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被甩之后_霸总被迫咸鱼后[穿书]
红豆小说网 > 霸总被迫咸鱼后[穿书] > 第77章 被甩之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章 被甩之后

  好在京城早高峰的堵车从不缺席。

  王卷轶这辆骚包宾利终究还是被车流拦在了路上,叶喻闲才得以稍稍喘息,对镜梳理自己被疾风蹂-躏的一头乱发。

  她咬着皮筋,绑好马尾,才开口:“这车你上哪借的?”

  王卷轶正困在尾气围城里,满脸郁闷,闻言说道:“真是我的……至少事实产权属于我,还没来得及过户。”

  叶喻闲拿手包挡着太阳,了然道:“从沈富贵那接盘的?”

  王卷轶:“……嗯。”

  倒也不是他不想买一辆新的,只是这大晚上的,任何4s店都不开门。

  叶喻闲有气无力地:“听我一句劝,把这车还回去吧。”

  王卷轶升起遮阳棚,替叶喻闲挡好光,也蔫蔫地说:“好。”

  他也看出来了,叶喻闲并不喜欢这车——其实他昨晚去挑车时,也没看中这辆,觉得内饰太浮夸。但是沈富贵声称“女孩子没有不爱宾利”的,让王卷轶心神不宁之下竟然上了他的道。

  ……现在想来也知道,叶喻闲要是真喜欢宾利,自己买不就行了。

  他叹了口气,又听见叶喻闲说:“你想买车,下次叫我带你挑。”

  王卷轶心情多云转晴,应了一声“好”,又微侧过头看她。

  之前他一直知道叶喻闲长得漂亮,也常常坐在副驾上偷看专心开车的叶喻闲,但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位置变了,还是因为心情不同,他发觉叶喻闲简直美得惊人。

  睫毛微阖时敛着欲说还休的情意,眼眸流转时更是灵气四溢,连垂落的一缕发丝都在阳光下闪着光,微微晃动着,仿佛在轻吻她的脸颊。

  叶喻闲刮了他一眼:“喂,绿灯了。”

  他这才回神,面向前方安静地开车,每一寸心神却都沉浸在这狭小空间里奇异的静默之中,甚至仿佛能察觉到身侧人的每一次呼吸,这使他心神皆醉。

  叶喻闲目不斜视地坐着,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悄悄地脸红了。

  ……

  宾利缓缓停在公司楼下,王卷轶说:“你先上楼吧,我去地下停车。”

  他说这话时,目不转睛地望着叶喻闲,瞳孔黑沉沉的敛着光。

  叶喻闲突然不太敢看他,开了车门跳下车,又隔着车窗叮嘱道:“停我的车位上。”

  王卷轶:“好。”

  他执着地望进叶喻闲的眼睛,低声说:“那我就走了。”

  叶喻闲:“……好。”

  她后退一步站到台阶上,轻轻摆手,对上他沉甸甸的视线,觉得脸颊又开始烫起来。

  你倒是走啊!

  王卷轶点了点头,似乎下了决心,正要重新发动汽车,宾利的车门突然被拉开了。

  坐上了一只胖大海:“卷哥!你这车不错啊……”

  王卷轶皱眉,就看窗外的叶喻闲也被一群人围了起来,“嫂子!”“嫂子好~”“嫂子和卷哥又虐狗啊……”

  是创新工场的那群和尚和牧志斤。

  胖大海摸着车里的皮饰啧啧称叹:“真的,要不赔给我算了,反正我那破电动也要报废。”

  王卷轶板着脸拔出钥匙,从车里绕到尴尬的叶喻闲身边,挡在和尚们面前:“别乱说了。”

  牧志斤瞥了他一眼,继续隔着他跟叶喻闲聊天:“嫂子,这回我们拿了第一名,卷哥竟然先跑了……”

  王卷轶低头跟叶喻闲说:“你先走。”

  他替叶喻闲拦出一条路,才回头教育这群不安分的和尚:“拿第一名很好,但不许再叫嫂子了。”

  胖大海从车窗探出头:“怎么了卷哥,我才刚听说有个嫂子你就把人搞没了?”

  王卷轶:“是,我被甩了。”

  胖大海:……

  牧志斤:……

  叶喻闲:……

  她一脚踏进旋转门,就听见这么一句,忍不住目瞪口呆。但玻璃门推着她,总算给她推进公司大堂去了。

  王卷轶面不改色:“我正在追人,你们别添乱。”

  胖大海伸出圆手,颤巍巍地抓住牧志斤:“木匠,你掐我一把,他刚才说什么?”

  王卷轶把手里的车钥匙塞给胖大海:“正好,你替我泊车。”

  又拍了拍牧志斤的肩膀:“辛苦了木匠,我还有事,你们先去公关部对发布会,晚点见。”

  说完,便匆匆地追着叶喻闲的步子,向楼内赶去。

  所有人望着他的背影都一时失语,唯有牧志斤依然淡定:“我说什么来着,这卷王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走吧,我们找张经理开会。”

  剩胖大海独自一人坐在车上,欲哭无泪:“这车到底该停哪啊。”

  ……

  王卷轶到底还是没追上叶喻闲,他走进顶层时,叶喻闲已经盘起长发,利落地处理起杂务了。

  看见王卷轶来,她还面色如常地打了声招呼:“王总早,这是昨天您落下的资料。”

  王卷轶接过一看,是那份财产分割文件,他复杂地在她工位前站了一会,终究还是拿着文件进了总裁室。

  这一次,他重给法律顾问发了信息,让对方先不要公证,重新调整方案。

  比起直接留遗产给叶喻闲,他更想周密布置一番,让叶喻闲不要为维系公司而费心,将产权转移为无忧无虑的生活——他想创造一个适合叶咸鱼生活的世界。

  对方虽然惊讶于他一夜之间变了主意,却还是受托执行了。

  ……

  王卷轶处理好一切,才打开电脑,将昨夜熬夜优化的ai程序输入进jjfs系统。

  经过推理性能优化,这一次,他重新进入那个奇妙的地方,总算没有被弹出来。

  还是古希腊神庙式的石砌建筑,屏幕中的“王卷轶”正坐在门口发呆,见到他之后警惕地站了起来:“还是你?”

  王卷轶:“是我,王卷轶。”

  他单刀直入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卷轶不知道这一次能待在这个空间多久,因此他一边问,一边径直走向室内发光的那一片“陈列馆”,重新在其中的一个架子上找到了叶喻闲的名字。

  “王卷轶”反应得很快:“你就是我?我没死?……不,如果我还活着,就不会被创造,这里也不会出现,我一定是死了,你又是怎么进来的?孙老实又造了一个‘我’?不,这不符合逻辑……”

  王卷轶凝神望着面前发光的卷轴:“我明白了,这里是我的纪念堂。”

  他试着去拿叶喻闲台面上的东西,手却穿过了卷轴,摸了个空。

  “王卷轶”看着他一次次的操作,脸上露出了奇异的微笑:“你拿不到的,这是闲闲的秘密,你只有解开她的秘密才能拿到闲闲的卷轴,但拿不到卷轴就不会知道她的秘密,这本身就是悖论。”

  王卷轶终于忍受不住“自己”在一旁喋喋不休了,他说:“你怎么这么啰嗦。”

  “王卷轶”愣了:“闲闲也是这么说我的,可是这就是我的性格。”

  “不,那只是你的设定。”王卷轶冷静地说:“你既然知道你已经死了,也知道自己是个ai,那么必然能意识到你的思考并不是思考,只是执行自己理解的程序。我不知道孙老实把你教育到什么程度了,但看你的思维方式,还没有脱离程序本身,你甚至不能讨厌我。”

  “王卷轶”:“我不明白。”

  王卷轶直白地说:“你明白的,你没有感情。”

  “王卷轶”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是闲闲说,我本来就不该有感情的。”

  王卷轶愣住了。

  前世的叶喻闲是这么看他的?

  自己又做了些什么,才让叶喻闲发出这样的感慨?

  他很想冲到门外,问问叶喻闲自己到底都做过什么让她伤心的事情,但是他又十分清楚,现在的叶喻闲并不知道上辈子两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王卷轶的心里闷闷地疼着,抬眼看见屏幕里的“王卷轶”正围着自己转圈,一会消失,一会出现,看起来傻极了。

  王卷轶:“你在干什么?”

  “王卷轶”:“比对我俩的数据,你确实和我不一样,出产日期早两年,你的核心程序里,还有亲缘关系设定……叶喻闲,未婚妻???”

  王卷轶没注意到孙老实还在虚拟偶像程序里备注了这种东西,他下决心要仔细检查这个老实人不老实的//备注。

  但他已经确定关于上一世叶喻闲遗留下来的信息就只有面前这个卷轴,因此只好继续和“自己”交涉:

  “jjfs是叶喻闲主导的系统,她有没有告诉你,卷轴要通过什么途径解谜?”

  “王卷轶”面露鄙夷的表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王卷轶恨不得给他一拳,却仍然平静地说:“不知道就说不知道。”

  “王卷轶”:“可笑,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双手一抹,那卷轴前凭空出现了一把密码锁。

  ……看来孙老实给他的设定是易中激将法,王卷轶又在心里给孙老实记了一笔。

  他研究起面前的三位数字齿轮密码,突然觉得好笑。

  ——就这么简单?一个个试过去不就行了?

  王卷轶略一沉吟,输入了“630”。

  耳边一阵轰响,纪念堂的一方柱子坍塌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