉天祁掌柜,原来陆畔家还开出版社呀。

  陆畔不置可否。

  祁掌柜只是他们兄弟之一,排行五。

  那书到了京城的祁大掌柜那里,本是要拒绝的,向他汇报的理由是那书比起其他的书不赚钱,至少比科举书差许多。

  他回来后,听说,云谁之思,恩,印刷。

  “云谁之思?”

  茯苓当即捂脸,别提这个啊,随口起的。

  真是随口起的吗?

  “呵呵,”陆畔拽过茯苓的小手,攥在自己满是硬茧的手中。

  他从战场上回来,本是很忐忑。

  茯苓身上飘忽着一种抓不牢说不清的东西。

  离开前,他们并未说清,但在京,听到云谁之思,那一瞬,他就像吃了定心丸。

  “你是在我离开后,确定心意的?”

  茯苓眨眨眼,她后悔教陆畔要敞开心扉了。

  这人一敞开,什么尴尬问什么。

  这让她怎么回答。

  其实,老妈在此之前也问过她,是什么时候看上陆畔的,总要有个时间点吧。

  她当时回答的是:哎呀娘,咱一现代姑娘,要没点儿手腕能套住陆畔那样的?她老有手腕了,可有心眼了呢。

  被她娘吐槽:“你快拉倒吧,我看你纯是瞎猫遇见死耗子,只逮住了陆畔。”

  这事儿对陆畔很重要。

  因为他曾被拒绝过。

  永远也忘不掉,在河边,茯苓看他像看傻子一样的表情。

  “陆珉瑞,你耳朵怎么红啦?”

  “回答。”

  “你在命令谁,我不会告诉你的。人和人之间,就是在我爹娘面前,我也要有自己的小秘密。”

  陆畔疑惑,“可你刚说完,谈恋爱要将心里话讲出来,不讲出来,谈不好。”

  宋茯苓很不负责任回答道:“对啊,是我说的。但那是你要讲出来,我不用讲,女子不用讲。”

  陆畔:“……”

  女子为何不用讲。

  宋茯苓觉得她的第一次约会咋这么坎坷呢,先教男朋友怎么谈恋爱,后面男朋友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

  她此时此刻只想问问大家,别人都是怎么谈恋爱的。

  话题这么没有营养吗?

  茯苓面无表情,瞪着少半边的眉毛道,“这还不好理解吗?女子她……我怕羞。”

  陆畔拿这样的茯苓一点儿招没有。

  那压根不是怕羞的表情,倒像是敷衍他,别以为他看不出来。

  “那我问你,你和我说说战场上的事儿吧,有没有受伤,伤在哪里。”

  陆畔先是一愣,随后耳朵默默红了。

  她要看他身体。

  “嗳嗳?你要干什么。”

  “不是你说的?”

  茯苓急了,她要回家。

  陆畔在扮猪吃虎,多亏她心眼多有识破。

  但按照现代时间算,凌晨两点,这俩人才锁门。

  那一个小时里,没脱衣裳,别误会。

  他们只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题。

  就这不咸不淡的话题,俩人还觉得时间都去哪了,怎么过的那么快。

  比如,陆畔问茯苓住陆家别院的事。

  茯苓问陆畔做了王爷祭天是不是很爽。

  陆畔回答没什么感觉,程序很繁琐,规矩很多。

  想起自己这么回答,又会将天聊死,有补充道:

  只感觉很破费,有许多人恭喜,都不是白白恭喜。

  有一日,表哥他们带着孩子去拜见他,他一气儿就赏出去不少。

  茯苓问起陆畔的家人,忽然想起一事二,问陆畔,车上挂忠勤伯的是你几姐姐,是你姐吧?

  “大姐,怎么了。”

  “她是不是认识我?我扒榜有偶遇过她。”

  陆畔不解,茯苓竟和大姐见过面:“什么时候的事儿,什么叫扒榜。”

  “就是你中举那回,名牌上落雪了,我去看榜,跳着给你名字上的雪扫落。”

  陆畔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

  “……”

  他至此,心里再也不纠结茯苓是什么时候对他确定心意的,只想给这傻兮兮的姑娘按怀里使劲亲。

  但事实上,他隔着桌子弯腰,动作无比轻柔,只搂过茯苓的脑袋,用温热的唇,十分珍惜的亲了亲茯苓的额头。

  茯苓还一脸莫名其妙的用手擦了擦额头,怎么又亲。

  不过,这么亲,嘻嘻,她喜欢。

  感受不要太好。

  ……

  俩人锁上门,拎着已坏掉,但陆畔刚才有修一修还能对付用的小南瓜灯,走在街头。

  后半夜的黄龙街头。

  陆畔试探的要牵茯苓的手,用已变的粗糙的手,暗示性碰了碰茯苓的手指。

  茯苓实在是不解,亲都亲那么多口了,这时候怎么拉手又看她脸色了。

  茯苓主动的拉住陆畔的手。

  陆畔立即和她十指相扣,歪头看着茯苓笑:“呵呵。”

  陆畔还想将披肩给茯苓。

  茯苓不但不领情还甩动着两手说他,“你故意的吧?这么长,我会踩摔的。”

  “那我……”

  陆畔正要说,我给你拎着下面时,耳朵忽然一动。

  他微皱眉,四周没有藏身点儿,早在来时,就有观察过。

  陆畔瞟了眼房顶,想带茯苓上房。

  却不想,宋茯苓反应也很快,耳朵贼好使,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跐溜一下就钻到陆畔的披肩里面,腿脚很是灵活的用两腿夹住陆畔的大腿,两只胳膊抱住陆畔的腰。

  这套行云流水的动作,陆畔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前方是何人。”一队衙役离着很远就喝道。

  陆畔披着黑色披肩,披肩里像背着一个大包似的,闲庭信步的路过,“谨言。”

  说完,一个牌子出现在手心。

  衙役们噗通噗通跪地,吓的头都不敢抬。

  原来这位就是煜亲王啊。

  不过,话说回来,王爷,你大半夜的,这是干啥呢?

  干啥都不能说,连今夜遇到王爷也不能提,没听见那毫无感情的俩字“谨言”嘛。

  衙役们在原地足足跪了一盏茶的时间,不敢随便起身。

  而那俩人,拐过这条黄龙商业街。

  宋茯苓呼一口气,从披肩里钻了出来。

  只听这条寂静的街上,她在嘀嘀咕咕着:

  “多亏你暗戳戳的托举我一把,要不然我差一点儿就要挂不住掉下来了。那衙役准保发现我。”

  陆畔是无所谓衙役发没发现的。

  谁敢质问他带的是哪个女人。

  但他怕宋叔误会,别再以为他半夜带的是别人。

  在黄龙,他只怕宋叔。

  “陆珉瑞,你快看看,我这头上的珠子掉没掉。”

  陆畔心想:他一定要给茯苓添置许许多多的步摇,让她戴习惯。

  “没掉。”

  边回答,边在心里吐槽:

  叔也是,怎么不给茯苓添置。

  做了知府也不给添。

  算了,他回来了,不打算再指望叔。

  以前指望不上。

  以后不需要。

  高墙下。

  终于到家。

  宋茯苓再次挂到陆畔的腰上。

  梯子在墙里面呢,爬树爬墙的猫爪子又没戴,没有陆畔帮忙,茯苓是一定翻不过去的。

  “抱住。”

  “好。”

  陆畔脚下却一顿:“真回去吗?”

  他还不困。

  很精神。

  今夜,是从没有过的兴奋。

  你是兴奋了,气的茯苓拍了他肩膀一下,怎么到家门口啰嗦起来:

  “快回吧,我不是说了吗?想见,明日白天找机会,我会去颜府,你也会来我家吃饭。或者晚上,还是今夜这个时辰,咱俩在这里见。再不回,我奶该起来给我掖被子了。她日日早起,现在不用煮饭,就跑过去看我。”

  陆畔这才背上茯苓,脚底板使劲,几下蹿上了墙。

  当陆畔两手刚扒住墙顶时,再次卸了那口气。

  脚底一滑,噗通一声。

  陆畔凭本能,在摔下墙那一瞬,紧紧护住茯苓。

  他俩人连滚几圈,用自己的身体给宋茯苓当肉垫。

  陆畔被茯苓砸的,当即闷哼一声。

  茯苓也不好受,墙太高,陆畔太硬。

  她躺在地上,被摔的欲哭无泪:“你真是将军吗?陆珉瑞,不是我说你,你今晚这是怎么啦……”

  宋茯苓忽然消音儿,感觉有点儿不对劲,顺着陆畔眼神方向,扭头向上瞅。

  艾玛。

  茯苓急忙爬起身。

  墙头上的老爸,是啥时候站梯子上的?还不拎个灯,被月色一照,比鬼还吓人。

  等等,她刚才还教陆畔怎么见她,是不是全被老爸听了去?

  而墙里面,这头,宋福生已经下了梯子。

  烧鸡爹猫腰拎着油灯,在前面给大人照亮。

  今夜坏事,坏在烧鸡爹身上。

  烧鸡一家住在三进院倒座房,临近厕所的地方。

  烧鸡爹起夜,正好一只野猫跑过,怕野猫跑进院落里吓到小姐少爷们,他轰撵野猫,还纳闷是从哪来的猫呢,一路小跑就看到这里有个梯子,吓一跳,怕是贼人。

  宋福生也是晚上陪柳将军喝不少酒,还不知吃了什么有些拉肚子起夜,烧鸡爹就和他汇报了。

  角门开。

  宋福生用气息喝道:“进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dou6.com。红豆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do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